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係境內設置薩德導彈系統,係歷史分水嶺,代表南韓嘅親華政策徹底失敗,北京並未能向南韓提供保護傘,對抗北韓。結果南韓只能夠重新親美,強化美日韓軍事聯盟。「捉緊好大盤棋」果位仁兄,似乎今次行錯棋。

薩德系統嘅技術重點並非導彈本身,而係背後嘅監視系統,需要係敵方發射飛彈之後,幾秒鐘之內計出飛彈軌道,再發射飛彈攔截。薩德系統嘅最大有效監視範圍達二千公里,包括台灣海峽同海南島;薩德同美日海軍已經裝備左幾年嘅神盾艦係同一個科研計劃產品,兩者之間嘅數據或可互通。所以一旦台海出現對峙,薩德嘅監視系統將向美日海軍提供數據,提升兩國海軍防禦能力。係台海有興趣同美軍對峙嘅,只得一幫人。所以薩德系統嘅假想敵係邊個,大家都心知肚明。

故此,某方強硬派極度不滿,完全事出有因。但係動員民眾反韓之後,反而令中共國民反思,點解要反韓。最有趣嘅係,竟然係中共境內出現以下留言:

「早上恨美國,中午恨韓國,晚上恨日本。
時間有限,抽空恨台灣、新加坡。夜裏作夢,再恨越南、菲律賓。
周一反韓、周二反日、周三反美、周四反台獨、周五反港獨、周六反藏獨、周日反疆獨。
活得太充實,沒時間思考其他問題。」

當年中共動員反日,事後睇番,就係中港台分離嘅關鍵一步。香港台灣,長期與日交往,文化交流不絕。二十年前,日系百貨公司服務優良,貨品精美,係高級生活嘅象徵。筆者讀書時候,可以去一轉UNY食野,已經係一大享受。近廿年來,雖然日港之間經濟成就,距離不繼收窄,但係日本嘅高級形象,並未減退。香港日式餐廳遍地開花,而且近十年愈來愈風格正宗,就證明港日交流,實際上係愈來愈深。再加上日劇、漫畫、遊戲,甚至當年大量改編日本流行歌嘅粵語歌,香港流行文化實際上亦深受日本文化影響。故此,日本對七八十後開始嘅香港人而言,形象正面。筆者工作壓力太大嘅時候,偶然會翻煲《長假》或者《魔女的條件》,就證明左日本文化嘅正面形像。

所以當年反日運動,香港人覺得異常陌生,又覺得異常可笑。其實當年每一個香港人都會問自己:「我鍾意左木村拓哉/松隆子咁多年,係未對(中共)國不忠?」後來嘅抗日神劇、官方嘅抗戰紀念,只係迫香港人正視:要做「中國人」就要反日。當然,單一事件唔會形成民族決裂,應該求同存異。但係當「存異」愈來愈多,分隔愈來愈明顥,強求同一身份認同就愈來愈可笑。故此中共反日,其實反而深化左台港兩地嘅自然獨論述。

今次反韓,或者會成為導火線,引導民眾思考。中共反日反得自然,主因係長期黨國嘅意識形態,將日本定為國敵。但係南韓歷史上都係日本擴張主義嘅受害者,係北京反日嘅合作者。加上依幾年親華政策之下,韓國音樂同電視劇,都以官方途徑引進中國,漸有取代台港演藝人員嘅趨勢,形成一群人數唔少嘅哈韓族。依幾年美國重回亞洲,拉攏星馬越菲,韓國親華更變成北京少有嘅階段性勝利,朴槿惠出席北京閱兵,彷彿將韓國變成中國盟友,令人民哈韓哈得更放心。愛上都敏俊嘅中國人,比例上唔會少得過筆者果輩嘅木村fans。

依家政治風向一轉,民眾忽然需要反韓,其實係政府强迫民眾,係黨國意識同《星星》都敏俊之間抉擇。同大媽講自由民主,大媽未必有興趣。同師奶講唔准睇電視劇?大媽一定明白。四年前,筆者公司嘅秘書團,就係由港視發牌事件開始留意政治,到雨革就全情投入,至今仍然活躍。今次反韓運動,或者就係咁樣嘅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