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女神》睇樂壇

香港八九十年代樂壇雖然極盛,但係背後一直有弱點就係詞風單一。翻查歷屆嘅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得奬名單,成個九十年代都係詞風近似嘅愛情歌曲。2000年嘅《K歌之王》,算係第一首脫離傳統愛情歌嘅得奬歌。再經過幾年嘅苦情歌,到左2008年嘅《囍帖街》,仍然要以愛情包裝,但事後睇番,實際上係開創咗非愛情歌嘅新時代。之後2009年《如果我是陳奕迅》、2012年《年少無知》、2014年《撐起雨傘》、到新出爐嘅《女神》,香港已經擺脫左愛情歌嘅局限,詞人可以用歌曲探討愛情以外,人生嘅其他問題。

 

當然,嚴格來講,香港歌壇從來都唔係單一限於愛情。許冠傑就有《半斤八両》講小巿民嘅生活,又有《鐵塔凌雲》同《洋紫荊》觸及到身份認同問題。Beyond後來接棒,唱作左幾首紅遍亞洲嘅非愛情歌,部份更成為日後嘅抗爭歌。再加上其他零零星星嘅作品,其實社會歌嘅傳承從未完全間斷。與其講今日出現新境象,倒不如話係八九十年代,愛情歌曲獨大,排擠左其他歌曲嘅生存空間。出現依個情況,情況類似當時嘅電影界。九十年代嘅無厘頭風潮,一樣排擠左其他電影嘅發展空間,令到無厘頭風潮一過,就令巿場急速萎縮。

 

或者愛情歌同無厘頭電影一樣都係逃避主義。係當日「九七大限」嘅陰影之下,普遍人或多或少都會避開所有或會令人不快嘅話題,例如身份認同、社會公義。愛情同笑話,就係剩番落嚟,可以為大部份人所接受,故此佢地嘅發展,係有一定嘅社會背景。九七之後,某方無形之手,更加希望香港長期留係龍應台筆下嘅「幼稚園大學生」狀態,乖乖讀書搵錢。佢哋就更希望香港娛樂事業,一係自然式微,一係就繼續九十年代嘅逃避主義。最近仲有歌手推出歌訟政治無知嘅《堅離地》,就知道依種糖衣統戰技巧,從來都係我地左右,並未離去。

 

商學院嘅學者,論及創造性毀滅,通常都以森林大火做比喻。當一個山頭生滿參天大樹之後,就好難容納新來者。只有係森林大火之後,先會有機會比新來者成長。過去十幾年香港娛樂事業低潮,固然唔係好事。但係另一方面,而家嘅巿場空間,反而更見廣闊。近兩三年網台興起,就成功佔據左本應屬於電視新聞台嘅評論空間。電影亦開始見到本地電影重新振作,脫離左上一輩嘅行規,拍出重新貼地,令觀眾有共鳴嘅電影。或者廣東話歌曲,亦接受蛻變嘅臨界點。不過能否成功,好在乎我地願唔願意繼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