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孔子與鬼神—誰對皇天與先賢陽奉陰違?

今天談鬼神,有人說華夏有一個皇天,而他們相信皇天傳統,是華夏至古以來就存在,所以他們所說是一種道統,也是如今華夏承繼者。而他們眼中的皇天,是凌駕在「神」之上,包容世間一切的「神」,他們的學說,是承襲儒教的宗教及天地觀,因為對儒來說,鬼神只是人的進一步的事物。

「皇天」的背後意義,不是相信神的言行,因為神是先賢的死後化身,而他們視神為一種工具,或一種形態,人可以成神,只要成為一個賢人。有狂徒經常說皇天上帝,佛祖菩薩,大鵬金翅鳥,基督上帝,去滿足口舌之慾,從不改容,因為對他來說,他敬的是「皇天」,「皇天」之下,才是神佛,也只是人另一種形態,所以他不怕被其他宗教人士咒罵,或說他扭曲教義,因為他深信天才是皇道,其他神佛無權也無能,去批評他的「道」,更重要是儒家不談死後世,也不阻止人去說,所以有人借道教和佛教,去把儒家宗教化,更多鬼神元素在內,談更多報應,天在眼等。

對有派別每事每人,都要掛上「皇天」,我是質疑,雖然子曰:「人生有氣有魂,氣者,人之盛也。夫生必死,死必歸土,此謂鬼,魂氣歸天,此謂神,合鬼與神而享之,教之至也,合神鬼而事之者孝道之至。」 孔子是相信鬼神存在,認為敬拜鬼神,是一種孝道,一種倫常,由此可見,孔子相信鬼神,可能有人會想:「孔子信鬼神,現在有人說神佛,甚至皇天威嚇他人,都是正常嗎?」錯,孔子雖信鬼神,但從來對鬼神一事,是慎言謹慎,我們可從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而知通智,孔子認為服務人民,令人民敬仰鬼神,以保持一種倫常,但同時令人對鬼神保持距離,是一種智慧。他從來不覺得敬拜鬼神,是一種問題,問題在於妄言生死,迷信鬼神,才是問題。所以就有了:「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你連人間問題,也解決不了,又談何神鬼呢?所以我對經常妄言皇天,借天威脅他人,視為一種歪道。

到底甚麼是天?孔子求道,老子也求道,諸子百家也求道,每家每派,對道也有定義,而我看法,道是天,天即是自然,現代來說是「地球」,指的是大自然秩序,中華文化比起西方文化,更講求符合時節,講求人與自然的協調,也即是天人之道。這點比起西方學說,更早起步,更有系統,更進一步。只是共產中國過後,這些學說,在華文世界,不是變得碎片化,就是無人令這種學說符合現代發展,而各地華文政府,已經喪失「人本」的精神,而更符合「現代政治」,切合「國家利益」。更嚴重問題,就是這些學說,變成了一種「學術」或「學院化」,在香港,回歸前的教育,港英政府雖然著重德行公民教育,但和中華文化是有所出入,特別是回歸過後,教育越來越功利化,講求「實用」,連從前的公民教育,漸漸被淘汰。

我從來覺得,儒家學說,或諸子百家,就算在現代,也可以充滿活力,問題在於,如果我們再把這些學說,捧到高中,或大學學院,才可以接觸,而中小學就和這些學說漸行漸遠,又或者,只懂要他們死背,考試,而不是身體力行,融會於生活中,才是最大問題。而現在,這些高舉「皇天擊殺」,更令不明就裡的人,以為這些學說,只是迷信,如同「巫術」般。

孔子於政途不順,所以專心教化三千門徒,後有七十二弟子,奠定儒家千年基業,作為人師,他嚴格,但他完全表達師道「授道」、「解惑」,他不是要弟子死守教條,而是「因材施教」,讓他們用時間去理解他的道,讓他們日後發展所長,更重要是,孔子讓人信服的地方,是他確守自己言行,讓自己成為一個典範,一個例子,讓信徒相信,也可以學習。而孔子也不會動軋就要人死,如果「皇天擊殺」是華夏教條的話,孔子見老子,應該不是下問,而是:「你我於道不同,皇天擊殺!」

「皇天擊殺」,陽奉陰違也。

注:投稿之時,林鄭說上帝叫她參選,借神借天行不義,好惡事之徒,香港地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