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偽正字禍港錄:彭志銘《正字正確》(二)

11、槷
《正字正確》:「攝灶罅」的「攝」音字正寫是「槷」,與「楔」通。凡物件有空隙要用另一小東西攕入以固之者,就叫做「槷」。
《廣州語本字·卷三十八》槷入去:槷者,器有縫以物塞之也。俗讀槷若涉。《正韻》枘鑿相入,其罅縫更以摋固之,曰槷,或作楔,魚列切,音臬。廣州語又謂事之得間而入者曰入槷。
謬誤辨析:《廣韻》「槷,危槷,五結切」。「槷」是疑母四等字,擬成粵音應為/jit9/。《說文解字注》「楔,櫼也。今俗語曰楔子。蜀人言榝曰槷。按槷榝皆假借字。榝即楔之假借也。」《康熙字典》「槷:……又《集韻》乃結切,音涅。木楔也。」綜上,「槷」解作「木楔」時,是假借字,乃古蜀語,「乃結切」粵音/nit9/。

12、悈
《正字正確》:形容老人家行動緩慢,或年事已高,叫做「老兀兀」。「悈」,粵音「兀」,現有人變音為「at」。漢代字書《方言》:「悈,老也。」晉朝的文字學家郭璞注解為「皆老者皮色枯瘁之形也。」
《廣州語本字·卷五》老悈悈:悈者,老也。悈悈者,重言之以形容其老也。俗讀悈若兀地之兀。《方言》悈、鰓、乾、都、耇、革,老也。《注》皆老者皮色枯瘁之形也。悈音良革。
謬誤辨析:悈,《廣韻》「古拜切」,擬成粵音/kai3/。《說文》:「悈,飭也。」段注:「《方言》曰:『悈、革、老也。』此又因揫斂之義而引伸之也。」據此,「悈」解作「老」乃漢代方言。詹憲慈「俗讀悈若兀地之兀」殊欠解釋,彭志銘只是因襲其說。

13、眅
《正字正確》:「眼坦坦」的「坦」字正寫是「眅」。
謬誤辨析:眅,《廣韻》「普班切」、「普板切」,《集韻》「普患切」,擬成粵音/p’an1/、/p’an2/、/p’an3/,均非/t’an2/。

14、?
《正字正確》:若只用語言行騙,甚至說盡好話,去誘惑他人的,就叫做「taum」,正寫是「?」。
謬誤辨析:《康熙字典》「?:《集韻》《類篇》?時占切,音蟾。言不實也。」據此,「?」粵音/sim4/,而非/t’ɐm3/。

15、㧬
《正字正確》:研究廣東話的前輩孔仲南先生,其巨著《廣東俗語考》內,對「㧬」的注釋為:「『㧬』,音甕上聲。以手推門曰『㧬』,如亂推亂㧬,又㧬跌、㧬倒之類。」雖然,沒有字典直指「㧬」就是「推」,但我仍是支持孔仲南先生的說法,「㧬」比「擁」,較可信。
《廣東俗語考·釋動作(上)》㧬:—音甕上聲。以手推門曰—。如亂推亂—。又—跌—倒之類。『說文』—擁也。
謬誤辨析:㧬,《廣韻》居悚切,擬成粵音/kʊŋ2/,《說文》釋義「?也」(擁,《說文》本作「?」)。「㧬」是見母字,孔仲南「㧬音甕上聲」殊欠解釋,又「㧬」作「推」解,無例可援。彭志銘莫能審音辨義,只因「研究廣東話的前輩孔仲南先生其巨著《廣東俗語考》」如是說,就「仍是支持孔仲南先生的說法」。

16、罯
《正字正確》:「罯」,讀若「衾」上聲,「覆蓋」的意思,正正是蓋被子的「冚」也!
《廣東俗語考·釋器具(上)》罯:—讀若衾上聲。烏感切。『說文』覆也。如—氈—被。—斗。皆此字也。
謬誤辨析:罯,《廣韻》「烏感切」、「烏合切」,擬成粵音/ɐm2/、/ɐp7/,《說文》釋義「覆也」。「罯」是影母字,孔仲南「罯讀若衾上聲」殊欠解釋。

17、弸
《正字正確》:「弸」,國音讀「蒲萌切」,近音「群」,本是「強勁的弓」或「充滿」之意,即喻「勁直有力」及「強硬」也。廣東話有說「硬掘掘」那個「掘」音正字,就是這個「弸」。
謬誤辨析:彭志銘既引「蒲萌切」,卻不知其音,連基本的反切原理也不識。「蒲萌切」國音péng,與qún(「群」國音)相去甚遠。「蒲萌切」粵音/p’ɐŋ4/,與/kwɐt9/(「掘」粵音)相去甚遠。

18、遝
《正字正確》:「遝」,粵音「打」,解「及」也,即是「和」與「合」的意思。……「二打六」的正詞是「二遝六」。
《廣州語本字·卷三十三》二遝六:二遝六者,二及六也。猶言十分僅得八分也。俗讀遝若打。《說文》遝,迨也。《方言》迨,及也。關之東西曰遝。《唐韻》遝,徒合切。
謬誤辨析:遝,「徒合切」粵音/tap9/。詹憲慈「俗讀遝若打」殊欠解釋。《說文》「迨,及也」,《說文》「及,逮也」,《公羊傳》「祖之所逮聞也」漢石經作「遝聞」。「迨」、「及」、「逮」互訓,「逮」、「遝」異文,故《方言》「迨、遝,及也」乃動詞「及」(趕上,至)而非連詞「及」(和,與)。詹憲慈審音辨義均有誤,彭志銘則一味因襲。

19、?
《正字正確》:一切不佳、不美好的,皆叫做「曳」。「曳」,只是一個注音字,正字是「?」。「?」,奴禮切,原意是「智少力劣」……轉意為「差」、「不好」。
《廣東俗語考·釋性質》?:—音兮上聲。品行不端曰—『說文』—智少力劣也。引伸為凡物之不好曰—。
謬誤辨析:
《康熙字典》「?:《唐韻》《集韻》?奴禮切,音禰。《說文》智少力劣也。又《廣韻》綿婢切《集韻》母婢切,?音弭。義同。《玉篇》褊狹也。《類篇》或作?。」
「奴禮切」粵音/nɐi5/,「母婢切」粵音/mei5/。孔仲南「?音兮上聲」殊欠解釋。彭志銘既引「奴禮切」注音,卻不知其音,一味因襲。

20、偙
《正字正確》:《番禺縣續志》內有:「人物之劣,皆曰『偙』,俗讀若『曳』。」「偙」,音「都計切」,少作單字使用,常與「儶」並合出現;「儶」是「困劣」解,即「頑劣」也。「儶」,讀「胡佳切」,也近音「曳」。
謬誤辨析:《廣韻·去聲·霽·帝》「偙:偙儶。」《廣韻·去聲·霽·慧》「儶:偙儶。」《集韻》「儶:懸圭切,音攜。提也。一曰離也。」據此,「偙儶」粵音/tɐi3wɐi6/,疊韻連綿詞。「偙」字不單用。「儶」字單用時,音/k’ɐi4/,通「攜」。

21、䞋
《正字正確》:我們常說的「幫襯」,若要用字精確,應寫有「貝」字部的「䞋」,因「貝」是「錢財」的象征符號。「䞋」是「施贈財物」之意。以前商店收銀時,會向顧客說:「承蒙幫䞋」,意即「多謝客人以錢相助」也!
《廣州語本字·卷四十》幫䞋:幫䞋者,商場常語,猶言照顧也。俗讀䞋若襯。《玉篇》䞋,錢也。《集韻》䞋,初覲切,音襯。廣州謂助曰幫,商店得客市物,收銀時則謝曰蒙幫䞋,意若曰承助我以錢也,此謙詞也。
謬誤辨析:廣州話敬稱客人光顧為「幫襯」,「幫襯」是古漢語詞,「幫䞋」不見經傳。考諸文獻,「幫襯」有「幫助、贊助、資助」的用法,元·曾瑞《留鞋記》第二摺:「觀音菩薩……今日一天大事,都在這殿裏,你豈可不幫襯着我。」《儒林外史》第一回:「又虧秦老一力幫襯,製備衣衾棺槨。」《說岳全傳》第一回:「師父,虧我說了多少幫襯的話,員外方肯請師父到裏邊去。」

22、馟
《正字正確》:凡物件發出異味,廣東話就稱之為「一陣馟」。「馟」,讀作「除」音,解「香」也。「香」,即「芬芳的氣味」,查字典:「香,與『臭』相對」。誰不知,「臭」除了是現今的普遍解釋「穢惡難聞的氣味」之外,它也是「氣味之總稱」或「香氣」的意思,……基本上,「馟」是沒有「香」和「臭」之別,只是一陣無以名之的氣味而已!
《廣州語本字·卷十三》馟息好臊:馟者,香也。俗讀馟若捶。凡言氣息曰馟。……《字彙》馟,香也,音涂。馟之音為涂,當讀如塗,然涂一音除。《集韻》涂,陳如切,水名。廣州人讀除或如捶,以馟音涂,而涂有除音,遂讀馟若捶,此聲之誤也。馟本訓香,俗謂臭亦曰馟,猶香氣謂之臭,惡氣亦謂之臭也。
謬誤辨析:
《康熙字典》「馟:《字彙》陀胡切,音涂。香也。」
「馟」粵音/t’ou4/,與/ts’ɵy4/相去甚遠,釋義為「香」。詹憲慈以《字彙》「馟」注音「涂」,「涂」一音「陳如切」,而謂廣州人誤讀「馟若捶」,不審《字彙》已注「陀胡切」,又「涂」音「陳如切」僅其為水名時的讀音。「俗謂臭亦曰馟,猶香氣謂之臭,惡氣亦謂之臭也」云云,以當時對「反訓」研究未深,亦無可厚非。彭志銘只是因襲其說。(筆者按:反訓,訓詁學術語,謂以相反意義訓解詞義。好多反訓事例,實非相反為訓,例如「以臭為香」,「臭」本泛指氣味,「好聞氣味」與「難聞氣味」均是其下位義,後「臭」專指「難聞氣味」,與「香」相對,後人乃誤以為反訓。細究之,後人誤以為字義可相反為訓,乃不知語言運用有音近相假、語義變化、字形演變、方言音轉、句法變換、詞性轉變諸因,誤以為反訓。)

參考資料:
彭志銘《正字正確》,2006年初版,2015年第五版
彭志銘《正字審查》,2007年初版,2015年修訂版
彭志銘《廣東俗語正字考》,2009再版
詹憲慈《廣州語本字》,1924年完稿,因故至1995年始由中文大學出版
孔仲南《廣東俗語考》,1933年南方扶輪社出版,原書分上下兩冊,1992年上海文藝出版社合訂一冊重新影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