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偽正字禍港錄:彭志銘《正字審查》(2)

7、誁
《正字審查》:在旁助人歡樂的「戥人開心」的「戥」字正寫是「誁」。「誁」,粵音「鄧」,是「助言」和「幫腔」的意思,再引申為「代入人家情緒起伏」之狀態。
《廣州語本字•卷十一》俾把口誁住我:誁者,助也。俗讀誁若鄧。《字彙》:「助言也,補梗切,跰上聲。」我有此意而人如我之意申言之,廣州謂之誁,又俗有「誁你歡喜」之語,謂助汝歡喜也。歡喜而曰助,猶言參加也。
謬誤辨析:「補梗切」擬成粵音/pɐŋ2/。詹憲慈「俗讀誁若鄧」殊欠解釋,彭志銘一味因襲。

8、憞
《正字審查》:「憞」,音「敦」,是「怨恨」、「憎惡」之意。「憞」,本是個名詞,「仇恨」和「怨氣」也,但套在「憞起個款」一詞裏,卻轉化為「動詞」,解為「裝腔作勢」之貌。
謬誤辨析:憞,《廣韻》徒對切、隊小韻,粵音應為/tɵy6/,音不合/tɵn1/,「轉化為動詞解作裝腔作勢」云云,毫無證據。

9、齃
《正字審查》:「鼻哥」的「哥」字正寫是「齃」,《廣韻》注音為「烏葛」切,《說文解字》:「鼻莖也」,即「鼻樑」解。《玉篇》:「齃,與頞同」。「頞」,粵音「壓」,與「哥」音差天共地,但「頞」的國音「餓」(或「惡」),就有點「哥」音了!
《廣州語本字•卷七》?住鼻齃頭直行:?者,直向之行也。俗讀?若二門口聽銃之銃。《廣雅》「?,當也。」齃者,鼻莖也。俗讀齃若哥。《說文》齃,鼻莖也。
謬誤辨析:齃,《廣韻》烏葛切、遏小韻,粵音應為/at8/。詹憲慈「俗讀齃若哥」殊欠解釋,彭志銘強作解人。

10、杘
《正字審查》:為何「盜匪」會叫「墨七」的呢?「墨七」的「七」音字,正寫是「杘」,原指「器物之柄」,當與「墨」字連用時(即「墨杘」),便是「狡詐」、「無賴」之意。單一個「杘」字,是「獪」也,即「奸猾」、「不老實」解。
《廣東俗語考•釋名稱(上)》杘:—音七。『方言』小兒多詐而獪。謂之墨—。江淮謂之無賴。
謬誤辨析:《列子•力命》:「墨杘、單至、嘽咺、憋懯,四人相與游於世,胥如志也。」張湛注:「墨,音眉;杘,勑夷反。默詐之貌。」《方言》:「央亡、嚜杘、姡,獪也。江湘之間或謂之無賴。小兒多詐而獪謂之嚜杘。」《集韻》:「墨,旻悲切,音眉。墨杘,默詐貌。」
綜上,「墨杘」(或作「嚜杘」)粵音應為/mei4 lei4/。孔仲南「杘音七」審音有誤,釋義本之《方言》則無誤,彭志銘卻以之附會「墨七」。

11、?
《正字審查》:「?」,音「滅」的上入聲,解作「摘」,即「採摘」也,這才是「猴子採摘茶葉」的「馬騮搣」之正字。
《廣東俗語考•釋動作(上)》?:—音滅上入聲。手斯曰—『唐韵』『集韵』子列切。摘也。又『唐韵』資悉切。音唧。粵亦有讀作覓入聲尖音者。
謬誤辨析:「子列切」粵音/tsit8/,「資悉切」粵音/tsɪk7/。孔仲南「?音滅上入聲」(mit7)殊欠解釋,彭志銘一味因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