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無知香港人 打家劫舍曾俊華

以「慈善家」比喻愚蠢港人,絕非讚譽他們慈悲為懷的心態;而是讉責他們那種自以為是、自我救贖、填補心靈內疚的狀態;一切也只是滿足自己的自私行為。

 

一種「一方有難,百方支援」的精神,每次賑災,港人從不缺席;尤以九一華東水災到五一二汶川地震,甚或乎某某機構的定額捐款,無疑有一種社會現象,港人捐錢只是自我救贖的行為,將自身的罪惡感以做善事作化解。事實上,他們從不會了解款項何去何從,不論是無知的「林鄭」、甚至笨拙的「港人」,做善事也只是一場熒幕上的表演而已。

 

更甚的是,一直呻窮呻通賬的港人,忽然化身成百萬富翁,半日將善款數字推至一百萬,那九千一百六十四名的捐款者是誰,無需刻意追查;這場黑暗的小圈子選舉,只有一千二百委員可投票;換句話說,那些不知所謂的捐款者即是手上沒有投票權,究竟這場選舉又與你何干?顯然這一角幾毫對選舉毫無改變,難道你捐錢又可以令到曾俊華對抗中共?

 

當他說出「香港屬於每一個香港人」的時候,他表明推動廿三條是憲法責任,更甚表明「是非不分」宣揚港獨的人是不懂香港;他所說的香港人明顯有篩選,所營造的香港純粹滿足黨要求。換句話說,他只是裙下之臣,黨的傀儡而已。當然,那九千一百六十四位捐款者純粹捐款支持就算,豈會用腦思考。

 

港人盲目救濟已步入了一個惡性循環,無知的港人卻一直自我陶醉,任由打家劫舍的賊人宰割,直至毫無反抗的狀態。這是香港人的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