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折衷,我要曾俊華 

二十來歲的少年直言第一天上班,上司黃氏主動邀請吃午飯。黃上司知道直言在大學主修政治,於是投其所好,一邊步行至附近茶餐廳,一邊談起鬧得熱哄哄的特首選戰。

「你覺得哪位候選人有機會勝選?」黃上司問。

「哪個勝出都沒分別吧!反正是『上面』欽點,我們無法揀選。」直言坦率回答。

黃上司皺皺眉,擺出一副老江湖的口吻:「話雖如此,但我始終覺得薯片機會大些,奶媽裝腔作勢,選情不太理想。」

直言不知上司為何這麼肯定,說:「很多建制派選委都表態支持林鄭,中聯辦還著手替她爭取提名,怎會選情不理想?」

話尚未講完,黃上司已出口打斷:「你入世未深,不知中共權鬥複雜,也很難怪。現在擺明車馬習主席不妥張德江、張曉明等人,中聯辦假傳聖旨幫奶媽黃袍加身,習主席英明,來個斧底抽薪,先用《成報》天天炮轟,再叫薯片『眾籌』積聚民意。一旦奶媽勝選,而民意傾向薯片,中央未必會任命奶媽做特首。」

黃上司自我陶醉著,直言卻認為他有點一廂情願。

「你讀政治,有捐錢支持薯片嗎?」

直言只覺好笑,薯片錢多的是,根本不用大家大破慳囊。想到網上流傳一幅改圖,「多謝咁多位老闆」,上司不是蠢到捐錢吧!

「我昨日捐了一千多元,又呼籲親朋戚友捐了數千,我們都投了票,你也要略盡綿力為香港,知不知道?哈哈。」

直言眼望這個西裝筆挺的中年胖漢,突然感到一陣嘔心。他很可憐,真的很可憐。原來賺錢最多、身處高職不代表智力正常。

街邊電視播放著薯片公佈政綱新聞片段,以「八三一決定」為起點重啟政改,跟廿三條立法同步進行……

「撤回『八三一決定』,我要公民提名。撤回『八三一決定』,我要公民提名。」

兩年前流下的血與汗,今天換來瞓身支持薯片,「我要曾俊華」,直言不禁流下男兒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