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之珠靜待死亡

特首提名戰葉劉因不夠票「入閘」而宣告棄選,林鄭手持 580 張提名票,薯片 165,胡官 180。三人準備玩泥漿摔角,有消息卻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有機會「升官」接管港澳辦,梁振英則獲全國政協常委會高票通過增補成為政協委員,隨時可能晉身政協副主席。假如屬實,「殺人放火金腰帶」,強硬治港路線繼續一以貫之,即使誰人做特首,客觀效果分別不大,香港仍舊會沉淪到底。

有謂 1997 年是香港第一次大限,2047 年是第二次。和第一次大限來臨前夕不同,今天香港政治、經濟、教育、民生各方面俱全幅向下崩塌,無復挽救,英人光榮撤走時,我城至少不致如此困窘。

政府高官愛玩語言偽術,高高在上,不聽民意。部份更不懂流利英語,嚴重損害香港國際形象。「城市論壇」淪為謾罵場,五毛、藍絲以大聲叫囂取代高質素議政。立法會保皇建制派充斥,加上功能組別長期盤踞,經直選產生的非建制派議員往往無法發揮正面影響力,只能消極阻止惡法通過。立會選舉,出現蛇齋餅粽收買人心,還有種票等劣行。公平、公正淪為空言。唯獨司法尚能保存獨立自主,但一個「人大釋法」襲來,刀置頸項,脆弱的始終脆弱。

本地農業發展單薄乃香港經濟一大問題,被逼依靠大陸有毒食材苟且偷生,變相受其宰割。工業缺乏,剪線頭、穿膠花、黏膠鞋不再,換來是企街推銷樓盤、電話上台服務,要不然就讀教育文憑,結果加入超額教師行列,前景黯淡。新一代好逸惡勞,不願投身體力勞動工作,港共遂從中共國輸入勞工。不斷架橋築路建高樓,工人有工開,苦了小市民,稅收遭挪用,買樓無條件。紅色富商炒炒賣賣,好不熱鬧,私人單位竟空空如也,劏房、棺材房成行成市。

普教中滴水穿石,不少土生土長小學生習慣以匪語日常交談,甚至對懂得講流利匪語感自豪。跨境學童人多勢眾,大陸交流團頻繁,皆令下一代沒有堅決抗拒中共國的意志。中學生因參與過 2014 年「雨革」,曾經滄海,難適應無日無之荒謬事態,紛紛自尋短見,輕生收場。教育局偏偏推出什麼「生涯規劃」,緩不濟急。教師具專業資格,獨欠春風化雨之心術,學生成績優異背後,是無人了解自己,空虛孤寂。

全民退保、標準工時,通通實現無期,老無所養,赴福建等死 (《施政報告》提出福建養老計劃),認真可憐!

97 前香港是這樣的嗎?1995 年立法局完成第一次變相直選。議員用英文發言,溫文爾雅。那時沒有五毛、藍絲,倒有真心相信中共的左派如曾鈺成。選舉是履行公民責任,案件最終交英國樞密院審理。農工業向商業、服務業轉型是實情,但起碼無超額教師、大陸勞工、紅色資本。社會整體以善講英語為時尚,師生關係融洽,遑論輕生頻仍。公務員退休可申領長俸,返工放工準時,生活有閒暇,少壓力。

第一流城市墮落得無以復加,2047 年又快將到來,眼見東方之珠靜待死亡,感覺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