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偽正字禍港錄:彭志銘《廣東俗語正字考》(一)

前言

筆者曾撰文《正字亂象》系列,踢爆所謂「粵語正字」之真相,乃係二三不學無術之徒,老抄早年錯漏百出的粵語本字考著作,包裝成「正字」四處散播,甚或老作偽學術來「論證」一番,老抄老作,抄上抄,作上作,一錯再錯,「正字」不正確。
今再撰文三篇,考查「廣東話研究專家」彭志銘三本「粵語正字」書:《正字正確》(2006)、《正字審查》(2007)、《廣東俗語正字考》(2009),揭露偽正字之出處及辨其謬誤。

虓䰧

《廣東俗語正字考》:「丫烏」叫「?烏」,正寫是「虓䰧」。「虓」,本音「哮」,是「老虎的叫鳴聲」;「䰧」,讀「烏」上聲,是「鬼聲」,或「被老虎咬死的變成的鬼」。「虓䰧」者,有兩意,一係「鬼叫聲」,二是「鬼樣」。舊時,廣州兒童作鬼臉嚇人時,會大叫「虓䰧」一聲。
《廣東俗語考•釋名稱(上)》䰧:—讀若烏上聲。俗嚇小兒。輙曰虓—。虓虎聲。—鬼聲也。『說文』—鬼貌。今小兒作鬼臉嚇人。呼曰虓—。本此。
謬誤辨析:《廣韻》「虓,虎聲,許交切」,「䰧,鬼皃,荒烏切」。合成粵音,「虓」/hau1/,「䰧」/fu1/,音既不合,「虓䰧」之說亦毫無佐證,彭志銘只是因襲孔仲南之說,連「(䰧)鬼聲」(「鬼皃」之誤)亦照收之。

彳亍

《廣東俗語正字考》:粵語訓詁專家孔仲南在《廣東俗語考》一書內,指「彳亍」這個詞,粵音讀若「直摘」,是「行步之聲」。今天,「直摘」一聲,多用作指相機之快門聲矣!
《廣東俗語考•釋聲氣》彳亍:——讀若直摘。行步聲。左步為—。右步為—。『射雉賦』——中輟。與躑躅通。
謬誤辨析:《廣韻》:「彳,丑亦切」,「亍,丑玉切」。《集韻》:「彳亍,足之步也。」《潘岳•射雉賦》:「彳亍中輟。」徐爰曰:「彳亍,止貌。」張銑曰:「行貌,中少留也。」綜上,「彳亍」粵音/ts’ɪk7 ts’ʊk7/,意謂「小步走,走走停停貌」。孔仲南「彳亍讀若直摘。行步聲」,審音辨義均有誤,彭志銘則不識審音辨義,一味因襲。

?摩

《廣東俗語正字考》:廣東話說「慢」為「麼」(音),正字是「摩」。「摩」的解釋,除了一般所言的「摩擦」外,還有「迫」意,《廣韻》:「摩,迫也」。那說明「摩」,可解為「急切」,即「迅速」、「快」也。本是「急快」的「摩」,何解會變為「慢」呢?這就是上述的反義字了,《番禺縣續志》:「廣州謂遲曰摩,蓋反言之也……猶以臭為香也。」「?」,音me,與「?」通,是「行路」之貌。
《廣州語本字•卷二十三》手摩:手摩者,手遲也。《禮記•樂記》:「陰陽相摩。」注:「摩,猶迫也。」《廣雅》:「迫,急也。」「摩」之本義為急,今謂遲曰摩,反言之也。《方言》:「苦,快也。」注:「苦而為快者,猶以臭為香,治為亂,徂為存也。」以摩為遲,亦此例也。
謬誤辨析:《廣韻》「摩:研摩,又滅也,隱也,迫也,莫婆切」,「迫:逼也,近也,急也,附也,博陌切」。「摩」本義「研摩」,「摩之本義為急」誤矣。「迫」既作動詞解「逼近」,亦作形容詞解「急迫」。《禮記•樂記》「地氣上齊,天氣下降,陰陽相摩,天地相蕩」,「陰陽相摩」謂陰陽之氣相逼近,「摩,猶迫也」乃「逼近」義,詹憲慈誤辨詞性,以為「急迫」義。「今謂遲曰摩,反言之也」,以當時對「反訓」研究未深,亦無可厚非。《廣韻》「?,行皃,文彼切」。彭志銘對「?(?)」的解說,音義均誤。

鶻突

《廣東俗語正字考》:「核突」一詞之原裝正本,早於漢代已曾出現,有說是「滑澾」(或「滑汰」),取其「道路泥濘,步履不穩」,那「泥巴糊狀濕滑」之貌。而宋元以後,眾多通俗文學,湧現了「鶻突」(鶻音「骨」)、「猾突」(猾音「滑」)或「滑突」等詞彙,全跟現時「核突」之意近似。誰不知,這「滑潺潺」之「鶻突」物,其正字是「糊塗」。《爾雅》:「糊,饘也」,凡用米、麥、粟磨粉加水煮成稠穠的,就叫「糊」。「塗」,是「泥漿」。「糊」加「塗」便是一坺(音pat)嘢,又叫「糊突」,留在廣東話裏,變音成「核突」。
謬誤辨析:原文解說,一塌糊塗,缺乏語言學素養之故也。「核突」用法有二:(1)形容使人惡心的滑溜物、糊狀物,如痰、膿等;(2)形容人的醜態、使人厭惡的表現。「滑澾」(或「滑汰」)謂「泥濘滑溜」,並無「使人惡心」義。「鶻突」、「猾突」、「滑突」、「糊塗」等,均是同一個聯綿詞的不同寫法。聯綿詞的兩個音節之間,並無意義關聯,只有聲音關係,因此古籍用字非常混亂。「鶻突」亦作「猾突」、「滑突」等,該詞的塞音韻尾在宋代開始脫落,乃有「胡突」、「糊突」、「胡塗」、「糊塗」等寫法,各寫法均是前為匣母字、後為定母字。「核」也是匣母字,今有/hɐt9/、/wɐt9/二讀,從語音推測,「核突」的語源可能是「鶻突」,保留了入聲的語音形式,詞義卻難見關聯。

?韌

《廣東俗語正字考》:「煙韌」的「煙」,正字是「?」,古代字書《玉篇》和《廣雅》皆指為「堅」也,《博雅》解為「固確」也,與「韌」同義。
《廣東俗語考•釋情狀》?:—音胭。韌也。『玉篇』堅也。『博雅』固確—也。
謬誤辨析:?,《廣韻》苦閑切,慳小韻,粵音/han1/。孔仲南「?音胭」殊欠解釋,釋義「韌也」亦誤。「韌」,《說文》「柔而固也」,《廣韻》「柔韌」,意謂「柔軟而結實」,與「?」義近而不同。

遴迍

《廣東俗語正字考》:「論盡」一詞。「遴」,音「論」,是「行路難」之意;「迍」,本音「准」,是「困頓」、「難移」之貌。「遴迍」,正好就是「處境困難,動彈不得」也。
《廣東俗語考•釋情狀》遴迍:—音吝。—音屯。粵有吝盡攣屯之語。『說文』—行難也—難也。二字雙聲。『易』屯如邅如。凡人命運不佳。動輙得咎者為屯邅。孿屯即屯邅之聲轉。
謬誤辨析:《廣韻》「遴,行難也,良刃切」,「迍,迍邅,本亦作屯,《易》曰『屯如邅如』,陟綸切」。合成粵音,「遴」/lɵn6/,「迍」/tsɵn1/。《漢語大字典》「迍:〔迍邅〕1.路難行貌。又單用義同。2.困頓。又單用義同。」孔仲南謂「遴」/lɵn6/、「屯(迍)」/tsɵn1/二字雙聲,一誤也;「屯邅(迍邅)」/tsɵn1 tsin1/聲轉為「孿屯」,二誤也。「遴迍」不見經傳,孔仲南未免穿鑿,彭志銘一味因襲。

?振

《廣東俗語正字考》:受驚過度或太凍而全身不斷顫抖,叫做「發tee騰」。「tee騰」,又叫「teetee騰」,是正字「??振」的音轉。
《廣州語本字•卷二》冷到??振:??振者,身寒而振動也。俗讀?若翄、或若衝突之突。謬誤辨析:《玉篇》:「?,寒身動貌。」《集韻》:「?,身寒貌,職日切,音質。」
「職日切」粵音/tsɐt7/。詹憲慈謂「?」俗讀若「翄」/tsi4/或「突」/tɐt9/,均欠解釋。彭志銘謂「??振」音轉為「teetee騰」,想當然耳。

輘輷

《廣東俗語正字考》:兩人有不可告之秘密,廣東話說為「有景轟」,正寫是「輘輷」。「輘」,《集韻》注:「閭承」切,粵音讀「鯨」。「輘輷」原是「群車行走之隆隆巨響」,現卻引伸為「有大事發生」,並要「秘而不宣」。
《廣州語本字•卷三十二》輘輷:輘輷者,聲之大者也。俗讀輘輷若經肱,或讀輘若檠、讀輷若桂林語之狂。王褒《洞簫賦》:「輘輷佚豫。」注:「輘輷,大聲也。」《集韻》:「輘,盧登切,音楞。」「輷,呼宏切,音轟。」俗或重言「輘輷」曰「輘輘輷輷」。
謬誤辨析:「輘輷」,粵音/lɪŋ4 kwɐŋ1/或/lɐŋ4 kwɐŋ1/,意謂「大聲」。詹憲慈所考乃象聲詞/kɪŋ1 kwɐŋ1/(或/k’ɪŋ4 k’waŋ4/),「輘輷」義合、音不合。彭志銘因之附會「景轟」/kɪŋ2 kwɐŋ2/(事情內有乾坤,不可告人之秘密)。二者應非一詞,只是偶然音近。

??

《廣東俗語正字考》:「認低威」者,即「認衰」、「認錯」也!權威無尚的《廣東俗語考》說:「??,讀若低威。自承無力要人扶持,曰認句??。」《群經正字》的邵瑛說:「此為提攜本字,今經典作提攜。」
《廣東俗語考•釋性質》??:讀若低威。自承無力要人扶持。曰認句——。『說文』跛不能行。為人所引曰——。
謬誤辨析:段玉裁《說文解字注》:「㝿不能行,爲人所引曰??。曡韵字也。與提攜義相近。」
「認低威」猶言「甘拜下風」,「威」謂「威風」,粵語或曰「威水」,並無問題。孔仲南之說誤矣。邵瑛《群經正字》已說是「提攜」本字,彭志銘既引之,仍是附會「低威」。

衋心

《廣東俗語正字考》:「激氣」和「激心」之「激」,正寫是「衋」,作「悲傷痛苦」解,多是「有衋(痛傷)於心」的,故有「衋心」一詞。
《廣東俗語考•釋形體》衋:—音激。心苦惱曰心—。『廣韻』音昔。『說文』傷痛也。『書』民罔不—傷心。
謬誤辨析:《廣韻》:「衋,傷痛其心,許極切。」「許極切」合成粵音/hɪk7/,黃錫凌《粵音韻彙》注音/sɪk7/。孔仲南「衋音激」殊欠音韻論證,彭志銘則一味因襲。

參考資料:
彭志銘《正字正確》,2006年初版,2015年第五版
彭志銘《正字審查》,2007年初版,2015年修訂版
彭志銘《廣東俗語正字考》,2009再版
詹憲慈《廣州語本字》,1924年完稿,因故至1995年始由中文大學出版
孔仲南《廣東俗語考》,1933年南方扶輪社出版,原書分上下兩冊,1992年上海文藝出版社合訂一冊重新影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