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一個人,回憶她一顰一笑,多少有點迫於無奈。誰不想每日跟心儀對象創造一些新鮮深刻的共同經歷呢?只可惜天意弄人,得享此福份者始終屬少數,對大部份人來說,接觸心上人,唯有透過思念和回憶。

思念和回憶很奇妙。思念一個人越久,她的優點越發光亮,即使當初視為缺點的地方,隨著歲月沖刷,竟亦變得可愛、可親。回憶則傾向把一切現實醜陋淘汰剩盡,某時某地某人,總是最美最浪漫最令人神往。存在主義作家卡繆說:「一個人只要學會了回憶,就再不會孤獨,哪怕只在世上生活一日,你也能毫無困難地憑回憶在囚牢中獨處百年。」沒有絲毫誇張。

台灣歌手張震嶽有一首作品,叫做《思念是一種病》。其實,縱使是病又如何?難道孤零零接受她已成為某人另一半,再也愛不上別個,半分對她的念頭都不生起,這就幸福快樂?與其直接面對殘酷現實,不如讓自己躲在昔日溫暖中。沒錯,溫暖是假,但至少都是溫暖,魯迅講得好:「人生最苦痛的是夢醒了無路可以走。做夢的人是幸福的;倘沒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緊的是不要去驚醒他。」思念、回憶何嘗不是如此?

或許,她伴你過每一天是很愉快,但同時你要付出沉重代價:親眼見證她年華老去,額角上皺紋漸多,語音由嬌嗲變得沙啞。

思念和回憶好處在對方永遠不老,永遠年青。那年春季,那襲露背連身花裙,那把長長秀髮和溫柔聲線,於心頭蕩漾,揮之不去。她,彷彿成了永恆的美的化身,你一輩子的女神。你開始明白「取次花叢懶回顧」是什麼一回事。

真心愛自己的人,可遇不可求。不過,要成為一個真心愛對方的人,完全是自己可以掌握。愛不能用金錢堆砌,不能用強力脅逼,可以就一起吧,不可以的話,容我獨自想你,思念你,憶起你,也夠心滿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