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偽正字禍港錄:彭志銘《正字審查》(9)

42、憊
《正字審查》:廣東話「攰賴賴」的「賴」字,據《廣東俗語考》的孔仲南先生說,其正字是「憊」。香港出版的字典,一律將「憊」注音為「備」,而不知「憊」有多個讀音,稍舊的《中華大字典》也注了三個讀音啦!近音若「備」、「敗」和「派」。廣東話有九聲,從「敗」音轉化為「賴」音,確屬平常。
《廣東俗語考•釋疾病》?:人疲倦曰憊。憊讀若癩。—讀若飯蓋之蓋下去聲。『集韻』—音喙。『玉篇』困極也。『方言』—極也。江東呼極為—。倦聲之轉也。通作帶彖(二字歹旁)。
謬誤辨析:《中華大字典》(1915)另注「派」、「敗」二音,乃據韻書不同反切合成的官話音。「憊」注音為「備」(粵語、普通話皆然)乃現代審音而定。「廣東話有九聲,從『敗』音轉化為『賴』音,確屬平常」云云,九聲是指聲調,從「敗」音轉化為「賴」音是聲母從/p/變/l/,絕不平常。

43、媆
《正字審查》:廣東人指一個人「瘦弱細小」為「奀」,……「奀」的正字是「媆」,古書《廣雅》注:「媆,弱也!」讀「nun」音,也可解為「嫩」和「柔美」的意思。
《廣州語本字•卷二十七》媆瘦:媆者,弱也。俗讀媆若北語之恩。《玉篇》「媆,弱也」,音「如臠」、「奴困」二切。今讀媆若恩,用「奴困切」也。人瘦曰媆,物之瘦小者亦曰媆。《廣東通志》云:「廣州謂人、物之瘦為奀。」蓋不知媆為本字也。
謬誤辨析:《廣雅》:「媆,弱也。」王念孫疏證:「媆者,即今嫩字也。」「嫩」(媆)廣州音nyn6正是來自「奴困切」。「奴困切」(慁韻,魂系去聲)直擬粵音/nɐn6/,廣州話無此音節,魂系字廣州話有/yn/讀法,故讀/nyn6/。「奀」本字「媆」,詹憲慈論證不足,彭志銘一味因襲。

44、撠
《正字審查》:「阻手阻腳」(kick手kick腳),或被物件卡著(彈動不得)的「kick字」之正寫應是「撠」。「撠」,粵音近「kick」,本是「抓住」和「握持」的意思,引伸為「卡住」或「阻礙」解。
謬誤辨析:「撠」,《廣韻》「几劇切」,粵音/kɪk1/。《漢語大字典》釋義:(1)擊刺;(2)著;(3)抓住、握持。音義均不合。

45、匝
《正字審查》:廣東話說「繞了一個圈」為「兜了一個kwag」,這個「kwag」音的字意是「圈」或「彎」,甚或「圍住」(用繩「kwag住」,唔畀人入去)。「匝」字,讀「作答」切,是「環繞」的意思,「環繞一圈」叫「一匝」,足以證明此「匝」是「kwag」的正字。
謬誤辨析:《增韻》:「帀俗作匝。」《說文》:「帀,周也。子荅切。」「子荅切」擬成粵音/tsap8/,與/k’wak7/相去甚遠。義合,音不合。

46、鰌
《正字審查》:「抽後腿」的原意是「逼迫」和「踐踏」,典故來自《荀子》:「今巨楚縣吾前,大燕鰌吾後。」指楚燕大軍迫近,燕兵更踩在後頭。「鰌」,音「秋」,除了「迫近」之意,還作「蹴踏」解,即「踩踏」也。「鰌後腿」,就是「後腿被人緊貼地踐踏」,本作「遭人排斥」或「逼迫」,現為直譯的「從後拉腳」,搞到「人倒馬翻」。
《廣州語本字•卷二十二》鰌後腳:鰌後腳者,言為人所排斥,如自後蹴踏之也。俗讀鰌若抽。《荀子》:「今巨楚縣吾前,大燕鰌吾後。」楊注:「鰌,蹴也,藉也,如蹴踏於後也。」此鰌字之義也。
謬誤辨析:
「鰌」,魚名,同「鳅」。《說文•魚部》:「鰌,鰼也。」桂馥義證:「鰼也者,《埤雅》:『今泥鰌也。似鱔而短,無鱗,以涎自染,難握。』」
「鰌」通「遒(䠓)」,蹴踏、逼迫。清•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孚部》:「鰌,叚借為遒。」《莊子•秋水》:「然而指我則勝我,鰌我亦勝我。」陸德明釋文:「鰌,李云‘藉也。’本又作䠓。」《荀子•強國》:「今巨楚縣吾前,大燕鰌吾後。」楊倞注:「鰌,蹴也,藉也,如蹴踏於後。」又《議兵》:「忸之以慶賞,鰌之以刑罰。」楊倞注:「鰌,藉也。不勝則以刑罰凌藉之。……或作䠓。」
以上引自《漢語大字典》。
詹憲慈訓詁誤矣,「鰌後腿」未免穿鑿。彭志銘不明所以,一味因襲。

粵語偽正字禍港錄:彭志銘《正字審查》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