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還有一絲的反抗意志、渴望自由的心,面對這個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代,正常智商的人都會想到這幾個逃生方法:第一,靜待革命時機;第二,移民;第三,死。為什麼我選擇以加拿大為題?一來我在這裡唸書,二來97移民潮以前有極多港人移民此地,有「第二個香港」之稱。那麼直到現時,加拿大還是香港人值得移民的地方嗎?或是去想想,我們應該離開香港嗎?我將以客觀條件和我在加拿大的生活感受來評論一下。

應付難民方面,隨著特朗普上任,下令暫停接收難民並禁止七個穆斯林國家入境美國,加拿大就隨即第二日在Twitter表示「歡迎躲避戰火和迫害的難民」到加拿大。以多元文化、大愛包容自豪的加拿大移民國家好像沒所謂,但難民始終不同移民,歐洲國家如何被難民破壞社會秩序,大家都有目共睹。加拿大政府的大愛只會變成縱容,露宿街頭、性侵強姦、搶劫財產,以至要協助難民融入社會,市民的安全受威脅,文化入侵,搶奪地方資源,在多倫多已經有穆斯林難民在清真寺聲稱要殺掉全部猶太人。這些問題是能預視的,加拿大的街頭只會愈來愈危險。

投資移民方面,相對其他熱門的移民國家,例如:台灣、澳洲,加拿大則是最貴的,需要淨資產1,000萬加幣以上(約 5 千多萬港元),而且要求投資人至少擁有1年的大專或者大學課程,若果申請人的淨資產達到5,000萬加幣或更多,學歷要求可豁免,簡而言之,有錢就可以,不過加拿大政府現時負債累累,市民稅務負擔依然沉重,所以投資移民加拿大需要考慮長遠的財政負擔。如果借讀書然後留下來工作,有足夠的工作時數,再入籍加拿大,則容易得多。

房屋價格方面,儘管美國聯準會加息會令房地產波動,但加拿大經濟低迷是影響房屋價格的主要因素,因為就業市場欠佳,失業率高,令不少加拿大人對房地產市場卻步。其次則是,大陸人在世界各地炒樓,推高樓價,加拿大當然也成為受害者,尤其是溫哥華,根據《2016年全球不動産泡沫指數》的報告中表示,溫哥華是全球房地産泡沫風險最大的城市。不過,以同一個價格比較,加拿大的住屋面積肯定比香港大得多。順帶一提,雖然加拿大聯邦政府未恢復退稅制度,但由於中國和加拿大的匯率和優惠,非常吸引中國旅客到訪加拿大,因此蝗禍依然是無可避免,正如在香港一樣。

教育制度方面,加拿大擁有非常完善的教育制度,政府學校比私立和教會學校輕鬆;高等教育,大學名聲在世界排名也不俗,例如多倫多大學、UBC,吸引不少富二代赴洋升學。此外,養育福利政策:牛奶金,為十八歲以下孩子的福利,分擔家庭經濟負擔。

最後,分享一下我在加拿大的生活感受,雖然物價貴,但質素高,即使有些貨品是中國製造,但在香港的中國貨通常都是賣淘寶貨。加拿大的自然環境優美,就只是一個寧靜的大公園,高質遊樂設施,草木茂盛,樹影婆娑足以令人心曠神怡,我更發覺房屋設計都會影響生肓或者組織家庭的意欲,房子美輪美奐,可以裝潢得彫梁畫棟,我也有一刻閃過要留在這裡生兒育女;加拿大的地鐵、巴士,沒有令人窒息的感覺,Skytrain就在空中飛馳,沿途風光盡收眼底。

就著以上的客觀條件,加拿大仍是一個移民的好地方,但無論逃到哪裡,「蝗禍」、「難民禍」還是無可避免的。香港很小,世界很大,出走或者在海外留學會學會更多,透過交流更認識自己的文化,更了解自己的身分,但要離開土生土長的香港實在不容易,要不是喜歡的加拿大教育和環境,我寧願留在香港,我不相信香港沒有希望,我容許自己失望和絕望,但不容許自己放棄逃生,放棄追求自由民主的心,只要渴望自由的火光燃點了就難以熄滅,我們在香港這裡有希望。

我慨嘆的是以前從香港移民來加拿大的多是技術和投資移民,逃避共產政權,亦見反共意識很高,但現在的一部分的港人仿佛習慣極權,不想反抗,亦走不得,唯有依附極權,不是親共就是偽獨。對生活方式、民主自由再沒有渴求,社會充斥著扭曲的價值觀,講道理的人無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