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人類有兩大害:一是無神教共魔,一是一神教回教原教旨。

統治者御用文人五毛之外的中國人大體上應有共識:中國人面臨回教威脅,實處共魔迫害。但是,對回教害重還是共魔害重看法有分歧;應採取甚麼對策,分歧更大。

回教內部派別繁雜;有溫和的教派、有極端的原教旨。就現狀而言,對比耶教,回教的總體性、代表性表現出來的,是惡性發作的一神教,其代表性派別是ISIS。在沒有特別說明之下,人們說回教是指這類惡性發作的一神教。

這不是人針對穆斯林,無視回教中有溫和穆斯林極端穆斯林之分。現在問題出現在極端的穆斯林,問題還在於溫和教派並沒有形成與極端教派抗衡勢態;溫和派多數表現順從或沉默態度。所以,人們把極端原教旨派視作回教代表,不是思維簡單,而是符合客觀事實、合理正確判斷。

有一個無法避免的問題:「為什麼恐怖分子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為甚麼同是一神教的耶教不出這類恐怖分子?為甚麼拜惡神的印度教不出這類恐怖分子?(更無需問為甚麼以慈悲為旨的佛教,人神相通的中國道教不出這類恐怖分子了。)

答案是,回教不單單是本質專制獨裁的一神教,更重要的是它有殺滅異教徒的教旨。如果這教旨被現教徒淡化、忽略、擯棄,回教和耶教本質上沒有多差別。問題就在伊教的殺滅異教徒的教旨被以ISIS為代表的伊教派強化,並行動化;這就讓回教極端派與非伊教,甚致是回教中的非極端派,成了他們欲消滅的對象。他們的目的是圖建立一個一片綠的世界(文革時毛及其狂徒要全世界一片紅同形同質不同色),這就必然置回教與非回教於敵對位置。

為了殺絕異教徒,回教教旨鼓勵教徒以身殉教不但可上天堂,還可享受72個處女!(好像沒有說明女教徒殉教可得到甚麼享受,不會是享受72條大漢吧。有識者請賜教。)

請問,共黨與穆斯林恐怖份子,誰更邪惡?

沒有統一標準答案。六七十年身受其害的中國人,共產魔比回教更邪惡;若由中國人說出伊斯蘭危險和危害遠遠超過中共的無數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荒唐不可接受。

若站在西方,則未必然。受到911攻擊沒有了雙子塔的美國人,必然認定穆斯林恐怖份子比共產邪魔更邪惡。若要西方人兩者必須其一,他們是寧要遙遠的獨裁苗,爭取跟中共合作對付恐怖分子。當下的國際政治現實就是如此。

比較妥當的策略是各反各的,互相支持,都樂觀對方有成。每一方有成都有助另一方,每一方有失都有損對方。

客觀地從政治實力去看,伊斯蘭原教旨恐怖主義與西方民主世界比,根本不成比例,有人形容它是無法戰勝西方民主世界的疥癬之疾。但是,從另一角度,從人口變化角度看則呈現一片恐怖預景:歐洲將成為伊綠世界!

這是民主意識中民族平等、反民族歧視思想意識型態走火入魔的結果,這是善寬容惡加惡溶化善的移民現實。

現在是文明世界隔離回教徒的時候了。再不行動,歐洲伊綠世界,將是事實!接着就是進入世界一片綠的進程。

有人認為,共魔是行將即倒的朽樹,回教則在進攻發展狀態,所以,應把共魔放在一旁,讓它自腐自倒,無需費大氣力;對已經走到我們面前、身邊欲消我文滅我教亡我族的回教,必須全力對付。

上面的判斷有失片面。回教共魔是事實結盟的兩大惡勢力,是當前人類的兩大敵人。兩大勢力固然有矛盾有鬥爭,但是總體利益一致。一致表現在共魔在世界範圍內煽動鼓吹支持回教反以美歐為首的自由民主世界的政治社會制度、普世價值思想;總體回教,包括ISIS都沒有和共魔過不去。形成了一個“無神教”與回教極端派兩大惡勢力教協同向自由民主憲政攻擊勢態。所以說,回教共魔是事實結盟的兩大惡勢力,是當前人類的兩大敵人。

從這個事實作出判斷:在戰略上兩大惡勢力無分輕重,要同等對待;在戰術上則先打面對的。就中國人而言眼前惡敵是馬列一神教的一黨專政;當然是滅共為主。對西方民主世界人民來說,回教原教旨是眼前大害,自是打擊回教原教旨為主。

作為中國人,認為共產教已沒人信、流氓惡棍中共垮臺指日可待,伊斯蘭教是一種威脅日盛致命傳染病,所以理所當然需要以防穆反穆為主,是脫離現實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