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列車2》- 成長的結局是…?

抱著「事隔差不多二十年,不知你是否已不是個討厭的青年」的心態進場,看著Renton, Spud, Sick Boy和Begbie 成了飽歷風霜的中坑,歲月不饒人。

成長的結局是羈絆
Sick boy 改名為Simon,衣著光鮮,結交了一個不知是生意伙伴還是女朋友的女朋友Veronika,繼續偷呃拐騙;Spud 始終沒法脫離毒癮,自覺害了老婆仔女一生;Renton由荷蘭重返蘇格蘭,起初瞞騙他倆說自己生活過得很好,事業有成,婚姻美滿。及後又忍不住承認自己活得一團糟;Begbie負傷逃獄,又回到打家劫舍的生活。

他們所處的社會變得物慾繁榮,然而在過的生活卻沒兩樣,一塌糊塗。連同所處的居所,陷於被社會遺棄的邊緣。Spud打算了結自己生命,恰恰被回流的Renton救回。Spud反怪責他連自殺也要礙事,毀了他的一生。

除了決心復仇的Begbie外,三人又走在一起。在五光十色的舞池中搖曳,卻完全顯得跟時代格格不入。欠缺毒品,仍依舊沉溺於不為人所認同的生活。相比起二十年前,生活塗添不少壓逼。為了求生,他們居然草擬計劃書申領政府撥款經營黃色場所。最諷刺的固然是撥款最終在他們華麗的修辭包裝下通過,成功緊隨仕紳化的社會主流步伐,騙得以重建為名目的資金。

戲中Renton 和Veronika在餐廳對話一幕,女方問及何謂 “choose life” 時,Renton 重新演繹經典對白,再次戲謔八十年代的禁毒廣告標語。句子結構沒變,只是把當中的「選擇」內容改成時代下的新產物,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在一個需在社交網絡獲得身份認同的世代,生活似乎變得更空洞。

然而,社會改變彷佛對他們來說不是一回事。The worst toilet 變得再美侖美奐也好,他們卻自顧沉溺、唱歌、喝酒、談論佐治貝斯的秀麗腳法。他們執迷、懷舊,活在過去。


成長的結局是背叛

但當他們回到二十年前和故友Tommy 到過的戶外草原悼念亡友,Sick Boy 表示自己實在沒有任何感覺,更斥責Renton只是懷舊和執迷,像時光旅行般消費過去的美好回憶。充分反映”so-called” mates 和友誼在高度個人主義的社會,只不過是個人選擇的附屬物。

結果,Renton勾二嫂、Spud 夾帶私途。那裡有機會,那裡就有人背叛。只不過二十年前機會恰恰落在Renton身上而已。劇終時,劇組運用CG建構在社區重建計劃中拆卸又興建的一座座大廈。時移勢易,四人卻始終回不到放蕩的青春歲月。Begbie回到牢籠、Spud離開,一筆一劃寫著不知道有沒人在意的故事…

Renton回到空無一人的房間,幻想著二十年前無拘無束的自己。房間頓時變成無盡的延伸空間,宛如坐上一列只有自己的列車,繼續當一個討厭的中年。

時光荏苒,看著身邊伴隨的伙伴來來去去,自己卻依舊停留在四面牆的中心獨舞自娛,那大概叫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