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宋子文就沒有中國空軍

一九三二年上海市,國民黨與日軍爆發空戰,日方是艦母加賀號的載艦機,而蔣介石則是由多國聘請回來的傭兵空軍團,那是由美、英、意、蘇、德組成的雜牌空軍,由於缺乏組織溝通,戰機也是外國的破爛貨,國民黨空軍迅速潰敗,包括美國傭兵駕駛員(Robert Short)陣亡,這是一段中方鮮有提及的歷史,因為過往中方一直要強調自己是多番忍讓的弱者,而日本則是無理步步進迫的侵略者,實際兩者在正式全面開戰前,早就有不少小型衝突。

在上海空戰後,蔣介石希望重建一支正規空軍,中國缺乏技術,也缺乏相關人才,只能透過外國引進,但各國一直禁止銷售空軍武器給予中國,特別是美國有嚴謹的禁售,畢竟空軍技術在當時是新穎軍備,美國花費巨額資金研究戰機,培訓航空員等,不能輕易將技術輸出,然而上海空戰卻讓這禁例打開缺口。當時上海遭日軍空襲時,美國航空公司Curtiss Wright駐華代表目睹這一切,覺得是一個商機,他即時致電國民政府財長宋子文,提議中華民國可以擁有一支專業空軍,而途徑則經過美國進口,後來宋子文與蔣介石提出這個提案,當時蔣介石認為只要有美式空軍,國民政府便可以轟炸日本軍艦,甚至將日本城市炸到變成火海。

美國航空公司Curtiss Wright為何會積極介入這宗軍火生意,他們初衷與今天發中國夢的投機者一樣,認為中國人口眾多,只要每人賺一元也是不得了的數字,固他們在中國攪民航賺錢,但中國人實在太窮,根本沒有甚麼人可以消費機票,無利可圖的Curtiss Wright唯有向國民政府軍方埋手。最初陸軍部得悉國民政府想購買他們的軍機,但以國軍無辦法保護機場的安全為理由反對。

Curtiss Wright與美國商務部繞過國務院及陸軍部名義上售賣民航機予國民政府,實際這批都是可以作戰用戰機及轟炸機,甚至高薪聘請了在美國空軍內服役的航空員,這樣美國的空軍運作及訓練流程皆落入國民政府手中,可以說是大賺特賺,原本國民政府一直沿用美式訓練空軍,但後來宋子文被撤去財政部長一職,國民政府改聘用意大利墨索里尼的空軍團隊及陸軍軍事顧問,航空訓練方式就改成意式訓練,相信意大利在二次大戰中的表現大家也有目共睹,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國民政府和意大利在戰場上表現也是強差人意。

一九三七年美國陸軍航空隊上尉陳納德因被美軍評為精神病問題面臨被辭去軍隊職位,這位有精神病兼只會紙上談兵的失意軍人,在四月底主動辭去軍人職位,投奔中國蔣介石備受重用,甚至成為國民政府的空軍戰略顧問及指揮官,往後也成為令中國人成地精既飛機杯。陳納德擔任國民黨空軍指揮官後一個月,日軍正式向華北推進,陳納德指揮空軍兩次空襲進攻上海的日軍,然而兩次都誤炸平民造成數百人喪生,及後南京被攻陷後,國軍的空軍機場也被摧毀,國軍損失所有空軍軍事力量。

然後陳納德想出一個無成本又可以玩野唔玩就笨既計劃,他希望美國提供中華民國五百架戰機及轟炸機,這樣中國就可以以空軍牽制日軍,甚至反攻轟炸日本都市,這方案交上美國審議後,立即被陸軍部駁回,原因國軍無法保護機場安全,無法確保機場安全就是代表無法確保飛機安全,其次陳納德的計劃過於草率,完全無提出假如日軍作報復性還擊國軍有甚麼應對方案。

在中美雙方拉鋸交涉下,最終美國提供一百架P-40戰鬥機給中華民國使用,後來羅斯福在《租借法案》中再批出269架戰鬥機及66架轟炸機去支持陳納德這個天馬行空的計劃,在這些飛機運往仰光之前,發生了珍珠港事件,美軍馬歇爾立即拖延飛機運往中方的計劃,最終有62架戰鬥機給予陳納德運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十架日軍轟炸機在沒有戰鬥機護航下遭遇陳納德空軍攻擊,最終有四架轟炸機被擊沉,成為到今天仍為中國人津津樂道J出血的大事件,美國軍方包括馬歇爾及史迪威等人卻不以為然,覺得陳納德此人言過其實,當然中國人不會提到後來在日軍的報復下機場被攻占,陳納德等人只能放棄所有戰機落荒而逃,對美方無甚見樹的陳納德在二次大戰結束後,得到宋氏家族的厚待,成立一間沒乘客的「民航空運公司」,它包辦所有美國捐贈給中方所有運輸,收取一個極其昂貴的運輸費發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