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㝤
《正字審查》:「漏夜」的「漏」正字,是「㝤」。《玉篇》:「㝤,夜也。《詩》曰:『中㝤之言』,中夜之言也。」
《廣州語本字•卷二》㝤夜:㝤夜者,夜間也。俗讀㝤若漏。《廣雅》㝤,夜也。今謂夜間曰㝤夜,猶言夤夜也。
謬誤辨析:《廣韻》「㝤,夜也,古候切。」粵音/kɐu1/。詹憲慈「俗讀㝤若漏」殊欠解釋。

33、䘶
《正字審查》:圍巾於頸的「纜」音正字是「䘶」,又可寫為「𢃗」,作名詞用的時候,讀「漢」音,是「遮蔽耳朵的巾」,轉作動詞時,便讀「纜」,《集韻》注音是「胡南」切,是「用巾布遮蔽」也。本是「遮蔽」的「䘶」,現多了一層意義,是為「繞一圈」。
《廣州語本字•卷十六》䘶頸巾:䘶頸巾,圍巾於頸也。俗讀䘶若纜。《類篇》䘶,巾擁耳也。《玉篇》䘶,胡坎切。今謂圍巾於頸曰䘶,圍布於腰下亦曰䘶,如謂「䘶褲頭帶」是也。
謬誤辨析:「胡南切」粵音/ham4/,「胡坎切」粵音/hɐm5/,均非/lam6/,詹憲慈「俗讀䘶若纜」殊欠解釋,彭志銘只是因襲其說。

34、㦌
《正字審查》:「㦌」,讀「呼骨」切,近音「古」,《說文解字》注:「㦌,精戇也。」即「精明而戇厚」解,徐鉉校錄:「所謂甚精必愚歟?」精過龍而變成蠢到死也!「死㦌㦌」,不是「死蠢」,而是「蠢到不懂變通」,再引申為「因沒變化而沒生氣」。
《廣州語本字•卷二十》死㦌㦌:死㦌㦌者,不活動也。俗讀㦌近古。《說文》:「㦌,精戇也。」人戇則不活動,故曰「死㦌㦌」。《集韻》:「㦌,呼骨切。」以桂林語讀「呼骨切」,其音如「古」。
謬誤辨析:「呼骨切」擬成粵音/fɐt7/,詹憲慈乃以桂林語(屬於西南官話)論廣州音,「㦌」是曉母字,西南官話聲母讀/k/亦欠證據。又,釋義「精戇」,詹憲慈只取「戇」義而謂「人戇則不活動,故曰死㦌㦌」。彭志銘既引「呼骨切」,卻說近音「古」,連基本的反切原理也不識。

35、𢆸
《正字審查》:(「擝衫尾」)「擝」,解作「拉扯」的意思,正寫是「𢆸」,《廣韻》注音「北萌」切;《集韻》:「𢆸,繩以直物。」「𢆸」本是古時工匠用墨斗醮繩,再把墨聲拉直,在物件或地上振彈以下,留有一條長長的黑直線記號,方便工作,這拉直振彈的動作,就叫做「𢆸」嘞!現引申為「用手拉扯」。
謬誤辨析:《廣韻》「振繩墨也」、《集韻》「繩以直物」,意謂「繃直墨繩」,「北萌切」粵音/pɐŋ1/,義近、音不合。

36、𢲷
《正字審查》:「𢲷」,讀「拗」高聲,可與「拗」通用,即「折斷」或「扭彎曲(某物)」的意思,而在廣東話裏,則多作「屈曲手指去抓」,例如「搔癢」,就叫做「𢲷痕」。
謬誤辨析:《集韻》「𢲷,於敎切,坳去聲。很戾也。」粵音/ɐu3/,彎曲、折斷之意。粵語「ŋɐu1痕」(搔癢之意)之ŋɐu1,「𢲷」是假借字,並非本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