韜光養晦,不是隨便的一句說話或選擇

黃台仰在商台訪問中,表示現在是「本土派現階段是韜光養晦時期」,我不知道,他口中這個韜光養晦,是被迫這樣走,還是自已的選擇,但顯然,現在是為勢所迫,被迫要「韜光養晦」,他也說現時本土派和港獨,不受主流民意歡迎,這是突顯了黃台仰對「本土派」和「港獨」個拿捏不清楚。這情況下,無論潛伏多少年,都是沒有作為,因為韜光養晦,不是隨便可做之事。

鄧小平埋下中共興起之路

說起韜光養晦,不能不提一個人,一個影響香港,中國,甚至世界的人:鄧小平。他在一九九二年,明確表示中國要行韜光養晦,形成更大的政治力量,在國際上先可以發揮更大作用。當時的環境,就剛剛是美國獨步天下,蘇聯解體、東歐變天、歐盟力量尚未成熟、加上當時很多第三世界國家,都希望中共走出來,領導第三世界,或其他非主流國家,但鄧小平明確表示,千萬不要當頭,一無好處,二失主動權。而確實地,中共透過韜光養晦,撐過了八九六四的封鎖,也成功示弱下,透過親中港商帶頭下,吸納了大量外資充實中国資本,最後更成功加入世貿,而韜光養晦之策下,更重要是,成功令當年,很多歐美政客,成為親華派,加強了中共的影響力。

對,中共行韜光養晦之策,實則上是打下國力提升的基礎,不作出頭鳥,不爭強,不作無謂之爭,同時間,中外,香港等地也認為這種姿態,是中共會因為經濟,而最終走向政治開放的跡象,所以當中共改革開放後,由江朱到第一任期的胡溫,都成功令各國放下戒心,並重視中國的聲音,甚至減輕因民主、六四、人權等問題,所設下的阻礙,就是當時韜光養晦之策帶來的好處。

少時隱居蟄伏,不出家門卻知天下

韜光養晦不是「無為」,而是長遠之計,短則數年,長則十年以上,期間是不能停下步代,而古時有兩個人,正正是韜光養晦的代表人士,就是諸葛亮和郭嘉二人,兩者都有共同點,就是少時隱居,正常來說,古代不像現代,現在我們手拿電話,就能知天下大事,各派各黨的說話,新聞時事無所不知,甚至千里溝通也不成問題,但在古代要知世情,知大勢,是困難的,隨時連隔離村或鄉鎮,發生甚麼事,都可能要隔數天或更久,才可以得知,就算身在俗世,位列官府,都未必事事清楚。

可是古時的諸葛亮在劉備來到時,便陳述隆中對,三分天下之策,便可以得知,諸葛亮隱居之時,不忘情報收集,分析大勢,甚至暗中觀察眾諸侯,尋覓明主和機會,才作出山決定。而後者,郭嘉因為《火鳳燎原》,而被大眾重新檢視下,大家都會知道他弱冠過後(二十歲)至到被趙溫起用(二十七歲),都是隱居之時,但期間秘密與英傑結交,北會袁紹,掌握天下大勢,到為曹操效力時,已經掌握各大諸侯的底細和性格:如分析到劉表與劉備,面和心不和,所以不會偷襲許都,而及知曉孫策好單騎,將有會被刺殺的風險,這不是單單一句「推測」就可以說過去,這是要長期觀察,才可以作知一個人的性格,行事作風才可以分析,越多的情報,才可以作越準確的分析,從此可知,郭嘉隱居之時,所做的功夫是多麼可怕。

由鄧小平以國策行「韜光養晦」,打下國家提升基礎、而及諸葛亮郭嘉二人,少時隱居卻能知天下大事,出山即訂下應對之策,我們可以知道「韜光養晦」,並不是輕輕鬆鬆的說話,反而這條路,比起繼續曝光,更為困難,因為這個過程,一切不能高調,也不能動作過大,並同時候,需要主動出擊,各項工作和情報,不會像過去主動送上門,這是需要親力親為,去打下萬全的基礎,掌握一切資訊,而及如果說話,如何行動令港共放下戒心,不會引起他們的警戒。所以我才提出,質疑黃台仰或本民前,是否了解甚麼叫「韜光養晦」?因為以黃梁二人的現況,甚至本民前的情況,想好好的蟄伏,都是困難非常,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已經被不只一派親華派別注視,甚至有些人想從背後抽刀。

黃梁二人能夠理解「韜光養晦」嗎?

黃台仰和梁天琦,都是年輕而聰明一輩,就像當初初出道的黃之鋒,但由立會選戰的取態,決策,方向,及最後出來的亂局,就證明聰明,只可以應付一時,只有智慧才可以走得更遠,當初雨革過後,有人勸黃之鋒,先專心讀書,才從事政治,明顯他放不下,也不想低頭光環跌下,所以他選擇持續曝光,靜候機會,在政治爭取高地。對於黃梁,我希望他們好好看著黃之鋒,這個教訓,或者他好像係風光,但這只是堆砌出來,自決而不獨立,愛國卻不反共,縱使可以保存政治力量,但這些曖昧不清的人,去最後不是投共,便是送上門締盟,又或者死抱泛左支黃的光環,逃離香港,咬香港的屍體,去到外國成為「被壓迫象徵」,所以梁黃就算想與泛民,或自決派,甚至相關派別合作,也應該抱著放下姿態保持距離,無需要完全放下姿態,這點應向鄭松泰學習。

黃之鋒是一個例子,他為何還要活躍?應該他無法回頭,我相信黃梁二人都有這想法,走上這條政治路,走上一條主張獨立的路,就好難回頭做普通人,但如果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或以政治維生,就會如黃成智,劉千石之徒,其實對兩個二十出頭的人說以下的話,有點殘忍,但必需說,他們會面對的情況,他們必然會被「犧牲」,例如暴動罪的牢獄,生活被打壓,親人承受的壓力,對未來的迷惘,面臨朝不保夕,種種壓力將會大大放在他們二人身上,有些人會承受不了,退出政壇,但如果退出政壇便難以生活?就走上泛民老大哥的路,力壓新人,把持意見。甚至,轉投敵陣,變成愛國民主派。如我所言,「韜光養晦」可長可短,但可預見未來兩至三年,我們必須面對廿三條等法案來臨,樂觀的話,我們有三年預備,但三年夠嗎?甚至,我們再想多一步,廿三條成功立法的話,「韜光養晦」要如何走?

「韜光養晦」,不是一人之計,可以說是影響後人的策略,或者黃台仰說這句話時,會覺得自己二十多歲,應該沒有影響吧?但如果未來時勢迫自己下台,又或者因時勢而放棄話語權,或從第一線,真真正正退到二線,甚至嚴重一點,未來我們這輩,會因為政治罪名,被保外就醫,甚至軟禁呢?「韜光養晦」並不是為了一代人,而一兩代後人,甚至更多,我們這代,就算多年輕都好,是時候,要抱著「前人種樹」,去行「韜光養晦」之策,我們要做的事,是打好基礎,讓後人在基礎去完成我們的意願,這個才可以對得起,這班受訪的年輕人,認為香港獨立是可行,我們要讓現在十多歲這班年輕人,看到可能,看到希望,否則「韜光養晦」,只是潛水龜縮之策。

我好希望黃台仰說這句話,不是覺得「韜光養晦」這四個字,好似幾適用,所以信手拈來而說話。雖然我都沒有太大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