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仲有冇特首候選人同你玩FB?

「你生活得比四年前更好嗎?」來自列根,係1980年佢第一次參選美國總統,辯論總結時候嘅名句,當時已經風魔一時,成為選舉主要議題。後來燃點希望變成經典選舉語言,奧巴馬嘅「Yes, we can」同杜林普嘅「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其實都係同類訊息,雖然兩者嘅解決之道南轅北轍。從政不比評論,做評論家應該針對時弊,一針見血,令社會當頭棒喝,從而一齊思考改變之道。故此,評論家言辭愈辛辣,影響力就愈大。

但係從政,尤其係問鼎大位,必先團結社會,燃點希望,否則未選先輸,就算制度傾斜,最後成功竊國,亦無威望理政。今次特首選舉,「五年之後的情人節,希望你能夠說︰『我生活在香港,感到幸福』」,就係希望主軸嘅延伸。曾俊華1982年回港,曾經親身經歷列根選舉,或者對依一幕留有印象,先至引之為主軸。

當然,筆者唔認為現制度可以令大局有改變,例如係《淺黃陣營嘅諸神之黃昏》中,我寫過點解再溫和嘅特首上場,政改已難寸進。不過曾營累次創新,由眾籌開始,FB拍片解釋政綱,宣傳落區收集民意,展現政治人物其實應該點樣面對民眾。連一個情人節都可以三次發文,逼到對手紛紛效法,主要對手甚至變成A貨專家,專門抄襲曾氏。依個過程,迫使政治文化再次進步。無論今次選舉嘅結果如何,就算一切都係一場公關,一場戲,以後嘅參選人都需要考慮依次先例。

香港詭異之處,在於制度雖然不公,但係仍有一大堆黃絲豬願意假戲真做。政治文化每屆都向前邁進,但係制度不變,結果就係制度完全追唔上政治文化發展,制度荒謬之處,愈來愈明顯。九六年第一屆特首選舉,民眾尚安於英廷委派港督模式,候選人甚少選舉工程,委員會選舉,尚可接受。之後出現兩次等額選舉,小圈子選舉亦未見其荒謬。

到2007年,開始有選舉論壇,特首候選人需要解釋立場,編寫政綱。尤其當英國本身,首相辯論始於2010年,香港領先一屆推行,意義尤其特別。到之後2012年豬狼對決,雖然墮入互掲醜聞嘅歧路,但係其實已經係真正競爭。不過民意傾向北京屬意嘅候選人,制度誠信仍未破產。深黃一系認為參與選舉,將幫助製造認受性嘅假象,道理就係一直以來,北京同香港選擇一致,並都未需要以制度強推另外人選。

到左今屆,假如大熱倒灶,犠牲嘅唔再係某一位候選人,而係成個制度嘅崩潰。上屆結果,深藍陣營尚可辯稱係民望所歸,只係全港一齊睇錯人。所以今屆結果,或者係深藍首次竊取大政,定必會厲行改變,穩定佢地嘅局面。或者將會奇招盡出,將日漸成型嘅現代政治文化,強行拉番去中世紀模式。或者,五年後法例規定,特首候選人都唔准開FB,傳媒唔准報導選舉,唔准搞辯論,令社會重回1996年,先係某類人嘅理想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