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三】

場內嘩聲四起,個班偽君子又再次作嘔。的確,作為一個城市人好少會見到肉類嘅生產過程。

將一隻豬由農場拉出黎,睇住佢驚慌嘅眼神,面對死亡嘅失禁;你將手上嘅刀大力向佢嘅喉嚨深深咁插入;血液好似水龍頭咁不斷向下流,豬嘅呼叫聲越變淒厲,佢用盡所有力氣去為生存掙扎,任你幾用力去壓住佢,求存嘅力氣仍然會將你推開;豬血亦因為佢嘅動作而潑到係你面上,你保持冷靜將佢壓住,再等幾分鐘,豬就慢慢靜落嚟。

你擦過你面上嘅豬血,你用一把手臂般長嘅刀從佢肚皮由上至下咁劃開,一陣內臟嘅惡臭由佢腹腔入面湧出黎;你將佢腸,胃,肝從一埋血水入面拉出黎。
你嘅身,地板,仲有檯上面都染滿鮮紅色,當然仲有佢嘅糞便混合係入面。

而隻豬嘅父母,子女就係附近睇哂成個「謀殺」過程。有科學研究話豬算係智慧高嘅生物,呢樣我都幾認同。

見過同類被殺嘅豬,當佢地快將變成「食物」個一刻,掙扎反應會比無見過嘅豬為低。可能佢地由個一刻已經接受咗自己命運,同知道自己某日就會被公開處決嘅犯人一樣,早就接受咗死亡嘅恐懼。

作為一個農村長大嘅人,呢種事已經司空見慣。但到我進入城市工作,更加因為我係一個女人,我唔可以將呢種別人眼中睇落去毫無惻隱之心嘅想法表露出黎。每次身邊嘅女性同我分享某某動物被殺,肉食嘅造作過程,我都唔敢講出自己嘅內心想法,只可以隨波逐流同佢地講一樣嘅說話

「係囉,好殘忍。」

然後大家就高高興興去食牛肉火鍋。

不過呢一刻,我都唔會怪場內作嘔嘅人,因為我都被眼前嘅畫面所震撼。

馬博士所升起嘅機關,同樣係垂直圓柱形嘅透明玻璃培養液,但今次有啲唔同。中央嘅柱形只有一個豬頭,連接住一副完整嘅內臟,係遠處仍然見到心臟嘅跳動,同肺部嘅呼吸動作,豬嘅直腸肛門就接駁住一個類似石油氣罐嘅容器。

係外圍就數十條玻璃管,連接住係透明玻璃培養液底下,看似係電路板嘅物體。

呢個瘋狂科學家到底發明咗一舊咩嘢?我真係好想知!

馬博士同張建生慢慢行到呢座機器附近,大家又驚訝又好奇,只係想馬博士開金口解釋呢個令到人心寒又興奮嘅機器運作原理。

「各位,係你地面前呢座機器係「環保肉計劃」第二階段嘅生產線。頭先呢位記者朋友講得好好,生產肉就需要大量嘅農作物為成本,我地已經掌握好佢地基因密碼,只要我地按照需要投入食物元素,就可以馬上生產到肉。

點解肉嘅生產係最需要咁大量嘅成本,主要原因就係因為動物有唔同類型嘅消耗,佢地日常生活,消化,呼吸等等都要令到生產肉嘅成本所提高,依家我地用三十磅大豆已經可以生產超過二十磅嘅肉!

另一個重要嘅話題就係,動物所產生嘅溫室氣體我地可以直接儲存,再發展能源!」

呢一句已經令到場內唔少人目瞪口呆。馬博士感覺到眾人對佢嘅瘋狂實驗開始產生敬畏,神色表現得越黎越興奮。

「不過講返生產肉先,其實我地已經可以將生產線逆轉。只需要十磅嘅大豆都可以生產到二十磅嘅肉!

因為我地已經清楚佢地基因密碼,我地會按照動物結構成份而加入其他嘅食物原素,而呢啲食物原素唔一定係我地人類嘅食物,可能係一啲食物嘅副產品,例如豆渣,動物骨頭,海洋生物甚至係動物嘅糞便,我地只需要加而調配成為佢地嘅維生食物就可以。不如我立即示範下比大家睇!」

馬博士從其他工作人員接過一包粉狀嘅物品,就倒入玻璃柱上面嘅入口位置。大家都靜心係到等待緊呢個咁神奇嘅過程。

好快,個塊電路板傳黎「吱吱」聲音,眼見一條條嘅肌肉由內至外咁生長出黎,慢慢清晰見到骨頭嘅結構,再到皮膚。

只係十秒嘅時間,一隻豬髀就完成咁出現係呢一塊板到。

而且呢隻「獨立」嘅豬髀,仲輕微咁郁咗一下,血水就慢慢流出黎,如果唔係睇住全個過程,我絕對相信呢隻血淋淋嘅豬大髀係岩岩從一隻豬身上割落黎。

馬博士見到自己嘅產品出世,好興奮咁行過去將隻豬髀拎出黎,抱住係自己胸前,就好似自己親生仔一樣。

「我地仲可以按照需要生產唔同嘅部份,可以係背肌,腹腔,甚至單單係生產皮膚,內臟!仲可以調較佢嘅脂肪含量,肌紅蛋白!哈哈到時大家就唔需要走到去日本食和牛啦!」

呢句毫無笑點嘅笑話,的確引到人笑,特別係個班富豪。

「嚟緊我地仲會……」馬博士嘅講話立即就被張建生打斷,佢瞪住馬博士,馬博士就抱住佢隻血淋淋嘅豬髀慢慢離開。

「嚟緊我地仲會生產唔同類型嘅肉食,而且會按照大眾嘅口味生產混合肉,可能係豬羊混合,或者雞鵝混合。我地好希望呢個計劃可以帶比地球更加好嘅環境,同埋更優良嘅生活比人類!多謝大家!」呢次嘅記者會由張建生嘅講話伴隨住掌聲落幕。

往後幾個星期所有媒體都不斷報導呢件事,而批評嘅人有增無減,先係畜牧業嘅人,再嚟就係道德份子,仲有某部份嘅環保人仕,同埋宗教團體。

我並唔關心呢一切,因為當日我離開記者會之際,我已經有一個諗法:

「如果呢一切發生係人體身上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