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當奴侵上任不到兩個星期,第一項重要政策出爐。他競選時說過歐洲在難民問題犯了大錯,為了保障美國國家安全,必須把恐佈分子拒諸美國門外。上星期五(1月27日)他簽下行政命令,除了下令美國暫停收容難民四個月外,還包括對敘利亞等七個中東國家公民落閘,不准他們入境美國。已經得到美國居留權(俗稱綠卡)者亦不例外,如果他們身在海外,要向身在地的美國領事館再次申請入境,不保證一定獲批。

支持和反對新入境政策的觀點,不外乎幾點。支持者看到歐洲收容難民後不斷受到恐佈襲擊,擔心美國快會同一命運,所以寧枉毌縱,謝絕所有難民和那些來自中東的回教徒再來美國,減低美國人受襲機會。這是擁有普通常識的人都會明白的道理。反對者覺得,美國立國精神就是收容外來移民,美國對其他國家國民落閘,是嚴重遺反美國立國原則,必須堅決反對。空談立國理念太不切實際,假設當奴侵真的為了國家安全,推出新政策意圖減低恐佈分子對美國的威脅,但是你一人以為天下令,有殺錯無放過把那七個國家的國民都拒諸門外,標準又是什麼?為什麼特別針對這七個國家?有什麼理據直指這七國國民特別危險?

實情是,那七個國家,敘利亞、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索馬利亞、也門、蘇丹,2001年九一一紐約雙子塔襲擊以後都沒有國民涉及令美國人死亡的美國本土恐佈襲擊,反而在九一一騎劫客機的十九個恐怖分子,分別來自沙地阿拉伯、埃及、黎巴嫩、阿聯酋這四個中東國家。這四國的國民,卻在今次入境落閘不受影響。尤其是沙地阿拉伯,基本是襲擊美國恐怖分子的溫床,發動九一一襲擊的頭號人物拉登,就是出身沙地阿拉伯一個富商家庭,和沙地皇室關係密切。沙地阿拉伯在美國的留學生,數以萬計,去年取得沙地國王獎學金在美國大學唸書的沙地學生就有六萬個。當奴侵口口聲聲為國家安全,只封殺中東七國國民,卻把數以十萬計同樣有威脅的其他中東國民留在美國,用他落閘以保國家安全的邏輯來看,新入境政策又怎能真的保障美國國民安全?

說到尾,這其實只是為了兌現選舉承諾做一場大龍鳯,令支持者覺得新總統有所作為,選舉時開出的支票可以兌現得到。其實,大家心知如果不是把所有伊斯蘭教徒逐出美國,根本不可能根絕伊斯蘭國或其他以襲擊美國為號召的組織,在美國本土發動襲擊的可能。既然只是程度上的問題,在支持者的心理上,少一些潛在恐佈分子入境美國,也是好事,所以當奴侵選了幾個美國這幾年空襲過、和正在打內戰的中東國家祭旗,對美國在中東的盟友沙地阿拉伯、埃及和阿聯酋隻眼開隻眼閉,在政治上是明智之舉。

這個入境禁令對香港人沒有什麼影響,不過在香港一眾逢侵必反或逢侵必撑的花生友,請緊記:美國不是香港,美國是全球的第一超級大國,用香港的困局看美國的問題,只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美國總統不像香港特首有「超然地位」,美國人可以控告當奴侵的行政命令違憲,美國也沒有一個共產黨組成的人民代表大會,高高在上的把美國憲法解釋一次,再叫美國法官聽話判案。當奴侵不是狂人,稱呼他做「狂人總統」只表示閣下受香港傳媒影響太深;他的獨裁作風,在美國的政治制度,還有不少機制予以制衡,他想把美國公民像中國蟻民般統治,是異想天開。至於那些對強人政治期待已久、希望強人出現擊退中共威脅,帶領香港走出生天的本土派支持者,所謂「舖舖清」,不妨在當奴侵真的迫令黨中央習大帝俯首稱臣時,才搖旗吶喊歡呼喝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