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的迷思 讀葛劍雄《統一與分裂﹕中國歷史的啟示》

在中國的官方民族主義下,任何強調統一的都是好,反之就是壞,甚至統一與分裂的討論是帶有道德意義,例如討論港獨便是漢奸走狗等。但假如放開了民族角度,由歷史與地理出發,中國是如何形成統一,統一與分裂兩者又為中國帶來了甚麼影響,葛劍雄老師的《統一與分裂》也許會帶來一點啟示。

 

自古以來? 中國長久大一統的迷思

 

教科書一定會告訴你,中國自公元221年後就經過了長久的統一,中間雖然經過五胡十六國、五代十國等紛亂時期,但統一仍然是常態。但作者的歷史統計卻推翻了這個結論。因為如果統一是指中央集權政權有效地控制地方來計算,中國大約只有4成的時期是統一的。事實上有不少時期中國都陷入分裂之中。例如漢代的群國並行、東漢時的州牧、三國時期蜀魏吳、以至唐代自天寶十四年後的安史之亂和割據等。因此統一是常態的說法根本靠不住腳,反而中國長期是在分裂之中。

 

而中國自古以來的說法更是奇怪。因為按照清代的版圖來看,這種自古以來的版圖說只有八十一年,根本是稱不上甚麼古。更重要的是,若果我們看看中國歷代版圖的變動,便會發現有很多吊詭的地方。例如中國版圖本來是不斷的變動,有時候更會出現數個漢族儒家政權、但為何我們總是會只上溯一個道統來?作者曾提出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其實遼朝雖然是外族的統治(指非漢族),但不論在統治地區、人口、以至是官制架構、行政系統等均是與歷來的中原皇朝極為相似,廿四史也有遼史的存在,為何卻只是宋朝是正統,遼朝卻好像鮮有人論述?只種種問題顯示了中國的「大一統」概念並不是如此牢不可破、不可否定的。

 

分裂必亂? 對中國分裂時期的重新評價

 

對於分裂時期,我們被灌輸著一種歷史觀,就是分裂只有戰亂和破壞,反而統一卻是強大和富足的基礎。但其實中國在分裂時期也有一定的貢獻。例如地方的建設會因為地方分裂而更強大。例如晚清由湘軍、淮軍興起的地方主義

就有利興辦國計民生的設施例如是鐵路、煤礦、工廠等,這是因為地方自主權擴大所致。五代時候即使十國吳越王生活奢華,同時修建海塘、錢塘江提,在海濱到常熟、太倉、江陰、武進建堰閘,但仍能自足。除了錢鏐本身搜括百姓以外,還有更重要的是對免除了對中央政府的上繳。結果長江三角洲成為了天下糧倉。由此可見分裂未必完全是黑暗與破敗,更多的可能是地方的再創造。

 

相反統一的結果未必可能帶完美的經濟環境和民生條件。例如唐代為了統一,就把人口集中在關中地區,使關中地區的糧食需求極大,為了運輸線和糧食補給,唐代開闢了多條運河,結果反而使黃河泛濫情況更為嚴重。當然我們不可忽略統一時帶來的和平穩定,分裂時期如果缺乏和平共存和外交例如是北宋向金朝納貢等,其實也會帶來無數戰亂和破壞,但這已經足夠反思中國自古以來是否統一必然比分裂好。

 

至於思想和人才更是在亂世和分裂中得到了更多發展和機會。中國思想最興盛的兩個時期是春秋戰國時期和五四時期,同是分裂的時期。因為戰亂和憂患的時代更能激發新思想,同樣只有亂世方可成為人才的表演舞台。統一帶來穩定的背後,思想發展可能失色,書中指出了唐代的藝術文化成就的宏偉,也簡述了清代修四庫全書時使任何「稽古右文」的帝王望塵莫及(永樂大典不過3.7億字,而四庫全書卻多達10億字)。但兩代意識形態的統一,尤其清代的強行鉗制,卻令思想停滯不前。

 

開彊拓土? 談中國「自古以來」論與領土之擴大

 

談到統一與分裂,必然不能逃避「自古以來」的問題。書中的「自古以來」的理解很透徹,也破除了中國官方的謬說。首先,作者表明了國家由小到大固然有其發展過程,但不應追朔到越古越好,中國領土這個概念只能出現在中國形成之後。作者更引用地理史權威譚其驤的說法,「作為現代的中國人,我們不能拿古人手目中的中國作為中國的範圍」。作者更大膽地指出西藏在古時本來就有獨立的政權,並引唐代與吐蕃的外交作證據。另外作者更指出一些地區須然是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例如越南),但這只能用作說明歷史,而不是現況。引用作者最精警的一句話「不要再用模糊的大一統來滿足某些人的虛榮心,而應該面對21世紀的現實」。

 

除自古以來論外,大一統者經常還會抱持領土擴大等於生存空間擴大作標準支持擴張,而書中指出了歷史發展中版圖遼闊的帝國未必中國的最好境況,反而統一君主會現實地思考領土擴張的利益。雖然華夏天下觀是沒有疆界的世界觀,但中原皇朝本身有其核心地帶。擴張並不是一定最好。首先實現統一本身就需要戰爭,耗用大量人力物力,因此統一君主未必一定把版圖修復至前朝模樣,如宋太祖等。另外維持統一也需要極大的代價,歷代的中原皇朝不止一次征服蒙古高原,但大多不會久駐,或設置正式的政府等,這反映了歷代君王實際的利益計算。由此可見擴張、版圖遼闊未必是通往國富民足的道路,更可能是得不償失。

 

結語﹕唯有開放才是正道

 

固然過往的歷史進程不能完全套用於今日的境況,但中國今日地方和中央之間的關係又是否與過往有點相似。中國地方政治因為中央的目標而沒有針對地方的方針,結果變成了「由一國到供天下」的翻版,地方政治和力量也不能好好釋放,這又對中國而言是否一件好事?

 

加上,民族之間的矛盾在中國幾乎是不可能得到任何的消解,這不是盛世才或是其他個人統治者的問題,更多的是本質上的分歧。與其不斷的內耗和鬥爭維持統一,分裂與和平共處又是否一條出路?

 

當然,中國要維持現今的版圖和勢力是為了避免土崩瓦解、四分五裂。但強行的一統又是否維一的可能,如何合理處理中央與地方的關係,並能保持中國的安全,相信是每個關心中國的人也應思考的問題。

 

最後,即使是中國的知識分子,有不少不能破除大一統的思想。當中有不少先入為主認為大一統是中國的常態的最好的出路。但這本書以中國的歷史進程破除了這些論調。固然今日的中國處境與過往絕不相同,但作為思考中國未來的一分子,又如何可能固步自封,把這些想法先入為主的去掉。如果執迷於大一統思想,並以為這是中國強大的唯一出路,最後導致不可挽救的覆滅,到頭來受苦的還是中國人民。

 

世上本來沒有唯一真理,得到救贖的人從來都是會思考的人而不是盲目迷信的羔羊。歷史上的侵略者就是迷信統一與擴張,結果走向了毀滅。因此只有思考、懷疑,方可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