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是七分情緒,三分理據。

前天聽香港電台節目自由phone自由風的時候,主持人說到張德江在兩會其間發表的講話,談及港獨為「觸及中央底線云云」、「一小撮人云云」、「違反基本法,破壞一國兩制云云」,節目phone-in訪問了民族黨發言人陳浩天,對於港獨的論述,主持人與嘉賓對此表示質疑,陳浩天則竭力回應,例如繁體字與簡體字、兩地文化差異、香港人對大陸旅客的觀感及作戰可行性等等。主持人質疑陳浩天用中共「消滅」香港人一詞太過煽動及極端,認為是文化融合而非消滅,相信拜讀過文化融合(localization, globalization, glocalization, lobalization)的人士想必認為使用較為中性和學術的詞語會比較穩當,如果你以為上述是我欲想辯論應該用文化融合還是消滅的引子,那恐怕會令你失望。

我只想提出現在許多人辯論港獨能否(can)、應否(should)的時候,總是擺出一大堆例子(有時甚至是相似性不強的類比,誠然許多建制派議員也經常犯錯。不要叫我舉出例子那麼老套吧,自己上香討、高登看看吧。然而我們總喜歡以為類比可加強說服力,奈何要找一個相似性強、甚至沒有謬誤的類比是何其困難),所以主持人叫提倡港獨的人提出香港被赤化的例子,不如自己上網看看這幾年的新聞吧,主持人以這種提問的方式並不見得是想引起進一步的討論,以此挑戰表達能力不佳的人,這是傲慢也是無知。

港獨是情感推演大於論證演繹,港獨相似於歸納法而非演繹法,所以一定有偏頗,有一竹篙打一船人,港獨的辯駁立論近似於魯迅和陶傑,而非羅素和梁文道。本質上,港獨不論是六分情緒四分理據、七分情緒三分理據、或八分情緒二分理據,這只是一種表達手法,即港獨並不因學界辯論比賽式的辯論失分而會自動消失,因為港獨大多是訴諸情緒,因此當下次再次出現辯論的時候,反對港獨的人不需要因以理服人而沾沾自喜,支持港獨的人也不需要因詞不達意而動搖信念。當然,會有人認為必須以雄辯滔滔的理據說服更多人支持自己的信念,如同梁天琦的演講及感染力。偉大的演講在鼓動人心、激發情緒上的確好有作用,但在後現代(網絡大於電視、虛擬大於真實、反精英主義)之下,演講的威力及魅力通常只會被約化為「自我感覺良好」、「圍爐取暖」。因為終有一日(what if有此一日),你手上的選票(不論是選議員的還是更遙遠的公投)終究是你自己的,此時你不用再因能否說服別人或別人能否說服你而感到懊惱。

最後,我只想說,港獨不歿於理據,只歿於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