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列傳第二百八・外國一》曰:「朝鮮在明雖稱屬國,而無異域內。」在華夏眾多周邊國家之中,朝鮮乃漢化最深的國家。今日在韓國古裝電視劇和電影上看到的李氏朝鮮韓服打扮,與明代漢服大同小異。朝鮮不但學習了華夏之衣冠、飲食、建築和科技,還進一步發展了儒學。朱子理學傳入朝鮮後,發展出李退溪的主理說與李栗谷的主氣說,其「七情四端」之論爭至今仍是整個當代東亞儒學的重要研究課題。可是,滿清入關後,華、朝兩國之文化情結漸淡。甲午戰爭後朝鮮與大清斷絕關係,先「被獨立」,後「被吞併」,淪為日本殖民地。二戰結束後,朝鮮又因內戰分為南北韓,中國又被中共佔領,國民政府敗走台灣。兩國都失去了本來的皇室與文化道統,自然無法再維繫古老的友誼。加上北韓和南韓政府推行去漢化、去中國化,廢除漢字、曲解歷史,而中共在文革摧毀僅餘的禮教後又以祭出「國學」這個假道學去做文化統戰工作,令從前的故友今日反目成仇。如今親美的南韓因國防需要而部署薩德導彈,竟引起中共發脾氣,中國人上街說抵制韓國貨,實在是歷史的悲哀。

朝鮮與華夏本來同源。朝鮮族並非傳說人物「檀君」的後代,而是箕子的後代;這一史實從《尚書》到《明史》均有記載。《尚書大傳》云:「箕子不忍周之釋,走之朝鮮。」《隋書》又云:「暨箕子避地朝鮮,始有八條之禁,疏而不漏,簡而可久,化之所感,千載不絕。」《舊唐書》亦言:「遼東之地,周為箕子之國,漢家玄菟郡耳。」箕子本為商紂之臣,因直諫而下獄。箕子怕被殺,就在獄中裝瘋。後來周武王滅紂,釋放箕子,箕子卻不忍背叛商朝事奉周朝,於是就出走遼東,去到朝鮮定居,並把殷商的文明帶到朝鮮。自此朝鮮就與華夏結下不解之緣。雖然有時候華夏與朝鮮諸國有所交戰(例如西漢和隋唐皆有出兵朝鮮之事),但朝鮮並沒有因此而拒絕來自華夏的禮教與文化。兩地的友誼在明朝與李氏朝鮮之時期發展至頂峰。朝鮮太祖李成佳主動向明太祖稱臣,在國內崇儒抑佛,在禮制、服裝上仿效明朝,大興文教,朝鮮儒學和文學因而發展逢勃。可是,在滿清攻打漢陽,強令朝鮮稱臣,再滅南明以後,朝鮮與華夏地區這個新政權的關係就產生了芥蒂。滿清以薙髮易服強行清除明朝所保留下來的華夏文化,令朝鮮與滿清形成顯著的文化差異,朝鮮的文化自我意識亦逐漸覺醒。過去的北狄竟然入主中原,把明朝這個李氏朝鮮的義父消滅了,加上滿清在丁卯胡亂時對朝鮮仁祖所作的侮辱,朝鮮自然難免對滿清陽奉陰違。明亡以後百多年,儘管朝鮮官方源用清朝的皇帝年號紀年,民間的士大夫還是偷偷用崇禎紀年。甲午戰爭後,朝鮮「被獨立」,高宗稱帝,朝鮮就自此與中原正式中斷了君臣關係。日韓合併條約後,朝鮮更淪為日本殖民地,成了日本入侵滿州和中國的跳板。雖然今日的東亞歷史教科書往往把朝鮮和中國同樣當成是日本軍國主義的受害者,然而同時亦有朝鮮人選擇加入侵華日軍,成為所謂的「朝鮮籍日本兵」。

當然,由於中國民族主義者與朝鮮民族主義者在二十世紀初到中期皆同仇敵慨,對日本軍國主義恨之入骨,因此中國與朝鮮在民間的關係並不算太差。1919年流亡海外的朝鮮人在上海成立了「大韓民國臨時政府」。1927年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兩個政府就開展了合作關係,更於1932年聯手策動「上海虹口公園爆炸案」炸死日本軍官。可是,1945年二戰同盟國勝利以後,國民政府不久就輸掉了國共內戰,在1949年退守台灣;1953年韓戰結束後,正式確立了南北韓分治,亦令中韓關係變得複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同屬共匪政權的北韓,表面上與中國保持友好關係,實際上金日成卻致力肅清親中共的延安派,又禁絕漢字、毀箕子陵,實行去漢化。金正日和金正恩更是多次無視中共而發射導彈,透過威嚇國際社會從而爭取關注及取得援助。反之,本應與中華民國同屬段共陣營的南韓,卻由於中華民國積弱,其「中國政府」之地位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搶奪了,最終1992年南韓突然宣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同時與中華民國斷交,反目成仇。中華民國自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時期已經不斷援助南韓,然而失去儒家禮教與道統、實行共和制的南韓只著眼於經濟利益,當然不會講道義。加上南韓亦大力推行去漢化的政策(如廢除漢字),把朝鮮民族主義徹底與華夏文化割席,在文化上自然與華夏文化漸漸疏遠。今日中華民國當然不代表中國,只管有台彭金馬,是個實然的主權國家。而入主中原,搶奪了「中國」這個頭銜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比滿清更加禮崩樂壞,更加殘暴不仁,一方面無力阻止北韓對南韓張牙爪武,令一方面又對南韓擺出明、清時中原大國對朝鮮的那種天朝的姿態,自然令南韓生厭。而南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亦非出於重建昔日大明與朝鮮之文化關係,而只是出於政治和經濟利益;當利益發生轉變時,關係就隨之轉變。利益關係從來都是最薄弱的關係;既然沒有道義去維繫兩國關係,兩國就隨時可以反目成仇。

昔日的朝鮮儒者若然看到今日中韓惡鬥,必然悲痛不已。明朝既亡,李氏朝鮮亦不復存在,兩地本來緊密的文化關係亦自然消失。即使今日南韓開始恢復漢化,在中小學重新教導孩子讀寫漢字,亦為時已晚。就算南韓人的漢文水平能夠追得上日本人,能夠讀懂《退溪全集》的漢文原文,亦無助回復昔日兩地的文化連結,因為中原之地,已無華夏,已無大明,已無中國,只有一群信奉中華帝國主義的共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