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列車昨天(2月10日)發生精神病人縱火案,港共政府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強烈譴責事件,說要檢討地鐵系統安全云云。

每逢香港街頭巷尾發生全城轟動的事件,殺人放火、電話騙案、堵路佔領、衝擊議會等等,港共高官都會輪流站出來對着鏡頭說一聲「強烈讉責」。他們當然不會把賊人歹徒、精神病患者、和反抗港共專權統治的香港人區分清楚,總之他們都是擾亂社會秩序的害群之馬,不要分得那麼細。市民大眾在電視畫面前見到亂象,港共政權就趁機會再一次對深感 Hong Kong is dying 的香港人說:我們高官已經力挽狂瀾,可恨的,是不斷有人走出來搞破壞。

一個保安局局長跑出來讉責一個精神病患者神經病發作,有點黑色幽默;再說要檢討地鐵的「系統安全」,才是真正要做的事。香港社會這兩三年經歷政治轉型期,今次地鐵出事,將會是香港社會由自由步向專權的又一小步。精神病人縱火,自由社會的公民,會要求政府對精神病人投放更多資源;而民主社會也不得不廣納民意,從問題根源入手,以防悲劇再度發生。不過,這種方法,對慢慢習慣生活在專權社會的香港人,和來自專權社會的新香港人來說,都未免太過迂迴。要把所有精神病患者全部醫好的可能性是零,而且現實是,香港投放在醫療的資源和政府總支出成反比,去年醫管局就削減了二億五千萬開支。要期待精神病人不再發難傷害自己,不如同意港共政權,對每個搭地鐵的乘客規定,不可以攜帶易燃物品,入閘要過X光檢查,和鄰國標準劃一,那不是更加乾脆快捷利落?實務的香港人喜歡兩害相權,覺得這總好過不久將來地鐵又發生縱火案吧?

專權社會制訂社會政策,只關心社會亂象的表面,不會在意亂象背後問題的根源。有人在人多擠迫的公共交通系統自焚嗎?好,那要保證每個乘搭交通工具的人都要過保安檢查,不能帶易燃物品上車。政策順利推行,市民皆大歡喜。那麼下次有人用刀斬人嗎?好,全城居民都要拿菜刀去刻名登記,管有沒有刻上名字的刀,即屬違法。到了天空毒霧瀰漫的日子老是常出現,沒問題,出動城管把街上任何製造油煙的炒賣攤檔和餐飲食肆,一律不准開業做生意,毒霧也就不成問題了。

這一套管治哲學,構建在人們對於混亂和不可知的恐懼心理之上。這種不求找出問題根源徹底解決問題,只求一個強而有力的政府,把一切社會上可能出現的混亂撲滅於萌芽狀態的心理,正正造就了專權政府的出現。在專權社會生活得久了的蟻民,要他們回到自由社會生活,驟然失去一個專權的保護罩,他們心底裡會覺得莫名的擔驚受怕。他們唯一需要的自由,就要選擇活在專權之下。這種相輔相成的關係,久而久之,專權政府會把被管治的蟻民訓練成自己的維穩工具,蟻民會誠心誠意為專權政府服務。社會上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譬如有人不識事務做些反抗行為,蟻民不用等待高高在上的統治階層發施號令,便會馬上群起把反抗的人抓送官府,再舉腳贊成官府進一步剝奪自己的自由,為的就是防範社會出現下一個不甘被剝奪自由而反抗的人。

說到這裡,是不是覺得有點似曾相識呢?不錯,香港人沒有能力把專權社會改變,看着林鄭月娥和曾俊華,唯有很「實務」的要想要一個lesser evil。有誰不識時務,對香港人說任何evil都不應該接受?喂阿哥,香港人包括數以十萬計的所謂民主派支持者已經接受了香港社會轉型至專權統治的現實,你要反抗,他們不群起把你抓送至中聯辦,已經十分仁至義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