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四】

「先唔講佢呢個行為有幾咁殘忍!佢咁樣做,會令我地成個畜牧業消失!咁我地點生存?係咪要幫佢地打工?」

「我地要捍衛動物自由!張建生呢種行為根本就係折磨緊生命!佢完全唔尊重生命!我地絕對唔容許有呢件事發生!」

「神嘅旨意,係要跟隨自然嘅發展,張先生呢個行為我認為應該要禁止。」

打開電視,報紙,網上所有媒體都不斷咁炒作緊呢件事,全世界都討論緊呢個瘋狂實驗到底應唔應該繼續。

一眾認為「環保肉計劃」係極度殘忍同不人道嘅民眾開始連日係政府總部同黑影集團門外示威,希望可以逼使佢地放棄計劃。作為一個影響全球嘅企業公司,張建生點會估唔到呢個情況,佢早就同一班有錢人同政府打好哂關係。

啲人仲成日鬧政府無腦無能,其實佢地不但唔係無腦無能,而且仲聰明絕頂。

時間係可以沖淡一切,尤其當權者好清楚大部份人都只係希望安居樂業,因為一時氣憤產生嘅混亂只要適度咁分化,就可以變得好簡單。

呢種事,政府絕對係專家級。

事件經過半年,一班畜牧業嘅團體首先放棄。佢地要求比較簡單 - 錢。

張建生呢樣嘢多的是,只要賠得夠多夠足,所謂嘅尊嚴,祖業自然可以放棄。冥頑不靈嘅,再使啲錢,迫到佢地上絕路,最後亦可以成事。

認為張建生係逆天而行嘅宗教呢?同樣方法,分化打壓收買人心。只要佢地亂咗,就會開始減少對外公開批評。佢地最介意嘅唔係神嘅旨意,佢最介意嘅係唔可以再享受呢種被信徒追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嘅滿足感,個份由神比佢嘅權力。

最難搞嘅就係個班道德同環保份子,因為佢地係最堅持,佢地可以唔食唔訓唔工作,一個月,兩個月;但只要時間長咗,佢地都係會繼續過去生活。儘管佢地仍然係咬牙切齒,不過已經成為唔到威脅。

一般民眾就更開心,過去肉類供應貴,依家「環保肉」推出價格只係傳統肉類嘅三份一,好快亦都會打敗咗傳統肉類供應商。當日個班一早收咗錢嘅畜牧業商人,係呢個時間就大讚自己有眼光,做咗一個聰明嘅決定,用賠償返嚟嘅錢繼續快活過日子。

再用錢打造出一個民意,不斷出動媒體,叫所謂嘅專家解釋比較,上網吹風解說呢項科技對環境有幾咁重要,「環保肉」一年就已經攻陷全球市場。

強權永遠都係可以戰勝道義,尤其係可以戰勝個種虛偽嘅道義。

在我眼中「環保肉」並唔係咁萬惡,我的確係有一部份支持呢個計劃,我亦因為初期公開支持「環保肉」而受到大量民眾攻擊。

「臭雞!!不如你瞓入個玻璃箱到,被人灌一世飼料啦!」

「呢種咁低質嘅支持者,唔係收咗錢我都唔信啦!」

「你快啲過去舔張賤生個春袋啦八婆!」

世事就係咁,只要掩飾得好好,個件事就係合理係公義;一旦有人將成個活生生嘅原理搬出嚟去改革,就會被人批評得體無完膚。

我嘅論點就係:
(一)
從各類可靠嘅數據上,「環保肉」的確可以減少對環境嘅破壞,包括:土地使用,溫室氣體排放,飼養時所需要嘅食物成本。

從效益主義嚟講,「環保肉」的確係百利而無一害。

(二)
一旦要生產50隻牛嘅肉,就必須要殺50隻牛,呢個係必然嘅定律。但「環保肉」選擇咗只折磨一隻牛,而生產出超過50隻牛嘅肉。

換句說話,殺一牛救萬牛,亦係近幾十年大部份修讀哲學嘅人都會考慮嘅 - 電車問題。

(三)
道德問題,亦係好多人著筆墨嘅地方,而我亦覺得人類無恥而偽善嘅又一證明。

「到底我地有冇權去將一個生命永久困住去一個地方去不斷咁去為我地嘅慾望而去受苦?」

從人類起源到現代,生命互相吞噬係自然定律。只係現代社會好多人「睇唔慣」肉食嘅來源,並且標榜自己係「文明社會」做嘅一切都係何等嘅高尚。

選擇性善良:對貓狗寵愛,但對豬牛不仁。

雙重標準:為滿足口舌慾望係下等,以動物作殘忍實驗係上等。

一眾所謂愛護動物嘅人,有幾多生命係因為呢種單向性嘅慾望,同經濟原因而受害?但好多人選擇視而不見。

更加令我噁心嘅係,上述呢幾種人都係自以為高人一等。

我呢種咁嘅「不合主流」嘅論調,自然引起大量嘅風波。但正如我所講,張建生等人早就已經做好安排,我呢種「不合主流」嘅意見,慢慢都被人接受,更加見到有唔少人由人身攻擊我,針對我,再改觀認為我係擁有前瞻性嘅記者。

因為我係初期已經選擇公開支持,所以好快亦都被黑影集團所留意我呢個毫無影響力嘅記者。

呢一個亦係我選擇支持呢個計劃嘅目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