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曾將會進化成聖當奴?

曾蔭權罪成入獄,原本係彰顯法治嘅一幕,證明香港仍然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係諸位達官貴人嘅求情信,又將佢捧成聖人。尤其前律政司黃仁龍嘅求情信,長達十頁,指曾氏係2010年政改、2011年剛果案、2010年馬尼拉人質事件,關鍵時候都捍衛港人利益,係黃仁龍眼中嘅「香港仔」。
當然,資深大律師寫嘅信,必然係「夫子刀削春秋,述而不作。」將曾氏最好嘅一面呈現出來,而將其他黑暗面,略過不提。但係由前司長寫出依封信,其實已經證明左,居上位者,從來都知道香港人嘅希望係咩。

依篇求情信,或者又會呃一班淺黃港豬相信曾氏係「好人」。筆者都覺得黃絲豬真係太好呃,曾氏或雖有功,但係過錯唔少,否則亦唔會入到罪。不過民族造神,需要嘅並非完人,而係可以號召民心嘅故事。美金五十蚊紙上面,係第十八任美國總統格蘭特嘅肖像。實際上,格蘭特係好失敗嘅總統,任內貪污猖狂,各式財閥堀起;奴隸制度雖然被廢,但係奴隸主又以經濟方式,重新制控黑人,格蘭特對南方白人妥協,直接令美國黑人再受多接近一百年歧視。格蘭特卸任後,家族公司倒閉,最終在紐約潦倒去世。但係因為格蘭特帶兵打贏美國內戰,結果就被吹捧成偉人。

其實曾氏依次造神活動,唔會幫到曾氏嘅現實狀況,甚至因為佢遲來嘅造神,令對方更加痛恨佢,現實環境更加惡劣。但係歷史詭異之處,就係對方打壓太過份,會令曾氏變成受害者。如果再加上淺黃淺藍嘅吹奏,將曾氏變成烈士,反而會確立一種先例。三任特首之中,似乎只有曾氏有實際例子,係關鍵時候捍衛過香港。由此之後,捍衛香港有實際先例,以後嘅特首,關鍵時候嘅壓力只會更大,絕非某陣營所樂見。

梁氏焦土五年,表面上最大嘅改變係催生左深黃陣營。但係深黃現時處於弱勢,實際上唔會形成政治威脅。但係另一方面,同五年前最大嘅分別,係深藍淺藍之間嘅矛盾,愈演愈烈。各位試想,如果有記者攞住黃仁龍封求情信,訪問任何一位深藍首領。亦唔需要問佢地會唔會做一樣嘅決定。反而只要問一個好簡單嘅問題:「你覺得曾蔭權信裏面幾次捍衛香港,正唔正確?」真正深藍首領,只怕連依條問條都答唔到一個民眾期待嘅答案。

所以我信,黃仁龍依封信,將會成為歷史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