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幸遇到讓我愛上中文的老師。

為何我會愛上寫作,多少與我中、小學遇到好的中文老師有關係。

記得小一時我最討厭的課堂就是中文課。那個老師姓司徒,早就過了退休年齡,也許是對教學的熱愛讓她堅持繼續工作。只是她那刻板,依書直說的教學方式對我這小一生來說實在是過於沉悶,每次上中文課總是提不起勁,更別說要我愛上中文。

對中文課改觀是由小三開始換了兩個新的中文老師。沒錯,由兩個老師一起教我們,直到現在我也搞不清楚要兩個老師的原因。她們喜歡在教每篇新課文時把全班依左右分成兩組,然後抽一些詞語問我們當中意思再讓我們舉手回答,這正合我們這群喜歡新鮮感的學生。每次上中文課時我都準備好隨時舉手搶答,對我而言課文中的詞語都沒太大難度,因為放學後我都會到圖書館看書借書(說來慚愧,中學時期我發現書櫃中有本小學時借的圖書沒還),久而久之會的詞語自然比同齡的孩子多一點。由於我搶到不少分數,我身處的右組是這項比賽的長勝將軍,也讓我在班房裡成了頗受歡迎的人物,而我也樂於浸淫在這小小的滿足感當中。後來每當我遇到不懂的詞語就會查字典,務求自己懂得課文中每一個字的意思,而大家看到我這個舉動後都學了起來,最後在上中文課前班房近半數人都在翻著字典,這景像回想起來也是個特別的回憶。

上到中學以後中文課沒有小學般生動有趣,但幸運之神也沒有離我而去。初中時學校來了一個新的中文老師,二十出頭,樣子甜美,對我們一班受青春期影響的男生來說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女神般的存在。她是個會用心教導學生的老師,做得好會給予鼓勵,不明白會耐心解釋,可惜的是她只在我們中學待了一年時間便轉到另一所學校去了,因此中二起換了另一個中文老師,而她對我的影響也算最深。她不單指出了我作文往往虎頭蛇尾的陋習,教會我重點擺放的先後,更讓我發現到自己在辯論方面的天份,「論點、論據、論證」的運用到今天仍影響著我好些文章的寫作方法,是少數仍未交還老師的知識。雖然她比起小學時的兩位老師嚴格得多,但多得她我才能把小學時對中文的好感變成興趣,然後把這份興趣變成生活一部份。
  
中文,真是一種美好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