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六】(完)

「怡?」我從酒醉中醒過黎。
「你到底係邊?呀本尋晚入咗醫院。」

我正身處一間豪華嘅酒店房入面,而係床邊嘅係尋晚係晚宴舞會入面認識嘅男人。我怕佢突然出聲,我慢慢行入廁所:「爸?到底咩事呀?」

「呀本…..個心有事,我都係尋晚係醫院先知。」
我好錯愕,我竟然無咩任何擔心嘅感覺,只係向我呀爸問清楚醫院位置,整理離開。

「怡,知唔知道呀本個心有事架?」我搖頭,好出奇呀本平時身體好好亦無咩壞習慣,點解突然個心臟會有事?

「陳志本嘅屋企人?」一位醫生主動向我地講解釋:「病人係急性心臟衰竭,但我地檢查過,佢似乎唔係有咩隱性嘅疾病,所以我地初步懷疑佢可能係近年比較少見嘅病患。」

「嗯,佢呢種可能係基因變異引發嘅內臟衰退,簡單啲講我地只可以用機器同化療去維持佢嘅生命。如果再嚟一次衰退,我相信佢嘅情況幾危險。」

我內心不斷咁去問緊同一個問題:「點解會咁?」就好似當年呀媽走個陣,我都係問緊同一個問題。我呆咗,我好似已經感覺唔自己同呢個世界有連接,彷彿有一層嘅薄紗罩住自己。

我尋晚仲。




我已經忍唔住跪咗係到。我已經聽唔到醫生講乜,我呀爸講乜。我唔知道自己進入咗呢個狀態幾耐,到我有返意識嘅時候,已經係床房外面嘅凳。

「怡!!」我望住滿頭白髮嘅爸爸,我嘅淚水終於忍唔住湧出黎,我抱住佢不斷係咁喊。

人生幾十年到底為乜野而活?再次接受死亡嘅來臨,呢一刻覺得所有珠光寶氣,奢華嘅生活都似乎唔再重要。

我個心,好痛,好痛。

呀媽走個一日,我不斷問個天,問所謂嘅神:「你想要啲咩?我比你,我同你交換。」

佢,當然無應我。生命亦都按照正常咁消失;偏偏今日我又再次問呢個問題:「你想要啲咩?我比你,我同你交換。」

但今次有人應我。

「黃小姐?」我眼前出現一個熟悉嘅面容。「馬博士?」

對比2年嘅馬博士,我眼前呢個人表現得更加精神有力,彷彿好後生咗好多年咁。

「嗯,我明白,有時隱性疾病真係防不勝防,健康的確好重要架。」係醫院嘅外面,我向馬博士解釋呀本嘅事。

「依家只可以希望有奇跡。」我忍唔住又再次落淚。

「黃小姐,其實奇蹟唔一定要靠個天嘅。」

馬博士神秘嘅眼神,我望住佢,我開始聯想到一件事。

雖然我係黑暗集團到工作一段時間,但我太多數時間都係對外工作,內部好多嘅地方我都無機會亦無權進入。由馬博士帶著我,一層一層一咁進入多重保安嘅研究室,面形眼球掃描已經係基本,各種你想像唔到嘅保安設施都有:最令我有印象就係一道保安大閘需要馬博士同保安主任同時畫出圖形先可以進入。

進入呢道大閘後,一把毫無感情嘅機械女性聲音向馬博士提問:

「馬博士,你附近有一名女性,佢仲未有權限可以進入之後嘅研究項目地區。」

「佢係新嘅研究人員。」

「對唔住,我唔會批准馬博士口頭上嘅新增研究人員名單。請馬博士立即請呢位女性……」

我見到門外嘅鏡頭對我進行一輪掃瞄

「……黃靜怡小姐,黑影科技集團嘅科學顧問,你暫時未有權限進入以下嘅研究項目地區,請你立即離開,否則我會對你造成一定程度嘅傷害而確保研究項目安全同保密。」

似乎馬博士呢次嘅「參觀活動」未有得到高層嘅批准。

不過呢一刻我已經大開眼界,原來黑影集團已經有咁高端嘅科技係手上,相信「IRON MAN」個類科技實現只係時間嘅問題。

正當我同馬博士尷尬之際,面前嘅大閘慢慢打開。呢道巨型大閘由唔同嘅金屬所組成,數層之間又會有幾層塑膠包住,相信係防止外人使用化學物品入侵;只要見馬博士眉頭一皺,我諗佢係唔想比張建生知道我嘅到訪。

但我心中懷疑都唔夠我眼中嘅錯愕。

我以為自己接受到一切殘酷而血腥嘅事實,但呢一刻我都逼得目光轉移以免我有作嘔嘅衝動。

年約三十多歲嘅男人就困係一座透明嘅玻璃柱中央入面,應該話佢只有一副唔完整嘅身驅;佢嘅內臟分佈係唔同嘅透明方格,心,肝,腎,胃整齊分佈係外圍;男人個嘴插住一支喉,應該係用黎灌入食物。

最令我心寒係呢個男人係瞪大隻眼,望住身邊嘅所有事物,我,馬博士,同佢不斷郁動嘅內臟;雙眼充滿恨意而悲哀,佢嘴巴插住食物喉但仍然會發出一啲「唔唔」嘅掙扎聲音。

我同佢嘅眼神終於對望。

我肚入面嘅所有食物終於都一湧而出。

呢一刻我知道我嘅推測係無錯,我擦嘴角嘅嘔吐物,正想開口問清楚,張建生已經進入呢間研究室。

「呢個先係環保肉嘅最終目的,你明白啦黃小姐?」張建生講完呢一句就馬上向馬博士大摑一巴!

「你以為自己係邊個呀!?」一巴一巴再一巴,當中夾雜咗無盡嘅侮辱同粗口,但馬博士都只係低下頭接受張建生對佢嘅責備,直到張建生打到無力氣為止。張建生整理一下佢套名貴嘅西裝就轉身向我走來。

「雖然係早少少,不過你遲早都要知。」

「健康,永生係呢人世間最大嘅生意,過去咁多帝王為自己長生不老使盡幾多人力物力,只係為咗令自己可以繼續享受人生。仲有啲咩比呢樣更值錢?環保肉呢個概念係呢個老嘢諗出黎,係~係唔錯,但唔係搵大錢嘅生意,直到我問佢:

『如果我地可以生產嘅唔係豬肉牛肉,係人體嘅內臟呢?』

哈哈哈!呢個死老坑嚇到粒聲都唔出!人就係咁架啦,世界上有幾多呢種人話自己為正義而活,要有道德,要有原則。但最後咪又係為錢而低頭?

因為呢啲所謂嘅「道德」,將一啲白痴嘅事合理化。黃小姐,你當日唔係咁諗嘅咩?你係新聞到公開讚揚「環保肉」係一件事『突破舊有保守道德』嘅新科技;啲人一邊抱住啲貓貓狗狗話自己愛動物,一邊就係到殺豬殺羊殺人;一邊批評人破壞環境,一邊就係到亂扔垃圾落海。

世界之所以腐敗就有太多呢種以為自己係正義嘅道理聖人係到!

唔係我?呢個老嘢同呢個計劃早就係美國消失咗;唔係我?佢個腎會有得換?唔係我?有幾多人仲係醫院到等緊換肝換心?唔係我?個箱入面呢個戀童殺人犯仲可以係監獄到輕輕鬆鬆過埋下半世呀!!!!」

馬博士同我呢一刻只係默默接受張建生一番狂妄自大但偏偏中肯到不得了嘅偉論。

或者世界就係需要一個想法瘋狂,視野特別,但思路清晰嘅人去撥亂反正;所謂嘅道德去到呢一個時代已經變一件錦衣華服,去提升自己地位嘅工具,一旦去到利害關係就可以馬上割席。

【後續】
「恭喜哂!祝陳生陳太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今日係我同呀本嘅婚禮,由於張建生呢個世界首富嘅到嚟,成個婚禮都變異常熱鬧。

「恭喜哂,陳生陳太!」張建生向我地兩個人送上親切嘅祝福。「陳生,你依家身體無咩問題丫嘛?」

「張生有心啦,好彩當日安排到一個捐贈者心臟比我,如果唔係我都唔可以同呀怡結婚,而且仲可以有埋BB。」呀本摸住我嘅肚,露出一出個幸福而溫暖嘅笑容。

「嘿嘿,咁太好,我好期望見到佢出世丫。」張建生笑一笑就轉身離開。

我唔難過。

雖然呀本無機會見到BB,教佢識字同佢行山。

我唔難過。

雖然BB無機會同我,呀本一齊生活,過普通一家人嘅生活。

但BB嘅付出救咗呀本,亦將會救好多同小朋友,所以我唔難過。

唔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