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偽正字禍港錄:彭志銘《正字審查》(8)

37、㡙
《正字審查》:「?」字正寫是「㡙」。「㡙」,作「帷幔」解,即「帳幕」或「帘布」的意思。……「帆」與「翻」近音,遭船家忌諱,遂改用與「利」音相似的「㡙」。
《廣州語本字•卷二十八》使㡙:㡙者,帆之別名也。俗讀㡙若行李之李。《類篇》:「㡙,頻脂切,帷也。」帷者,帳也。《釋名》:「隨風張帳若帆。」帆以帳為之,故帆可名曰㡙。……㡙或作?,誤也,字書無?字。
謬誤辨析:㡙,《廣韻》邊兮切、《集韻》頻脂切,粵音/pɐi1/、/p’ei4/。「?」是廣東自造字,粵人忌諱「帆」音近「翻」,故稱帆為利,以形聲方式構造「?」字。

38、䅮
《正字審查》:廣東人稱長出的花幹為「昌」音,正字是「䅮」,……本作「禾穎」解,現是「初生的茁芽」。
《廣州語本字•卷四十二》蘭花起䅮:起䅮者,蘭茁芽也。俗讀䅮若鏘。《說文》:「䅮,禾穎也。」今謂蘭花茁芽曰「起䅮」。《集韻》:「䅮,七浪切,倉去聲。」
謬誤辨析:「七浪切」粵音/ts’ɔŋ3/,並非/ts’œŋ1/,義近、音不合,尚欠證據。

39、尥
《正字審查》:「尥馬腳」,「尥」,本音「料」,是「走路時,足脛相交」,及「用足鉤之」的意思,現坊間俗讀和唔寫為「撬」。
《廣州語本字•卷八》尥馬腳:尥馬腳者,下象棋之名詞也。俗讀尥若㨄墻腳之㨄,音近轎。《方言》:「以足鉤之爲尥。」象棋馬行日字,如日字之旁先著棋子,則馬不能行,謂之「尥馬腳」。蓋如以物鉤馬之腳也。《集韻》:「尥,音料。」
謬誤辨析:尥,《廣韻》有「薄交切」和「力弔切」二讀,擬成粵音/p’au4/和/liu6/。詹憲慈「(尥)音近轎」殊欠解釋。

40、?
《正字審查》:「?」,《廣韻》注音讀「其虐」切,即近粵音的「鋸」。《說文解字》:「?,口上阿也」。段玉裁注:「口上阿,謂口吻巳上之肉,隨口卷曲」。即說「口上阿」者,就是「口腔內上腭之彎曲處」也,這解釋,源自「阿」字,有「山阜彎曲處」之意,再引伸為「彎曲處」也。「口上阿」的「阿」,不是「口內的彎曲肉」,而是「從口裏舒出的一啖氣」,因「阿」字另可作「象聲詞」之用。急喝大口可樂,會氣上噴吐,「喲」的一聲,舒出一口氣,條氣「?」曬(即現今的「條氣順曬」),便是這個「?」矣!
《廣東俗語考•釋形體》?:—音約下入聲。氣出於口也。『廣韻』其虐切。『說文』口上阿也。
謬誤辨析:
《說文•?部》:「阿,大陵也。一曰曲?也。」
《說文•?部》:「?,口上阿也。从口,上象其理。」段注:「口上阿,謂口吻巳上之肉,隨口卷曲。」
「其虐切」粵音/k’œk9/。「?音約下入聲」審音有誤。《說文》曰「从口,上象其理」,孔仲南謂「氣出於口」,誤矣。段注本是正解,彭志銘因孔仲南之誤,附會「唔kœ4」(不甘心、不服氣)之/kœ4/,誤之又誤。

41、?
《正字審查》:(「逗利是」)「討利市」的「痘」音字,正寫是「?」。……《唐韻》注:「?,持物相著也!」即「別人持物放置到自己手裏」也!
《廣州語本字•卷二十九》??:??者,取銀也。俗讀??若豆把。《唐韻》?,持物相著也,側九切。《集韻》?,財也,五寡切。??云者,他人持錢置之己手,是「持物相著也」。
謬誤辨析:
《廣韻》:「?,同短,都管切」。《集韻》:「?,四匊曰?,大透切」。「?」音/tyn2/,同「短」;又音/tɐu6/,量詞(四捧為一?)。
「持物相著,側九切」實為「掫」字。《說文》:「掫,夜戒守,有所擊。」段注:「許不云擊鼓而云有所擊者,凡有聲可警覺者皆是,若柝亦行夜所擊者也。」《廣韻》:「掫,《說文》云夜戒守有所擊也,子侯切」,又「持物相著,側九切」,又「擊也,子于切」。
「側九切」粵音/tsɐu2/,「掫」本義是「巡夜打更」,打更動作正是「持物相著」、「擊」。彭志銘因詹憲慈之誤,誤之又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