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的心腹大患 – 自然獨世代

我曾經說過,不論國民黨、共產黨、一眾大中華主義者,都需要一個任何形式的「強大中國」,而這個「中國」定義,就是清末民初定義的中國,也即是以五大族為基礎的「中華民族」、承繼所謂至古而來的正名道統的 「中華文化」,只要動搖其中一項,台蒙疆藏港東海南海等地,就是大中華崩盤之日。

中共國力提升,原本好像令很多人,因為經濟利益,而願意歸順中共腳下,又或者大肆向中共或其領導人示好獻策,但港台一場雨革、一場太陽花,新疆令中共發現,現在這班人是會順從中共,但當這班年輕人,走進社會,當上領導時,誰人可以確保這群人,不會反抗中共?這個就是近年,中共對蒙港台藏疆,由鬆轉緊的關鍵。

中共將是最後的大中華一統政權?

這個問題,不只對中共,還對所有大中華主義者,就像一個噩夢,現今這個「中國」是他們的權力來源,他們可以向俄羅斯妥協;可以向日本談共同合作;可以在南海時而拳頭,時而和談;唯獨對「蒙疆藏台港」及「一個中國」,他們絕不能妥協,也不矇糊,他們底線,是不可分離,否則留地不留人。

其實這點,只要翻查「中華民族」的起源,其實它的存在,只是為了鞏固晚清統治其他民族的正當性,並配合當時「民族國家」的潮流下,所產生的概念,連當年的孫文,由原本的「驅逐韃擄」,都轉為「五族共和」,都是看到,如果不把這些「大族」結合,到時候就無法取盡「晚清」的版圖與利益。

中共現在面對的情況,就是「蒙疆藏」三個民族,受到中共不斷打壓,文化清洗,不斷殖民下,他們已經對「中華民族」的認可,不斷減少下,中共不斷加強監控手段下,反抗都不斷出現,而港台兩地的年輕人,因為價值觀與前景問題下,由過往幾十年來,「獨立」最多是一個選項,轉為「獨立」是一種出路,這個是難以逆轉的情況。

這局面,會令到現今「中國」其中「中華民族」、「中華文化」兩個支柱,受到嚴重影響,如果疆藏蒙三國,都出現獨立或異動,中華民族的認受性,將會大打折扣,更嚴重影響,對於中共政權是否「正名」地統治三地,是會受到打擊,更重要是象徵從清朝及國民政府,承繼的政治利益,國土疆界,也逐漸失去作用。更甚者,如果中共平定不了,這些情況,隨時更進一步是影響雲南、廣西、青海等壯族區域,再嚴重一點,就是粵港台都可以受牽動,最壞局面,就係共產黨後無中央。

寧擁護中共莫失大一統?

這樣分裂的話,對好多大中華主義者來說,是絕對的惡夢,因為他們的理想,是將中華學說,帶回到政治思想,學術主流當中,從而力抗西方學術思想,但如果,失去了「強大的中國」,這件事,是無法做到,即是等於如果當年英國不強大,沒有這樣多殖民地,又如何令英國文化及英語,成為世界主流,從而,令之後的美國,在承繼英國的遺產,得以影響世界。

所以中國分裂,對大中華主義者,是絕不可以發生,失去統一的中國,或者會有好多政權,或地方,甚至人士自稱「正統」,「道統承繼人」,但他們沒有現在中共的權力,影響力,財力,令他們心中這套「中華學說」,與西方抗衡,要明白學術界好,文化界,要宣揚文化,到最後都講錢和權力,缺一不可,無錢你就不可能專注做文化工作,無權你就無法讓自己的學說,滲透在教育,文宣等等各方面意識形態。如果不談這兩項,就是需要人力,心血,犧牲時間一代又一代去等。問題在於,中華文化,雖然港台,或海外華人都有保存承傳,都正如我之前所說,他們的「核心思想」,他們的政治,學術,文化都主要是承襲西方思想,而「中華文化」只是其中一部份。

如黃霑,他是共認的反共人士,但到晚年,他都是維護了中共,應該說,維護「祖國完整」,所以他支持二十三條,因為在他們這輩,還會記得,如果沒有「強大的中國」,華人就會受到欺壓,國土會分裂等,所以他們會選擇和中共合作、妥協,目的就是不想失去「強大的中國」、「完整的祖國」

自然獨的世代

相對之下,近二三十年,台港兩地的年輕人(年齡約三十五歲至十八歲),他們已經對「中華」、「祖國」的感情,並不如大中華主義者的深,應該說,他們不再是盲目地,信仰一種文化,因為他受到西方歐美影響,大於中華文化,更重要是,港台兩地,經過百年分裂,加上中共赤化威脅下,三地間已經出現一個巨大的「價值觀」分歧,對前人來說,他們還有「大中華」、「歸鄉」、「祖國」這些情義結,但對這班年輕人來說,他們的根,不再是「中國大陸」,而是香港,台灣兩地。

這個是難以挽回情況,因為他們已經有了這種思想,正如十八至十九世紀的民族思潮,當每個地方,每個族群,都有了明確的「民族意識」,他們便會群起爭取自己的權益。眼下疆蒙藏,本身有自己的文化、民族,宗教並不是源於「大中華」,加上他們的聚居地,也不是傳統中華版圖,所以他們的獨立意志,一直是中共的最擔憂,也是一直加強殖民的原因。

而港台兩地就是源於中華,但因中国赤化分隔,而衍生自己的文化和價值觀,縱使有人主張兩岸三地同源、中華優越論,邦聯論述(注:意指由七十年代開始),互助互利等等,去加強兩地人民,對於「中華」的歸宿感,但問題在於,兩地是享受著「西方文明帶來的發展」,這個因素,也是拉開了自然獨世代,和大中華主義者的想法,更重要是,兩者對於現今中共政權的看法,是不一致,自然獨其中一個成份是「反共」,對中共抱強烈敵意,和疑中態度。但對大中華主義者來說,共產黨是維繫中國的關鍵,就算對共產黨不抱好感,但為著中國領土,和中華文化承傳等,應該與共產黨共存,改變共產黨的思想,為大中華出力,實情是他們不願見,共產黨有任何萬一,引致中華文化,再無強權依靠,國土分裂,保不了華夏天下。

自然獨在香港

其實由台灣外交受壓力,兩岸關係不斷被冷凍,到香港的篩選事件到年宵民族黨與青政各被取締,這一切,都是源於中共和大中華主義者,如我開頭所言,如果再不打壓自然獨的勢頭,往後他們接手社會時,誰可肯定,他們已經被現實屈服,會因利而向中共跪下,還是堅持「獨立自主」,所以中共與港共對「獨立思想」的打壓,他們要營造,只要和「獨立」沾邊,就會受圍攻,正如香港的情況,他們不會理主張者是「抽水」、「認真」、「內鬼」,總之附和,就要打擊,你看看張敬軒有中共官方家底,而他只是主張保全粵語文化,和香港文化,都受到中共的打壓,因為他要讓香港人知道,和港獨有關者,他們絕不留手,從而孤立「港獨」

而香港的大中華主義者,他們就極力污名化,他們眼中「港獨」代表人士,或者主張者及政黨,以顯彰自己的正當性,他們會說這些人是偽獨,又或者是無知、柒、沒有文化、數典忘宗、美國內應、共諜、梁振英的棋子等等,藉著不斷的污名化,期望令大眾疏遠「港獨」,讓大眾流向自己旗下。只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縱使不斷的污名化,這些政黨和人物,他們也阻不了,已經認定「港獨」是香港唯一出路,這一群的民眾,他們不會理會梁天琦畏懼、黃台仰岸鳩、青政的柒事,因為「香港獨立」這件事,係無人可以騎劫,也沒有人可以爭奪其話語權,也沒有政黨可以像泛民承包,因為整個獨立事業,是由政黨和人物在前,群眾在後,只要他們有利獨立群眾自然支持,不利獨立就不會支持,就是如此簡單。不是那些大中華主義者,可以左右其意志。

問題在於,香港不像台灣,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台灣的自然獨世代,根源和地緣,而及歷史也比香港深厚,而香港已經身在赤化當中,港共不斷加強,與中共同化,向學童洗腦。人口不斷被中国人殖民,主流媒體淪為中共意識形態工具,辦學機構協助港中融合,在這種情況,香港自然獨世代,還可以延續多久?而這代人,又能否於社會有出頭天?這個兩個問題,是獨派應該要慎重思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