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堅道那轉角處,看到「新藍塘」三隻大字。一轉頭,只見店中空空如也,甚麽也沒有。已經大遲了,免治牛肉飯、咖喱牛腩飯、涷檸蜜、忌廉湯,都已成了絕味。

—————————————-

時空倒流至零四年,當時香港室內尚未禁煙。幼小的我十分懼怕煙味,因此對茶餐廳敬而遠之,皆因茶餐廳永遠都是煙霧迷漫。每次經過堅道,經過新藍塘,總會看到新藍塘內煙霧迷漫的景況,每次我均會急步離開,唯恐吸入那縷「香氣」。

有一次,我因事須立即吃午餐。在衛城區的速食店,除麥當勞外,只有一間新藍塘。由於我十分討厭麥當勞,無奈之下,唯有光顧新藍塘。

新藍塘的格局,與一般的茶餐廳有所不同。新藍塘近門口處,一邊是售賣麪包的;而另一邊則是煮食的。濕滑的地版上,除了腳印外,還有不少煙頭。一陣陣的飯香,不斷攻進我的鼻孔中,而隨之而來的,當然還有一陣陣的煙味。

進到店內,只見全店絡繹不絕,人頭湧湧,將餐廳有限的空間濟得滿滿的,只剩一個空位。

「坐下吧!你不光顧就快點走!不要阻著地球轉!」

一把尖銳的吆喝,劃破了我的耳朵。只見一個叼著煙,左手有紋身,身材矮小的伙記,站了在我面前。我廳到他的話後,急急忙忙地坐下了那個空位。

「細路你點了菜嗎?」

我還沒有看菜牌,那個伙記又對著我大喝。

這時,我聞到隔鄰枱上,有一碟香氣撲鼻的免治牛肉飯,我不消一會兒,就決定了……

「要一碟免治牛肉飯呀!」

「要唔要窩蛋?要紅湯定白湯?要咩嘢飲品?」

伙記咄咄逼人地不斷問我,我開始感到一陣窒息感。

「要窩蛋,白湯,涷檸蜜。」

伙記一聲不吭便走開了。

這樣的煙味,這樣的服務態度,不禁令我想盡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不消一會兒,我的午餐來了。一聞到那陣香味,我突然對此處有所改觀。

那一陣香味,我從來沒有聞過。那是一陣市井的味道,一陣原始,實而不華的味道,一陣純樸的味道。

我將那一匙的免治牛肉飯送入口中……

哇!這一種味道,簡直是驚為天人,怎麼會這樣好吃的!

我臉上原本掛著的黑臉,頓時變成了笑臉。

三十六元的一餐,竟比平日的酒樓好這麽多。

臨走前,我看見櫃枱上的麪包,一隻隻麪包,香噴噴的。那不是香精味,不是甚麽「美心西餅」、「聖安娜餅屋」的所謂香味。而是麪粉味,真真正正、貨真價實的麪粉味。

我看到這些麪包,忍不住買了一個腸仔包。

一咬入口,腸仔的滋味散發到我口裏每一個角落,與麪粉味相互交融,形成了一陣獨特的味道。令我感到驚喜的是,沒有那陣很「香」的香精味。

—————————————-

自那一次後,我漸漸多了到新藍塘吃飯,也由購買連鎖餅店的麪包,改為購買新藍塘的麪包。

升上中學後,禁煙條例生效後,我每從九龍回到中環,黃昏的一段時間,通常就在新藍塘裏渡過。

那些時光,總是溫暖的。

在學校裏,每一處都是冰冷的,一張張虛偽的臉孔,不斷地假裝自己大仁大義、不斷宣揚著似是而非的歪理、不斷地偽裝自己是聖人。

而在新藍塘,伙記的吆喝,儘管十分吵耳,卻給人一種實而不華、光明磊落的感覺。

在新藍塘中,令我能在令人窒息的生活中,找到一扇窗,令我能吸一口清新的空氣。到一個沒有虛偽、也沒有令人討厭的嘴臉之地方,休養生息。

—————————————-

長大後,我每天回家,均因壓力大,而需要飲酒減壓。每次經過堅道,我總會在買麪包時,順便購買一大樽藍妹啤酒以供暢飲。新藍塘的藍妹啤酒與別不同,這裏的啤酒比一般的便利店冰冷,因此令人飲得特別暢快。一樽啤酒,能將我整天所受的氣一一化解,令我精神一振再振。

—————————————-

近兩年,街上不斷傳出新藍塘快將結業的消息。由於我的生活十分忙碌,一直也沒有理會。只是我仍然日復日地光顧著新藍塘。

到最近幾個月,由於進入了人生的一個關鍵時刻,我忙得不可交間,也沒有時間再光顧新藍塘了,每天只能托家人替我買新藍塘的麪包。

前幾天,坐著巴士,看到新藍塘門外,貼著一張粉紅色的啟示。由於事忙,一直也沒有理會。但我也想到,新藍塘應該也快將走進歷史了。

今天,我看見雪櫃裏只剩餘一隻麪包,又有預感新藍塘應該快將結業,於是行到堅道……

走到堅道那轉角處,看到「新藍塘」三隻大字。一轉頭,只見店中空空如也,甚麽也沒有。

到網上看了看,原來新藍塘已經於二零一六年成為歷史了。

看着空空的店舖,只散發著天拿水味。

想起了以往的回憶,看著空空的店面,我變得十分麻木,發現自己少了一個供自己抒緩壓力的好地方。

—————————————-

隔天晨早,看著雪櫃,只剩下了最後的一隻新藍塘麪包。

吃著吃著,那種味道,仍是那種味道,那種腸仔與麪粉相互交融的味道。

吃完了,也就永遠失去了這道味道了。

吃完了,也失去了這童年的回憶了。

吃完了,舊堅道的每一間食店——河田、新藍塘,也永遠走進了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