致健吾:禁食祈禱非絕食抗議

無知KOL健吾昨日香港時間上午十點左右轉發了一則來自網友劉清翰的帖文。文中,劉清翰恥笑那些基要派「一天吃兩餐就是禁食抗議」,於是健吾轉載抽水,問是否「跟香港學的?輪流絕食」,等同向現時全球正於大齋期/四旬期/預苦期中守齋的聖公宗、正教會、天主教和信義宗教友宣戰,公然侮辱禁食祈禱這一操練。誠然,「護家盟」這種恐同基要派組織,把世俗國家之世俗法律婚姻定義與宗教的婚姻定義扯上關係,將他們所理解的聖經經文強加於非信徒及非以基督宗教為國教之中華民國身上,實在有辱基督宗教之名,是帝國主義的表現;可是,為了恥笑這些極端少數的恐同分子而侮辱整個基督宗教禁食祈禱傳統,把它與左膠的接力絕食雙提並論的話,就是向所有整個基督宗教宣戰。

禁食祈禱的傳統來自於猶太教。猶太人非常重視禁食祈禱的靈修操練,以達到克己、自省、悔罪的目的。在基督宗教,禁食的意義就更大。如《四旬禁食歌》所言,「於荒漠上主守齋,虔誠地拜禱四十夜。受盡試探意志堅,守齋戒四十晝夜。」(https://musescore.com/user/13028/scores/1678316 )。耶穌基督在開始傳道前,曾於曠野禁食四十晝夜,期間三次拒絕魔鬼試探。這就是大公教會大齋期(Lent)的來源;復活主日前四十個平日定為大齋期,期間信徒透過禁食祈禱以悔改、內省,並且積極行善。由於四十日禁食對一般人來說實在太嚴荷,因此教會作出了更動。正教會和東方正統教會這些東方教會比較嚴荷,規定大齋期前一星期起(離肉主日後)到復活主日前皆不得吃任何肉類,大齋第一主日(離乳主日)到復活主日前更連所有乳製品和蛋類也不可吃。西方教會就寬鬆得多。天主教有所謂「大齋」和「小齋」之分:「大齋」指每日只吃一餐,「小齋」指不吃溫血動物(但可以吃魚、蝦、蟹和共產黨員這些冷血動物)。整個大齋期(天主教稱之為四旬期)期間教友須守小齋,在聖灰星期三和受難星期五則需同時守大齋和小齋。相對比較禮崩樂壞的聖公宗和信義宗則已失去嚴格的齋戒規定(香港聖公會的教友通常只是逢星期三守小齋及星期五守大小齋而已)。「禁食」正確的稱呼是「守齋」,然而基督新教慣用前者。隨著合一運動的發展,近年部分香港的新教福音派也認罪悔改,開始恢復大齋期,鼓勵教友在大齋期內每個星期五禁食祈禱。

健吾這種不學無術的KOL以為恥笑恐同者就一定沒錯,誰知竟然不小心踏中了地雷,一下子得罪了所有守齋的教友。要攻擊恐同者,就應該從道理上攻擊,而非從這上無謂的地方上抽水。不小心抽著火水,只會被蒸魚安狙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