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真相年代 – 第四權的自取滅亡

曾經媒體比喻為第四權,是作為制衡政府和財團的有效渠道,他們透過追蹤報道,持續報道,多方採訪下,可以令政權,財團侵犯民眾,或一些被隱藏的罪行,一些社會題材,可以暴露於大眾,但近代的傳統媒體,已經受一些財團、擁有強烈政治傾向的持份者,所擁有之下,日常新聞來說,大眾還可以看到一個全面的報導,但正如過去的美國總統選舉,我們可以看到,大量媒體支持希拉里,甚至部份民調去到九成支持,最後?是川益成功當選。我們不難看到,第四權因為自己的立場,而作出偏頗的報道。

其實千禧年後,「標榜中立,報導真相」,已經不再是傳統媒體的自覺責任,以香港為例,就算往日「公信第一」的明報,也不會狠批泛左支黃,更不用說蘋果日報,以美國利益,維護泛民為主,也如輔仁熱衷針對雙黃一陳,熱血時報也不會批判熱普城人士,現在不論網媒,還是傳統媒體,都已經視「擁有政治立場」為己任,甚至而此作賣點。也正正如此,傳統媒體常常自誇他們的公信力,其實一天比一天下滑,其實他們知道,但為了自己的價值觀,政治利益等,,正如當天黎智英,都曾經明言不讓本土派,於蘋果有發言空間,也如華爾街日報,詆毀PewDiePie一樣。

其實讓我覺得,第四權正走向自取滅亡,其中一件明顯的事,是近期PewDiePie事件。簡介就是,華爾街日報,在PewDiePie幾個影片中,不斷斷章取義,將PewDiePie打造成一個「反猶太」、「親納粹」的人,記住是不斷地斷章取義,更重要是「華爾街日報」,是代表一個龐大的傳統媒體,背後的價值觀,甚至「公信力像徵」,我認同PewDiePie講到,傳統媒體是不喜歡,甚至厭惡網絡名人,新媒體的興起,是他們不理解?不,他們理解這些事物興起,但他們不喜歡這種興起,他們無法接受,原來他們建立的事物,例如公信力,專業報導,言論影響,竟然有人是「非媒體出身」、「非學院出身」、「無實體事務」下建立,傳統媒體就是面對這些事,而他們現在只是從「經營方向」去接受自己,是落後於網絡時代,而不是從思想。

傳統媒體這種保守心態,令我記得當日由無妄齋齋主等人,將八仙嶺大火的生還者回憶錄,到死因聆訊報告,甚至昔日的報章,作為根據下,鉅細無遺地重組整個事情過程,各種因素,各項因素,但就給很多傳統媒體出身的人,去攻擊他們的文章,說甚麼散布仇恨,說甚麼程度不足,但他們卻不能否定,他們的報告是假的,當中內容是失實的,他們只能說網民不懂當時的情況等等,多蒼白的理由,對現在的傳媒人來說,他們最接受不到,是這些人,又不是記者,又不是讀媒體出身,有甚麼理由,可以寫出這種報告?或應該說他們有甚麼「資格」去寫這些報告,這不是侵害了他們的「圈子」和「權力」嗎?這正是現在傳統媒體的墮落原因,他們被「第四權」光環,照得太久,視媒體的影響力是理所當然,開始視民眾必然聽他們的話。

傳統媒體的墮落,是他們不與時並進,編採人員屈服在財團之下,甚至他們自己圍爐成性,建立了一種「只有傳統媒體才可以做」的態度,從而輕視一切新媒體和事物,正如華爾街日報向PewDiePie的攻擊,對迪士尼及YouTube施壓,就是建立在「傳統媒體的影響力」,甚至會認為「傳統媒體說話,是無人可以扭轉」,所以他們才攻擊擁有五千萬訂閱,及其作品廣泛被翻譯的PewDiePie,事件會如何發展,我不能預測,但PewDiePie的訂閱人口,多數是年輕人,這班人會否再視「傳統媒體」是可信,或有公信力。將會是一個持續的影響。

在香港而言,好多的新一代對傳統媒體,已經是「不信任」、「質疑」,但其實一眾新媒體,也是「不被信任」,甚至媒體公信力下滑,新媒體和網媒,都有其責任。民眾分享他們的報導,是在打擊大家不喜歡,或討厭的事物時,才會支持。更重要是正如我所說,大部份新媒體,都以「有政治傾向」視為一種必然,甚至覺得不是問題,但對新一代來說,其實在此環境下,除非他們是其傾向支持者,否則他們也會和這些媒體,保持著一個距離,以質疑他們的報導,民眾分享他們的報導,只在打擊大家共同針對的事物時,才會支持或分享,但就不會像泛左支黃,對傳統媒體有高度依賴,甚至盲目的忠誠。而這個新媒體一個難題,舉例來說,熱血時報有四十萬訂閱,但是否代表有四十萬人,是傾向「熱時的政治立場」呢?這個值得大家去分析。

現在的情況,就是有影響力的人,會繞過媒體和記者,去發佈自己的一切消息,例如川普,但過程中,他們就用自己的影響力,純粹向自己的支持者喊話,就算說話是假的,都照喊無誤,因為要加強支持者的盲目,而且他們和其支持者,已經將媒體的報導打成「虛假資訊」,所以無論媒體和民眾,提出多項證據也好,他們已經放下理性,拒絕接受。

當然,這個是傳統媒體的業報,因為傳統媒體在現今受財政壓力下(作者:搵食大晒架),不再抱著「報導事實,客觀持平」,反而以持份者的政治傾向為首要工作,先會助長後真相世代的發展。而新媒體,都是為政治服務,視打擊政敵為主要工作,甚至是視煽動爭議,挑動政爭,為一種生財手法。

現在第四權是自取滅亡,因為他們放棄了以前文人風骨,媒體的道德,但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為了政治目的,為了現實利益,保持利潤,而放棄了這些事物,紙媒也好,網媒也好,百年來,媒體可以成為第四權,是因為他們獨立於政權和政黨以外,以不受財團勢力影響去報導,而可見日子,所有媒體,都會放棄這種「獨立」,淪為財團政黨的工具,再無法負起第四權的責任。

外國也如此,香港也差不多,容我用這個tag,支持PewDiePie
#standwithpew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