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看到了King Jer娛樂台的帖文 (https://goo.gl/nwg52i ),一貫的抽水作風,超過2000個讚及100個分享,只是沒想到King Jer竟然會和所謂的網民一樣一般見識。這一次,目標是衛蘭新歌《驗傷》歌詞,對象竟是林夕老師,真是班門弄斧,相形見拙。

 

按非官方統計,100個人之中有100個人也不清楚填詞人在一首歌裡的角色。一首歌由Demo變成派台作品的過程中,行外人無法想像填詞人是有多被動的,歌詞由第一稿至尾稿,是可以被要求改至體無完膚,原因才是千奇百趣,一句「歌手唱唔到」就要改,一句「唔啱feel」就要改,一句「老闆唔鍾意」可以改,詞人只有配合,當去到聽眾耳中,歌詞往往已非詞人的原意了,說穿了,最大及最後決定權都握在監製及唱片公司老闆之手。

 

也許有人會說:「佢係林夕啵,邊個夠膽叫佢改?!」,很抱歉,即使是林夕老師,也要妥協。還記得數年前,我有幸跟林夕老師學填詞,他說:「我都要填十首唔係自己想寫嘅歌詞,先換到一首水合百」,情況可想而知。所謂的網民,你們能理解填詞人的工作和難處嗎? 你們憑甚麼忽然樂迷上身,指指點點?

 

談到歌詞,從這班所謂的網民斷章取義的程度,就知道你們有多無知。要賞析一首歌詞,是要像文章一樣結合上文下理,有其起承轉合,甚至要視乎旋律的變化而在文字上作出配合,沒有歌詞,旋律就沒有靈魂。所謂的網民說有幾句歌詞九唔搭八,包括「很憎我那麼黑  我也要染金  明日便去剪」及「我想識你女朋  我想敲穿你門口  心死得更透」,其實只是你們未夠資格。

 

前者是為了表達男方分手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因為頭髮的顏色不夠新鮮,不夠潮流,與前一句的「留低閃光碎髮像遺物」互相呼應,突顯其荒謬 ; 而後者則與前半部份的副歌「我未夠重傷  這雙腿會走  想找你驗過我心死沒有  只可惜傷害不見切口  也沒藉口 來博你問候」呼應,把傷心的程度來個反方向的大躍進,一般人失戀最怕碰到前度拖著他或她的現任,林夕老師這樣寫說明了故事的女主角想自己死心,去到一個極緻,甚至要去認識前度的情人,甚至要去到前度的家中親眼目睹他們在卿卿我我,好讓自己能夠徹底死心。《驗傷》的鋪排,頗具心思,又豈是單純的「幾盞鬼」可以形容?

 

夏蟲不可語冰,有時真替這些所謂的網民感到可悲,明明自己胸無點墨,卻不虛心求教,只知無的放矢,隨波逐流。

 

林夕老師由1985年開始填詞,直到至今仍未中斷,在2009年香港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中得到了金針獎,肯定了他對香港樂壇的貢獻,由王菲、張國榮去到楊千嬅、陳奕迅及古巨基等,跨越幾個時代,膾炙人口的作品不計其數,即使身患抑鬱亦無阻他繼續以細膩的歌詞滲入種種人生道理,將思考帶給聽眾。不但如此,林夕老師在2000年就開始培養接班人,先後收林若寧及林日曦為徒,致力傳承粵語歌詞。

 

像這樣的一位填詞家,你們憑甚麼去消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