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經常聽著方力申的ABC君。

 

每段感情接近完結的時候即將被拋棄的一方大概都會感受到一點不妥。有人會選擇死命苦纏,希望在最後一刻令對方回心轉意;有人會選擇離去,而ABC君這首歌就最適合這種即使心再痛仍願意放手的那種人。


「你沒有講出意願 你的身體都說得很清楚」這歌詞大概能解釋為何對方努力保持平常一樣,你亦能看出端倪:突然對牽手顯得不自然,力度有所改變、不再在電話裡說個不停,每次說沒幾句就推搪要睡、吃飯時沒有再專心跟你二人世界,而是拿著電話看個不停。也許對對方而言是個微不足道的小舉動,但你卻能清楚感受到對方正離你而去,因為你整顆心都放到對方身上,對她的了解甚至比對方自己要多。「你要愛得進步 便盡力發掘 談情全為進步 你會控制得到」當對方站在你身邊卻挑望遠方,渴望自己能更進一步,你此刻才起步追上已經太遲,因為對方再沒有等你的心意。愛的感覺早已失去,那又何必要等一個曾經相知的陌路人?


當你發現你們已經走到盡頭,也許你想大喊一聲「但我極明白我 實在沒法抽身愛下個」,只不過最後你還是忍在心底裡沒說出來,因為你知道「你每日也比較在計分 再合襯 我發現我都只屬次等」,自己在對方心目中永遠不是最好的一個,在這一段相愛的時光也許早就知道沒有未來,既然如此倒不如把心底的不捨瞞著對方,然後說出一句「去握手會比拖手使你愉快得多 快為實現野心 放下我」。你再不捨得對方也好,一段只靠單方面維繫的關係沒有半點愛在裡面,有的只是痛苦、傷心、還有眼淚。一起只會落得兩個人痛苦的下場,那倒不如放過對方,讓自己一人承受所有的痛,就算你再不願面對,這卻是唯一的方法。


「誰能陪伴旅行 自問沒有福份 我沒強項愛人 不要為我忍」你深知自己除了真心愛著對方就沒有特別吸引的條件,曾經雙方都期待著的旅行最後只餘下放在枱頭的機票,甚至只有留在電腦的行程資料。你未知到下個陪對方去旅行的是誰,只知道永遠不會是自己。連一個旅程都無法放心與你一起,又從何談上雙方的未來?當你在晚上想著跟對方如何漫步沙灘或者品嚐地道小食時,對方卻許買下一張機票的勇氣都沒有,這樣的關係你知道無謂再忍,只是放手二字到了口邊卻又說不出來。放棄自己最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C君階級很高 D君即使未到 但我沒能耐 根本不可使你自豪」當你覺得你也許連未來的對手都比不上,你已經沒能放下一絲信任在這段關係當中,對方接一個電話打一則短訊都可以引來你的猜疑。你拼命拉著任何連繫著你們的線,卻無阻對方的心愈走愈遠。「你要愛得進步 沒義務繼續停留 來吧去做 你有你野心 我阻不到」你終於明白到這就是你最後能為對方做的,鬆開了手,任由對方一去不回,自己則坐在原地,默默看著對方消失在自己的視線。

 

「算吧 為發揮你潛能 我的犧牲 最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