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勢洶洶的「梁振英 2.0」

林鄭要建立「管治新風格」,主張「與民共議」。

根據過往硬推政改及西九故宮經驗,「共議」的「議」究竟是有商有量的雙向互動溝通,抑或單方面各說各話,大家可以猜想。加上以「好打得」形象自豪,指斥周永新教授的研究心血受到主觀情緒影響,所謂「新風格」,極有可能是強硬路線的掩飾辭,其語言偽術造詣果然與 689 一脈相承。

她又要政府做好促進者,以及推動者角色,「為百業拆牆鬆綁、利便營商」。政府角色加強,擺脫往昔「小政府,大市場」狹隘思維束縛,無可厚非。問題是,當港共政權一面倒向中國大陸靠攏,「利便營商」的「商」究指港商還是紅色資本?左翼自由主義目前必須扎根於「港中區隔」、「香港人優先」上,否則勉強實行只會迎來更嚴重的赤化。糖衣毒藥,奶媽都算歹毒。

發展「理財新哲學,政府必須善用資源,投資未來,回應市民訴求,讓大家能分享經濟增長成果」,言下之意就是有扶貧助弱措施,卻不提供如全民退保般劃一經濟生活保障。開拓土地乃689拿手好戲,發展經濟為今年 1 月《施政報告》「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之延續。配合大打基層牌,重申自己兒時與家人租住灣仔唐樓單位。如斯畫面,不是有點似曾相識嗎?

「梁振英 2.0」來勢洶洶,薯片出「眾籌」回敬。有網民說:「我捐左錢,當投左你一票架喇;鬍鬚叔叔加油!」令人想起中國政局昏暗時常有人加倍捐錢予佛寺替自己造福。自我安慰,原來阿Q懂得,香港人也懂得,真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