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戰開展至今,《文匯》《大公》早已站到林鄭一邊,唯獨《成報》出身左派卻力排眾議,連續炮轟林鄭及其背後陣營。「漢江泄」何許人,我們不得而知,但《中國紀檢監察雜誌》一度引述其文章,「中紀委」由習近平左右手王岐山執掌,縱使並非習出手,「亂港四人幫」系列評論代表著一部份「習派」聲音,此層幾乎可以斷言。

習近平甫上台,部份黨內人士對他心存厚望,覺得他會成為第二個戈爾巴喬夫,推動中國民主化。這些人所根據的,是習父親習仲勳曾於 1989 年同情學生民主訴求,以及習自身經歷過血腥「文革」洗禮。放下敵我矛盾思維,準確掌握及回應民情,黨內人士覺得習有能力有條件做到,給予支持,稱為「習派」。

「習派」不等於習,也不受習直接指揮操控,只是替習講好話,同時向習進諫,以維護習管治聲望,跡近中國古代的骨鯁之臣。奈何唐太宗尚且有「殺此田舍翁」的惡念,習不一定完全聽取「習派」意見,自不待言。加上習政敵為了作出反噬,一定程度要令習易於出錯,激發人民極端反感,「習派」聲音看似具強大後盾支撐,實則兩面受敵,異常脆弱。

用在《成報》事件上,林鄭及其背後陣營畏怕「漢江泄」和習有某種關聯,甚至為習喉舌,故此不敢輕舉妄動拉人封艇,任由炮轟持續。不過,隨著建制派大部份選委表態提名林鄭,張德江南下深圳放話「林鄭月娥是中央唯一支持人選」,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指出「曾俊華在財經方面比較強,其他方面不是掌握得很輕鬆……林鄭月娥在能力和中央的信任程度是相對高一些。」《成報》僅代表一家之言而非官方論調越來越明顯,原來是一隻沒有老虎的狐狸,怕它幹什麼?跟蹤偷拍恐嚇遂相繼襲來。

「漢江泄」發表題為「無法無天」的聲明,最末兩句這樣說:「各位讀者放心,我沒打算把手上的一支筆擱下。」一貫文人鐵骨錚錚,值得讚賞。筆者過去教人莫讓感憤之心平復,堅持不平則鳴,與「漢江泄」可謂心意相通矣。

站在捍衛言論、新聞自由的立場,透過脅迫手段杜絕異見聲音,絕對要不得。彼可以製造輿論沖淡之,可以根據事理駁斥之,萬萬不可強硬滅聲!先有劉進圖遇襲,後有李波、林榮基「被失蹤」,現在又來個《成報》遭威嚇,香港人委實不應該再置若罔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