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國家才需要宗教局?

林鄭月娥在政綱中多手加上了「設立宗教事務小組」的建議,引來香港基督新教和天主教的極大反彈;經追問下,林鄭才聲稱「設立宗教事務小組」是為了協助宗教團體尋找宗教用地,卻被循道衛理聯合會前會長袁天佑牧師質疑,指當前香港宗教用地不足是由於高地價政策,與宗教政策無關,香港亦無須宗教政策。九名基督教選委聯署公開信要求林鄭就此政綱內容作出解釋。身為中國教會專家的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指出,「宗教事務」這個概念乃由中國前宗教局局長葉小文所創,質疑林鄭是否要引入中國的宗教管理思維。而可憐的聖公會週刊《教聲》礙於聖公會親中權貴的壓力,只能在Facebook上轉載天主教《公教報》就此事所作之評論以表態。或許林鄭本來只是為了討好宗教團體才想出這屎橋,又或許林鄭真的意圖引入中共統戰宗教的思維去整頓香港的宗教界。然而,到底一個甚麼的國家才需要宗教局呢?

即使在英國殖民地時代,英格蘭雖以英格蘭聖公會為國教,亦未有強制所有殖民地跟隨英格蘭傳統,把英格蘭聖公會定為國教(結果聖公會亦沒有在英國殖民地裡取得太大的好處,特別是在香港的發展明顯比天主教滯後),一來尊重當地風俗,二來殖民地政府亦可吸納其他新教傳教士的支持。十九世紀大部分的天主教殖民國家,在殖民地政策上都非常敵視新教;以葡屬澳門為例,十九世紀的時曾經限制新教教堂建築,不許新教教堂像天主教的一樣建設大型的鐘樓和樹立大型十字架;新教首名來華傳教士馬禮遜的兒子夭折時,澳葡政府更嚴禁他把兒子葬在西洋墳場裡,結果促使東印度公司購地建設澳門基督教墳場。英國殖民地的宗教寬容政策吸引了大概新教的傳教士來港,發展社會服務(特別是教育),分擔了早期港英政府的壓力。如果港英政府有「宗教政策」的話,那也只是一種無為而治的政策。港英政府不設宗教局,港督卻與聖公會主教和天主教主教關係良好,對於宗教團體辦學、辦醫院等非常支持。

不過有些國家是需要宗教局的。第一,政教合一或是宗教勢力在政壇極大的國家。例如馬來西亞惡名昭彰的宗教局就經常去拘捕「幽會」的年青人。很多伊斯蘭國家至今依然保留宗教局或宗教法庭,以處理國教與其他宗教之關係,甚至以政府機關的身份執行宗教的法典,如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等。以色列和印尼在法律上雖無國教,但前者之政壇深受正統派猶太教操控,後者則受伊斯蘭教主導,故亦有宗教局。第二,對於那些宗教關係緊張、經常發生衝突的國家,例如印度和印尼,「維持宗教和平」就是設立宗教局的最好理由。第三,法律上仍有國教的自由國教(如希臘以正教會為國教,丹麥以丹麥信義會為國教),或因為曾經存在國教而令政府與之形成複雜的歷史關係,故需要專責政府部門去照顧一些歷史遺留下來的宗教機構,例如法國的「禮拜部」(Liste des ministres français des Cultes)。第四,就是要控制宗教團體以維持社會穩定的威權政府或極權政府。

華夏歷史上亦有類似「宗教局」的官府存在。自北周、宋朝起,華夏就有「道錄院」去管理道教事務。明朝則設「道錄司」,屬禮部,此機構一直存在至清朝滅亡為止。帝制的王朝把宗教當成是管治工具,故此設立專責機關管理宗教發展,防止民間形成借宗教之名而成的謀反勢力(與白蓮教等)。當今的威權國家亦利用宗教局插手干預宗教內政,去防止反政府思想與宗教勢力結合,例如新加玻的宗教局會在每間教會按插政府代表出席教會的大小會議。

那麼對於中共等無神論共匪政權來說,設立宗教局的意義就更簡單:美其名要利用它們在「社會主義建設」上發展「積極作用」,實質就是要統戰宗教,使宗教成為維穩的工具,控制人民的思想。因此,中國不可能容許中華聖公會復會,不會容許宗派保留自己的禮儀與神學傳統,而是要強行把所有宗教合併入「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和「中國基督教協會」,把思想都統一起來,以便操控。不願接受統戰,不願自己的聖品被政府任命的天主教、聖公會地下教會和基督新教家庭教會就成為了中共的迫害對象。這就是宗教局。

如果林鄭認為香港要有宗教局,或是宗教事務小組之類的機構專責「宗教事務」,執行「宗教政府」,我只想問一個問題:到底你是想為香港制訂國教(難道你受我的《香港文化論》所啟發,想以基督宗教為國教?),甚至建立政教合一政權,或是認為香港有很多宗教的暴力衝突,還是想直接控制和統戰宗教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