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筆者曾撰文《正字亂象》系列,踢爆所謂「粵語正字」之真相,乃係二三不學無術之徒,老抄早年錯漏百出的粵語本字考著作,包裝成「正字」四處散播,甚或老作偽學術來「論證」一番,老抄老作,抄上抄,作上作,一錯再錯,「正字」不正確。
今再撰文三篇,考查「廣東話研究專家」彭志銘三本「粵語正字」書:《正字正確》(2006)、《正字審查》(2007)、《廣東俗語正字考》(2009),揭露偽正字之出處及辨其謬誤。

參考資料:
彭志銘《正字正確》,2006年初版,2015年第五版
彭志銘《正字審查》,2007年初版,2015年修訂版
彭志銘《廣東俗語正字考》,2009再版
詹憲慈《廣州語本字》,1924年完稿,因故至1995年始由中文大學出版
孔仲南《廣東俗語考》,1933年南方扶輪社出版,原書分上下兩冊,1992年上海文藝出版社合訂一冊重新影印出版

1、𡕷
《正字審查》:研究廣東字的巨擘詹憲慈先生在《廣州語本字》內,說「搵人」的「搵」正字是「𡕷」,因為「𡕷」,是「營求」解(即「經營求之」),這種「刻意尋求」,就是「𡕷」也!
《廣州語本字•卷五》𡕷人:𡕷者,尋覓也。俗讀𡕷若穩。《說文》𡕷,營求也。段玉裁注云:營求者,圍帀而求之也。帀而求之,則不遐遺矣。《唐韻》𡕷,朽正切。𡕷之切音為「朽正」,北方語讀之,其音近穩,以桂林語讀之,其音亦近穩。廣州謂尋求曰𡕷,讀若穩,音義皆古。或寫作搵,誤也。《說文》搵,沒也。《六書故》搵,指按也。「搵」無尋求之義。
謬誤辨析:夐,《廣韻》「許縣切,營求也」,粵音/hyn3/;又「休正切,遠也」,粵音/hɪŋ3/。詹憲慈以「朽正切」(同「休正切」)為「營求」,是以此音為彼義。「北方語讀之,其音近穩」亦非,《漢語大字典》「夐xiòng《廣韻》休正切,去頸曉。」詹憲慈審音有誤,彭志銘不識審音,只是因襲其說。

2、佚
《正字審查》:「有嘢唔見咗」的,不是「‘跌’了出來,找不著」,而係有「散失」、「遺掉」意的「佚」,這時的「佚」字,一定要唸作「跌」音,例如「佚咗個銀包」。
《廣州語本字•卷三十九》佚失銀包:佚失者,遺失也。俗讀佚若跌。《廣雅》「逸,失也。」王念孫曰:「逸、失竝通。」《君奭》「遏佚前人光」,《漢書•王莽傳》作「遏失前人光」,是佚即失也。今謂遺失曰佚,或寫佚作跌,非是。
謬誤辨析:佚,《廣韻》「夷質切」,粵音/jɐt9/。詹憲慈「俗讀佚若跌」殊欠解釋(其或以「佚」通「迭」/tit9/而言此),彭志銘只是因襲其說。

3、蔫
《正字審查》:「蔫」,音「淵」,本是「植物因失去水分而枯萎」,或「物不新鮮」的意思,並可作「食物經久而變味」解。
《廣東俗語考•釋食物》:蔫:—讀若淵。肉味變也。諺云。—猪頭有盲鼻菩薩。『說文』—菸也。菸萎也。萎則物不鮮矣。
謬誤辨析:蔫,《廣韻》「謁言切」、「於乾切」,擬成粵音均為/jin1/。

4、𣎳
《正字審查》:(「煎你層皮出嚟」、「煎皮拆骨」)「煎」正字是「𣎳」。「𣎳」讀音「煎」,本是「剝取大麻莖株的皮」,後引申為「將兩旁的皮分離」,簡單而言,就是「去皮」,即「剝皮」也!
《廣東俗語考•釋動作(上)》𣎳:—讀若煎。去皮曰—。『說文』—分枲莖皮也。『唐韻』撫刃切。『篇韻』澄知切。知煎雙聲。
謬誤辨析:𣎳,《唐韻》「撫刃切」,《集韻》「匹刃切」,擬成粵音均是/p’ɐn3/。(筆者按:《唐韻》未有輕唇音,「𣎳」、「撫」均屬滂母)又《篇韻》「汖,澄知切」,詹憲慈誤為「𣎳」的反切。彭志銘不作考證,一味因襲。

5、䏁
《正字審查》:「耳背」的「背」,正寫是「䏁」,讀「背書」的「背」,是「半聾」,「聽不清」的意思,《說文•耳部》:「䏁,益梁之州謂聾為,秦晉聽而不聰、聞而不達謂之䏁。」
《廣州語本字•卷五》耳䏁:耳䏁者,耳聽不明晰也。俗讀䏁若焙火之焙。《說文》秦晉聽而不聰,聞而不達謂之䏁。《唐韻》䏁,作亥切。
謬誤辨析:「作亥切」擬成粵音/tsɔi2/,「俗讀䏁若焙火之焙」殊欠解釋。

6、灺
《正字審查》:「火屎」者,即「火燒後,餘下未熄滅的、未成灰燼的小火屑」,翻揭《廣東方言》一書,赫然見這個「灺」字,音「屎」,是「燈燭餘燼」的意思,「灺」國音「泄」,國語人讀「泄」,近音廣東話的「屎」!
《廣東俗語考•釋地理》灺:—音屎。火燒過者曰火—。粵有飛天火—之諺。『唐韻』音斜上聲。『說文』燭—也。『李商隱詩』燭—燈光奈爾何。(筆者按:《廣東俗語考》又叫《廣東方言》。)
謬誤辨析:灺,《廣韻》「徐野切」,邪母馬韻,擬成粵音/ts’ɛ5/,李卓敏《李氏中文字典》注音/sɛ2/,周無忌、饒秉才《廣州話標準音字彙》注音/sɛ3/。孔仲南「灺音屎」審音有誤,彭志銘又強為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