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偽正字禍港錄:彭志銘《正字審查》(6)

27、睺
《正字審查》:「冇人吼」的「吼」字,是指「鍾愛」、「接受」和「看得上」也;這個「吼」正寫為「睺」。「睺」,讀「猴」,在此唸「吼」高平聲,本意「半盲」,現變為「看緊」,即「睇實」也。
《廣東俗語考•釋形體》睺:—呼鉤切。讀若口平聲。以斜眼注視之。半見半不見之意。所謂竊視也。『方言』半盲為—。即半見半不見。如—住佢。有監視之意。—倒佢。有窺見其隱之意。眼——。有眈眈注視之意。
謬誤辨析:《廣韻》「睺,戸鉤切,半盲。又胡遘切。」「睺」粵音/hou4/、/hou6/,義為「半盲」。「半盲」如何「監視」、「窺見其隱」、「眈眈注視」?孔仲南的解釋,殊為牽強,彭志銘卻因襲其說。

28、?
《正字審查》:「?」,音「㦬」,是「物件燒焦之臭味」,據粵字考古專家詹憲慈在《廣州語本字》裏,指「?」的正字為「?」。《字彙》:「?,火氣也。」詹憲慈解說:「煮物受煙熏而氣息不佳也。」
《廣州語本字•卷十三》臭火?:?者,煮物受煙熏而氣息不佳也。俗讀?若㦬。《篇海》?,火氣也。《玉篇》?,以灼切,音藥。今讀若㦬者,中原音「藥」與「㦬」相近也。
謬誤辨析:「以灼切」粵音joek9,釋義「火氣」,音義均不合「?」(音lɔ3,燒焦的氣味、糊味)。「中原音『藥』與『㦬』相近」亦非,普通話「藥」yào、「㦬」luǒ可作參考。

29、敔
《正字審查》:「木魚」的正名是「敔」,又叫做「楬」,是一種樂器。漢代前,樂曲將盡時,會擊敔以示終止,後來,被佛教改為法器使用。「敔」與「魚」同音,連外形也刻鑿成「魚」,沿用至今。
謬誤辨析:《漢語大字典》引《爾雅•釋樂》:「所以鼓敔謂之籈。」郭璞注:「敔如伏虎,背上有二十七鉏鋙,刻以木,長尺櫟之,籈者其名。」彭志銘之說,穿鑿附會爾。

30、寣
《正字審查》:「喊苦喊忽」的「忽」音正字,是「寣」。「寣」這字,亦有說是「臥睡驚醒」之「扎醒」那個「扎」音正字。
《廣州語本字•卷二十四》寣醒:寣者,睡而驚也。俗讀寣若札。《說文》寣,臥驚也。《唐韻》寣,火滑切。
《廣東俗語考•釋聲氣》寣:—讀若寡。小兒驚喊聲。『說文』臥驚也。一曰小兒號——。火滑切。又讀作弗。粵語有喊苦喊—之說。
謬誤辨析:《說文》:「寣,臥驚也。一曰小兒號寣寣。一曰河內相?也。」段注:「《廣雅》曰:『寣,覺也。』義相近。今江蘇俗語曰睡一寣。」《廣韻》:「寣,睡一覺。」清•翟灝《通俗編•雜字》:「俗以臥一覺為一寣。」綜上,「寣」有三義:從睡到醒為一寣,「臥驚」意謂「從睡到醒」;小兒啼哭聲;歎詞、呼聲。「火骨切」粵音/fɐt7/,與「扎/tsat8/醒」之/tsat8/相去甚遠,義亦不合。「喊苦喊忽/fɐt7/」之fɐt7,音合,「小兒啼哭聲」義近,但從構詞來看,另一常用字「屈」更可能是本字。「屈」,《廣韻》有「九勿切」(見母合口)和「區勿切」(溪母合口)二讀,溪母合口字聲母讀/f/亦符合廣州話語音特徵,《分韻撮要》(1782)「屈」屬「弗小韻」,《初學粵音切要》(1855)「屈」反切注音「非不」,可資參考。

31、憖
《正字審查》:據文字專家詹憲慈考證,「好大心癮」的「癮」之正寫為「憖」。漢朝字書《小爾雅》:「憖,願也,強也。」《廣韻》注音「魚覲」切,即讀「引」。「心憖」者,「心願」也,加上「憖」還有「憂傷」和「喜悅」的意思,正好補充「有強烈願景」的「心憖」背後之情緒反應。
《廣州語本字•卷十九》心憖:心憖者,心所嗜也。俗讀憖若引。《小爾雅》:「憖,願也。」《國語•楚語》:「吾憖置之於耳」、「以憖御人」韋注竝訓憖為願。《唐韻》:「憖,魚覲切。」或寫作「癮」,誤也。《類篇》「瘾」即《廣韻》「?疹,皮外小起」也。「瘾」無心願之義,常語所謂「酒癮」「煙癮」皆當作「憖」。
謬誤辨析:「癮」粵音/jɐn5/,指特別深的不良嗜好,如「煙癮」、「酒癮」、「癮君子」;亦泛指某種特別興趣,如「戲癮」、「看書上癮」。晚清已有此用法,《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四十七回:「他不吃的,如何會上癮。」「憖」,「魚覲切」擬成粵音/jɐn6/,聲調與/jɐn5/不同,釋義「願也」(願意、寧肯)並非嗜好、興趣之意,文獻亦不見此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