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粉」筆者已超過一年無再寫作關於諾查丹瑪斯預言詩嘅文章,實情係筆者本身「無料到」以致產量奇低,對上一次出文已經係5個多月前立法會選戰期間,而且對上兩篇寫嘅都係其他題材;然而,人類唔滅絕一日都仲會有新聞,世事如棋局局新,國際關係正處於風雲變色嘅一年。隨著 Donald Trump 坐正美帝總統寶座,美國外交政策大調整:強調本土、復興美帝(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作風強硬可謂「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最關鍵嘅事莫過於本土之餘仲出奇地親俄,令身為香港本土圈中為數不多嘅「親俄派」之一嘅筆者都大開眼界。

對世局敏感嘅諾氏又係咪响幾百年前已經睇倒呢場顛倒世界權力結構嘅國際關係時代革命?怕且以下兩詩都足證呢次大洗牌難逃諾氏法眼。

美俄聯盟與美帝復興

C2 Q89
Vn iour seront demis les deux grands maistres     有一天兩大領袖會成為朋友
Leur grand pouuoir se verra augmente’:       他們的偉大力量不斷增長
La terre neuue sera en ses hauts estres        新大陸會在她力量的巓峰
Au sanguinaire le nombre racompte’.         血腥的人在計數

詩文本身十分顯淺易明,「兩大領袖」對自以為處身國際大都會而其實又無咩國際視野嘅香港人嚟講自然會立即聯想到美中兩國元首,有一半係啱嘅,起碼詩文第三句提及「新大陸」、而諾氏習慣上都以「新大陸」借代美帝,呢方面係正確嘅;但另一大領袖就未必係指中國,由其是以目前中國接近全面孤立嘅外交環境,更難尋覓「朋友」;所以另一選擇係俄羅斯嘅普禎(Путин 俄語讀法為 Bujin,如直接音譯成粵語應以「普禎」較「普京」或「普丁」為宜)就相對合理;隨著共和黨响美帝全面執政、親俄嘅國務卿執掌外交兵符,美俄共創雙贏條件開始成熟;而美國國力將再創高峰、重現輝煌;只係嗰位「血腥的人」亦似乎計劃緊啲唔知咩嘢陰謀,大家都係萬事小心。

美俄聯盟嘅假想敵

C6 Q21
Quant ceux du polle arctic vnis ensemble,       當北極圈那些國家聯合
Et Orient grand effrayeur & craints:          東方會感到巨大的恐懼和沮喪
Esleu nouueau, soustenu le grand tremble       顫抖的偉人支持新選出來的人
Rodes, Bisence de sang Barbare teincte.        羅德島和拜占庭會染上蠻人的鮮血

「北極圈那些國家」包括俄羅斯、加拿大、北歐各國,但其實仲包括美帝,因其屬地「阿拉斯加半島」就响北極圈之內,呢度係指美俄聯盟;「東方」有人以為係指中國,但諾氏習慣以「東方」借代中東,但以目前情勢睇,美俄靠攏的確改變東北亞權力結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點會唔預先恐懼一旦美國唔願意抗俄而要自己獨力應付「北方四島」問題?咁不如同普禎浸溫泉傾條件(北四共同開發、俄日聯合海上軍演),將恐懼同沮喪都留比中國?「顫抖的偉人」唔知係邊個,但諾氏預期呢個人會支持 Trump,只係其支持未必夠堅實;最後一句係指希臘同土耳其會有流血慘劇,响 Trump 勝選後無幾耐,土耳其就發生元旦派對恐襲。

美俄聯盟面對嘅挑戰

美俄係世界上最強大嘅兩國,佢哋聯盟自是天下無敵,但始終係兩個唔同嘅國家,利害關係唔會完全一致,就某啲特定問題可能仍然存在分歧,諾氏預期兩者好景難長。。。

C5 Q78
Les deux vnis ne tiendront longuement,       雙方聯盟並不持久
Et dans treize ans au Barbare Strappe,        十三年內他們將被野蠻力量控制
Aux deux costez feront tel perdement,        雙方都蒙受損失
Qu’vn benira le Barque & sa cappe.         人會祝福領袖的叫喊

假如美俄關係以 Trump 坐正開始計起 13 年,咁到 2030 年兩國聯盟就會瓦解,而且雙方都會被國內鷹派控制而交惡;聯盟瓦解對雙方都很不利,人民只能寄望雙方領袖言論克制而避免更大麻煩。

值得一提係原文中嘅 Strappe 一詞,某啲諾氏預言網頁嘅英文版本會譯作 Satrap(响波斯語有總督/地方長官之類意思,部份諾氏預言研究者會理解為伊朗);而目前美帝對伊朗擺出強硬姿態又同俄羅斯一向同伊朗友好嘅路線明顯唔同調,如是者,可能呢首詩可以咁理解:美帝堅持對伊朗強硬,而俄羅斯不願隨美帝向伊朗施壓,時間一耐,雙方漸生嫌隙;加上雙方國內鷹派冒起,令聯盟走向式微。


美俄聯盟與香港人及香港本土運動

諾氏作為在地歐洲人,縱使其預言幾有國際視野都好,都好難會特別為一個遙遠嘅外國城市寫詩吧?但作為香港人,實不得不對國際情勢變化更加敏感,如果上述美俄聯盟(可以預期日本、印度等都會入盟)為對抗中國而成立,究竟香港人,由其是建國派或獨派,應該點樣研判當中嘅利害關係?點樣從雙方對抗中搵到香港嘅利益甚至建國、獨立嘅契機?係應該借勢向中國提出香港城邦立國、共建華夏邦聯?定係搵機會加入美俄聯盟瓜分中國、响列強認同下順勢獨立?

諾氏本人係無義務為香港人籌謀甚麼,但無論佢預言嘅事會否發生,對任何人都係一個又一個嘅溫馨提示;我哋可以從中獲得一啲啟示,知道要思考往後要做啲咩嘢唔做啲咩嘢;每個人思考完後得倒嘅答案都唔同,而你/妳又會從中得到咩啟示,去為香港做啲咩嘢?

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