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召開,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在工作報告支持港區委員就人大釋法「正面發聲」,遏止「港獨」。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發表新一份工作報告時亦表示,要確保「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直斥「港獨」沒有出路。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說:「香港可以講自由民主,但遊戲規則不可越線,如有就要約束。」上層清晰表態,蝦兵蟹將自然不遑多讓,譚惠珠、范婦人紛紛附和,最離譜是田北辰,一句「可鬧得更狠」,唯恐天下不亂!

泛民乃至普羅市民向來覺得現時中共有開明派和強硬派在鬥爭,觀乎李克強反「港獨」、王光亞支持林鄭,中共對港政策根本一以貫之,與兩年前《白皮書》、「八三一框架」出台時無異。戴耀庭認為市民只需多表達意見,中共一定聽,全屬欺人之談。

何解中共堅決勒緊香港,收縮港人自主空間?大陸經濟持續下行可能是一個主因。

從 GDP「保八」到「保七」再到今年下調至 6.5%,中共經濟增長已大不如前。「一帶一路」吃力不討好,注定徒勞無功。唯一能活命的稻草是粵港澳地區,故有「粵港澳大灣區」提出。廣東省長馬興瑞解釋有關意念:「我理解城市群發展,不是簡單講一個城市群,它應該還有經濟、社會、整個城市發展、環境、交通互聯互通。這件事情,要打造成大灣區,就是要跟洛杉磯、跟紐約、跟東京灣去比,去有條件比,我相信能夠在世界的大灣區競爭當中,能夠衝得更快一些、更強一些,我是充滿信心的。」驟眼看,香港角色尤其突出、重要。

問題是,中共一面要利用香港國際大都會優勢以吸引外資,一面又擔心港人民主化訴求越趨激烈,終走向「港獨」。其遂出盡威逼利誘手段,令港人誠惶誠恐、委委屈屈接受奴役。張德江警告:「深圳三十多年前只是一個漁村,香港已是亞洲四小龍一部分,但大有可能在兩年內,深圳發展已超越香港」,呼籲「香港要抓緊機遇,一帶一路是全世界都想坐的快車,別人都在排隊,但國家早為港澳預留位置」,全部別有用心。港人一旦屈就,王夢恕 (身兼全國人大代表的鐵路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 所言恐怕立即成真。他說:「內地對香港太嬌慣,香港是中國一個省,沒有甚麼好說,誰不聽話就滾出去。」

平情而論,「粵港澳大灣區」一類規劃,完全跟主權移交初期中共對港政策相抵觸,「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徒具樣相矣!

《維基百科》介紹西藏自治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西南地區邊疆的一個藏族自治區 (省級民族自治地方)」、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是中國陸地面積第一大的省級行政區」。倘若王氏話語非虛,於中共眼裡,香港早就跟西藏、新疆無異,難怪李克強要在發表工作報告時嚴打「港獨」,因「港獨」與「藏獨」、「疆獨」地位相同也。

各位甘心讓自己土生土長的家邦淪為一個省,2047 後變為一個市麼?我不甘心!

事情尚未完結。特首選舉中共有權「發表」意見,街頭政治浪費精力不獲批准。公平選舉、體制外改革沒了,換來白癡治港 (用「佢係男人、我係女人」否定「梁振英 2.0」稱號,不是白癡?)、小人阿諛奉承 (湯家驊為林鄭助攻胡國興)、廿三條立法、言論及新聞自由遭剝奪,遺禍無窮,貽害子孫。

存在主義者卡繆曾經在《反抗者》中寫道:「人們有權享有的幸福,靠反抗才能獲得;轉身反抗不公不義,你才由奴隸變成自己!」

要過幸福生活,要拒絕做奴隸,就必須反抗。我們絕不容許香港墮落為中國一個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