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尖沙咀發生火災。一名有精神病的六十歲男子縱火,導致大量乘客受傷。本來,精神病人精神失常的事件屢見不鮮,對港人來說簡直是司空見慣,可是,令我驚訝的是,香港人竟然見到火警,不是即時離開,而是企在月台中拍照、等候。

在火災發生時,所有人理應立即逃生,而非拖拖拉拉。今次的火災是發生在車箱上,而非普通的建築物中。於密閉的空間中,濃煙較難消散。在列車埋站後,有毒的濃煙更會飄至月台。因此,月台上的人見到車箱中發生火警,應立即離開而非企在月台上「食花生」。

令我更不忿的,是月台上這些「花生友」聚在月台上,是會阻礙消防員的救援進度的。月台上的這些「花生友」,亦有機會因火勢漫延而同告受傷,而加重了消防員的工作量。若本次事件有人失救而死,這些「花生友」責無旁貸。

可是,香港人缺乏常識的情況,並不局限在火場逃生。在不少情況下,竟連基本的邏輯亦欠奉。在一個月前,惡名昭彰的補習導師范卡諾/范浩揚,在模擬考試中推稍所謂的「念力開發」,要求報考者將硬幣放在頭上,並跳躍測試額頭是否能夠黏着硬幣。這些報考者不但沒有直斥其非,並要求離開;反而跟從其指示,將硬幣放在頭上並跳起。邏輯欠奉、缺乏常識的行為,簡直是香港人的風土病。

香港人若再不提升邏輯思維及常識水平,香港的滅亡將為期不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