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財政司曾俊華今天(19號)終於宣佈參選特首「選舉」,自薦成為等待中共中央欽點的候選人。這個共產黨欽點遊戲自此明朗化,林鄭月娥與曾俊華是兩大熱門,葉劉淑儀與胡國興是陪跑人物,前立法會主席兼中共在香港的長期地下黨員曾鈺成是超級大後備。

這個所謂特首小圈子選舉,共產黨在30年前設計基本法時一早計算好,共產黨可以直接操控的選票定必過半,名義上是選舉,實質是共產黨欽點。這個制度行之有效,1997年江澤民欽點董建華、2005年胡錦濤欽點曾蔭權、到2012年雖然有些微風浪,一早安排好做下一任特首的香港地產黨代表唐英年,選前幾個星期黨中央決定換人,最後江派香港地下黨員梁振英頂上,李嘉誠為首的香港地產黨極力反對,但最終反對無效。

五年前習近平初登太極,還未和江派勢力全面開戰,唯有同意江派的人選。三個月前的中共十八大六中全會,確立了習近平黨內核心地位。習近平大權在握。面對長年遭江派操控的香港政壇和商界利益,可以趁今次香港特首換人,欽點自己屬意的人選。江派就在習派尚未正式表態挑選誰擔任下屆特首前,率先DQ梁振英,要他自己宣佈不謀求連任,對習派拋出一項交換條件:我DQ梁振英,你習派也要同意我們㨂選的下任人選。

香港泛民主派號稱在今次只得1194人的選委員中,手握325票,如果聯合地產黨有力操控的差不多300票,看起來有足夠票數力拒共產黨的欽點人選。港大前學生會會長馮敬恩,也在Facebook寫了一篇文章,認為泛民應該利用選票,與本地商界合力造王,反駁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決不造王,民主運動才是關鍵〉的說法。

今次特首選舉有趣之處,是共產黨內分成兩派,再加香港地產黨和香港泛民主派的四方博弈。如果共產黨內兩派對人選有一致共識,亦即習江兩派皆同意林鄭月娥為下任特首,香港商界見風使舵,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泛民主派便不可能在商界挖三百票給曾俊華令曾俊華當選。而現實的泛民主派,這麼多年來怕得罪共產黨怕得要命,黨中央如果統一意志力推林鄭,泛民一班人哪敢作反?只會十年如一日的把戲做好,可能會說順應民意把300多票投給曾俊華,但絕對不敢主動「搞串連」,與商界合謀推翻黨中央的決定。

至於馮敬恩的主意,不是不好;可是香港的商人,一向是目光如豆的。他們難道不知道自己在香港的利益逐漸被紅色資本家蠶食?只是你叫他們揭竿起義,不聽黨中央指揮投票,在共產黨眼中就是造反。五年前尚可以說唐英年是雙方一早同意的人物,地產黨堅持票投唐英年但對大局沒有影響,最後勝出的是梁振英。今次地產黨想再造反,共產黨必定做好防禦措施。你地產黨一日在中國有投資,你一日也是把身家性命抵押給了共產黨。要和共產黨反檯,他們至少要好像李嘉誠一樣,把在中國的投資靚悄悄的全面撤走,而且一走不回頭;否則共產黨秋後算帳,到時靠他們推舉出來的曾俊華為他們說情?退一萬步,泛民和商界真的成功造王,曾俊華到時又可能有多少能耐?他仍然是在基本法框架下選出的特首,隨時可以被共產黨免職。香港商人想到這一點,便知道「玩唔過」。

如果泛民主派真的坐言起行,聯合本地商界,成功令曾俊華贏得特首寶座,哪代表什麼?那只能代表習近平對一眾泛民主派「開綠燈」,批准你們作反,幫我剷除江派欽點的林鄭月娥而己。為什麼習近平要一眾奴才花盡心思猜度聖意,而不直截了當下達聖旨?江派在香港勢力盤根錯節多年,影響力仍然巨大,萬一香港人都知道習派屬意曾俊華而曾俊華輸給了林鄭,那豈不是有失天威?既然泛民主派對「習大大的改革路線」充滿期望,利用泛民自己送上門的選票,踢走黨內頭號大敵江派在香港的代言人,何樂而不為?

一眾磨了二三十年求見聖上而不得的泛民中人,終得習大大菁萊,可謂皇天不負有心人;為報答聖上恩典,下屆選舉時,帶同數以十萬計香港「民主支持者」的選票,一同投共,親共建制在立法會選舉取得過半選民支持,二十年來黨中央在香港做不到的事情,習核心快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