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遳
《正字審查》:「遳遳脆」。「遳」,讀「岳」的上去聲,近「喔」音,是「脆弱」的意思。舊時,廣東話裏,有「花生脆」一詞。
《廣州語本字•卷十二》花生遳遳脆:遳者,脆也。俗讀遳遳若岳岳。《魏都賦》稟質遳脆。《注》:『遳亦脆也。』遳與㛗同。《集韻》遳,祖臥切。
謬誤辨析:遳,《廣韻》七戈切,擬成粵音/ts’ɔ1/。孔仲南「俗讀遳遳若岳岳」審音有誤,彭志銘只是因襲其說。

13、斨
《正字審查》:「唱錢」的「唱」,正字是「斨」。「斨」,本讀「嗆」,原是「斧頭」意的名詞,因它用來「斨銀」,遂變為動詞;詹憲慈的《廣州語本字》,有「斨銀」一條:「斨者,分散整為散也……斨銀者,如以斧分之也。」古時的銀兩,要用斧頭砍劈打散的,故此,「斨銀」,又叫做「打散」。
《廣州語本字•卷二十九》斨銀:斨者,分散整為散也。俗讀斨若咳嗽曰嗆之嗆。《詩•七月》傳:「斨,方鞏斧也。」疏云:「斨即斧也。」斨銀云者,分整為散,如以斧分之也。《唐韻》「斨,七羊切」。
謬誤辨析:斨,《廣韻》七羊切,擬成粵音/ts’œŋ1/,並非/ts’œŋ3/,詹憲慈審音有誤,其解釋「斨銀」只是說「如以斧分之」,且為無本之談,彭志銘不識審音,又發揮詹憲慈之說為「古時的銀兩,要用斧頭砍劈打散的」。

14、詒
《正字審查》:「說謊」的「講大話」之「大」字正寫,其實是「詒」,它讀音「大」,是「欺騙」的意思。
《廣州語本字•卷十一》講詒話:詒話者,妄言紿人也。俗讀詒若大。《說文》詒,相欺詒也。……廣州謂以言欺人曰「講大話」,,大話者,詒話也。詒音殆,故轉為大,寫作大,則字之誤也。俗不知大話本為詒話久矣。(筆者按:篇幅過長,僅作節錄。)
謬誤辨析:《說文》「詒,相欺詒也」。《廣韻》「詒,相欺,徒亥切」。「詒」作動詞解「欺騙」時,粵音/t’ɔi5/。詹憲慈「詒音殆,故轉為大」殊欠音韻論證;「詒」作「欺騙」解,乃是動詞,詞性不合;「大話」常見於古籍文獻,「詒話」無例可援。彭志銘只是因襲詹憲慈的錯誤考證。

15、侮
《正字審查》:「妹仔」,是廣東俚語,指「年幼的小婢女」,書寫也是「妹仔」;誰不知「妹仔」的「妹」字正寫是「侮」,為古時對奴婢的蔑稱,《方言》:「侮,奴婢賤稱也」。又「秦晉之間,罵奴婢曰『侮』。」
《廣東俗語考•釋名稱(上)》侮:俗稱奴婢為妹。字本作侮。『方言』臧甬侮獲。奴婢賤稱也。秦晉之間。罵奴婢曰侮。今訛為妹。
謬誤辨析:《方言•第三》:「秦晉之間罵奴婢曰侮。」《廣東新語•卷十一》:「小婢媵曰妹仔。」「侮」粵音/mou5/,「妹仔」之「妹」粵音/mui1/,殊欠證據以考二者關係。

16、𠇗
《正字審查》:「揸腰」,即衣服在腰間的位置,要特別收窄,而「揸腰」的「揸」字,正寫是「𠇗」。「𠇗」,是「兩頭寬,中間狹」解。「𠇗腰」,不一定是「訂製衣服」的專有名詞,凡物件兩頭寬,中間狹者,如葫蘆花樽,也可叫做「𠇗腰」。
《廣州語本字•卷三十六》𠇗腰:𠇗腰者,兩頭大、中間小也。俗讀𠇗若山楂之楂。《周禮•形方氏》注:「正之使不𠇗邪離絕。」疏:「𠇗者,兩頭寬、中間狹也。」今謂物之兩頭寬、中間狹者曰「𠇗腰」。《集韻》:「𠇗,枯瓜切。」又俗語有曰「𠇗頸」者,言束頸至纖小,兩頭寬中間狹也。
謬誤辨析:𠇗,《廣韻》苦瓜切,擬成粵音/k’wa1/,並非/ts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