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阿哥的救命草:反對廿三條立法

香港近來上演的特首選戰鬧劇,除了有四個皆為「建制」親中背景的參選人(林鄭月娥、曾俊華、胡國興和葉劉淑儀)不斷隔空交火以外,還有一個不起眼的小丑–––人稱「長毛」、「喂阿哥」的梁國雄。當年公民黨梁家傑參選特首小圈子選舉,長毛痛斥梁家傑;今日自己又以不能讓泛民投票支持建制派候選人為理由,要代表民主派參選。結果泛民支持者(黃絲)群起圍攻長毛及其所屬的社民連,甚至是他的一班左膠盟友,包括土地正義聯盟的朱凱迪和香港眾志的羅冠聰,淪為過街老鼠。

如今泛民的「300+」選委大都只在提名胡國興還是提名曾俊華之間作出選擇,公開聲稱會提名長毛的人甚少;除非有大量建制派選委亦同時願意提名長毛,否則幾乎可以肯定長毛不可能入閘參選特首。身為本土派第一哲學家的我,對長毛當然恨之有骨,不過見他在街上乞求市民支持參選那個楚楚可憐的樣子,身為大公教會基督徒的我難免會動了慈悲心,故特意撰文教他如何力挽狂瀾。雖然我肯定他不會聽、不會看,即使讀了本文,以其低下之智力及演說能力,最終他只會弄巧反拙;但是,能夠展示一下我的思辯能力,間中寫一篇飛機文以娛樂讀者,也未嘗不可。

如今四個候選人最大的問題,對於長毛等人來說,就是「都是建制派」。如果泛民提名一個建制派特首候選人,甚至投票給他,讓他當選,那麼就這個建制派特首未來五年的施政的所有得失,都會與泛民掛勾。本應在這小圈子選舉制度下作為「永遠反對派」的泛民竟然成為了執政聯盟的一員,對於左膠來說,這可為會泛民帶來極大的危機(因為他們不願意承認「永遠反對派」本身其實已經是維持制度穩定的一個組成部分;他們以為保留「永遠反對派」的道德高地,與政府施政永遠劃清界線,就可以永遠立於不敗之地批評政府)。可是,如此複雜的道理,港豬黃絲當然聽不懂,而口才甚差的長毛也無法說得清楚明白。那長毛應如何是好?

解決方法很簡單,就是咬緊「反對廿三條立法」這個歷史悠久的神主牌不放。

四名特首候選人皆表示支持廿三條立法,其實為泛民帶來很大的壓力。泛民當前的政治能量其中一個來源就是2003年七一大遊行反對廿三條立法。反對廿三條,捍衛「核心價值」這個抽象而離地的東西,其道德光環可昭日月,可流芳百世,甚至在論述上比支持真普選來得更簡單(要支持一樣事情,需要提出方案指出你要爭取甚麼以及如何爭取,這種事情對於白痴的泛民政客來說實在艱難;可是要反對一件事情以捍衛一些阿媽係女人的道理,就易如反掌),成為泛民的重要資本。如今大部分泛民屬意的候選人曾俊華公開表示支持廿三條立法,令泛民(特別是民主黨)大規模撞車,竟然要轉軚說不一定要反對廿三條,要看法案的內容,令自己進退失據。這正是左膠所擔心的泛民道德危機。如今泛民如果支持了一個支持廿三條立法的人參選特首,他日這人當選以後又真的推行廿三條立法的話,泛民就難辭其咎,將被選民唾棄。

「反對廿三條」而成為了長毛的救命草。長毛現時幾乎肯定不可能入閘,但他如果不被撤消議席的話,起碼還要完成餘下的立法會任期。如果他因為這次與泛民打對台,不願支持曾俊華,而受盡泛民支持者咒罵的話,他整個左膠派系在未來的日子將會難以「搵食」:搞籌款沒有生意,搞運動沒有人來做運動,連搞講座或讀書會都拍烏蠅。然而,如果長毛一直高舉「反對廿三條立法」,在特首選舉期間不斷在場外痛罵泛民及建制派所有人都支持廿三條,將自己說成是唯一民主派的話,他就能為左膠建立道德高地。這個道德高地不足以發動社會運動,但足以維持左膠派系的生存。當一個得到泛民支持的特首真的當選了,然後他推動廿三條立法時,長毛就可以臭串地說一聲「I told you so」,於是四年後他整個左膠集團就可以將抽水當成功績去拉票。

原理很簡單,執行也很容易,不過問題在於喂阿哥長毛「不殺無名之將」,應該忙於飲酒作樂,無時間閱讀文章,思考政事。而且他拙口笨舌,搞不好在指責公民黨為何支持一個支持廿三條立法的候選人時,反過來被公民黨質問他知不知道廿三條有甚麼內容,他就啞口無言。所以長毛最終還是難逃一死;他不是死於黃絲,而是死於自己的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