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香港政局嘅五個矛盾

最近兩三個月,政治風向在變,但係乍暖還寒,一時之間,信息混亂。梁振英放棄連任,曾俊華成功辭職,顯示強硬路線後退,但之後出現梁氏繼任人,卻又將戰線推前。同時,令香港人離心嘅「剿匪」行動仍未停止,最近張敬軒錄完節目都出唔倒街,繼而被官媒批判,就係例子。混戰之下,唯一確定就係藍營內部經已分裂,而且幾個派別都覺得今次選舉,將影響香港路向,所以投入比前幾次選舉更多嘅資源。

 

幾個月之後,當一切塵埃落定,政局能否降溫,實際上在乎北京認定邊個係自己人。依條敵我戰線,實際上係二十年來政治困局嘅源頭。主權移交初期,民建聯同民主黨分別統領光譜兩端,如果當日一方面開放制度,俾兩黨輪流執政,一方面制度設計偏向大黨,或者香港民主政治已經走上正軌。但係就係因為國策限定民主黨只可以做忠誠反對派,係制度上剝奪佢地嘅執政機會,先令民主黨嘅民主回歸路線破產。後來嘅泛民碎片化,本土同港獨主張抬頭,係民主回歸路線失敗之後,其他人搵出路嘅自然反應。

 

梁特五年之後,香港社會已經疲勞,所以曾俊華同胡國興都主打「與民休息」,以緩和社會氣氛。但係休息之後,根深蒂固嘅矛盾只會重新浮現。而且,相比二十年前,中港矛盾戰線,已經擴展到好幾方面。

 

A:民主政治。依個係深黃同淺黃嘅主要共識,認為需要政治改革,以落實民主制度。

 

B:法治係黃營同淺藍(商界)嘅交合點,因為維持原有法治、公平、自由等對雙方都有利。法治保障普通巿民嘅人權,但亦保障資產價值,令執政當局唔可以隨意改變政策,影響資產價格。

 

C:營商環境。香港原來嘅營商環境,同鄰近地區嘅「鬥獸棋」制度係兩回事。係某個經濟體,國企比民企厲害;而國企之中,又以央企比省企厲害,省企比地方企業厲害;一般人選擇產品同服務,都係牌頭優先,而忽略產品質素。實際上,同外地資本主義嘅擇優而存係兩回事。

 

D:小中華文化。依方面最表面嘅體現係粵語同正體字廢存,但亦包括幾十年來香港其他承傳。到底係「八年抗戰」定係「十四年抗戰」?到底鄭經係反清復明嘅英雄,定係反抗朝廷嘅亂臣賊子?孔子嘅仁義禮智,係啱定唔啱?到最後,成個議題嘅爭論點就係:香港人嘅中華認同,可唔可以獨立於北京嘅詮譯?換句話講,香港嘅文化傳承,可唔可以用日、韓、台模式,成為自成一格係小中華體系?北京甚至鄰近地區嘅人民,又會唔會有雅量,係政治從屬不變嘅狀態之下,承認同尊重香港嘅小中華體系?

 

E:狹義香港民族論。香港民族論可以有完整嘅遠古神話,主軸就係香港人源自百越文化,而非黃河文化,到漢朝仍然係獨立國家。經濟模式而言,香港屬於許信良一系所提倡嘅海洋華夏文明,歷代以高風險高回報嘅貿易起家,而非內陸華夏嘅農耕經濟,故此明朝倭寇,清朝張保仔,甚至英殖之後,香港都係因為華夏朝廷海禁,而被迫游走係華夏制度嘅邊沿。英殖之後更有獨立於大清嘅歷史,故此分裂出獨立身份認同。

 

以上矛盾,部份係過去五年鬥爭文化之下嘅反應,部份係根深蒂固嘅港中矛盾,而唔同光譜嘅陣營,係每一個矛盾嘅立場都有所唔同。依一刻,香港經歷緊嘅風向改變,其實就係辯論「愛國愛港」嘅光譜可以有幾闊。悲觀如李怡或鄭立,就相信共產黨對以上五個矛盾,都有定論,只要反對任何一項,政權都認為你唔算愛國愛港,係搞港獨。何韻詩同張敬軒「被港獨」,就係因為公開支持A(民主),加上明星身份,影響力較大,就被對方以港獨為名,肆意封殺。

 

另外,深藍同淺藍分裂,觸發點固然係2012年選舉,但係令分裂成為常態,其實係源於兩者係B同C企係對立面:深藍想將香港嘅政治經濟同鄰近地區完全接軌,但係淺藍希望捍衛法治同自由營商,以保障淺藍集團嘅利益。

 

練老嘅「大中華港獨」論,就係預測好多認同ABCD而反對E嘅人(大中華膠),最終為左捍衛ABCD,只可以轉為支持獨立,成為一邊認同香港人係中國人,但又一邊爭取政治自主。筆者之前寫《淺黃陣營的諸神之黃昏》,背後假設就係溫和派特首,最理想都只可以捍衛BCD(法治、營商環境、港式小中華體系),最終會因為A(民主)而同淺黃決裂,又因為E(香港民族論)而需要向深黃開刀,到時香港政治氣氛,將會再次收緊。

 

所以,未來幾個月食花生之餘,觀察各陣營嘅立場,適宜用以上五個矛盾,衡量各派嘅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