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元旦日,謹祝各位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筆者在此打算對國際政治及台海局勢作一回顧,同時表達對 2017 年香港的期許。

 

2016 年國際政治的兩點觀察

 

2016 年的國際政壇是本土化浪潮熾熱的一年。

 

英國公投脫離歐盟,令呼籲「留歐」的卡梅倫黯然下台。美國特朗普走馬上任,其政綱主張在與墨西哥接壤的邊境修築圍牆,堵截非法難民。他甚至表示要減少亞洲地區駐軍數目。

 

當普世價值遭摒棄,全球化受挫,世界格局將會有怎樣的改變,值得關注。據聞蘇格蘭已打算進行第二次獨立公投了。

 

本土化以外,抵制中國也是一大焦點。

 

南海爭議,儘管中共反覆強調堅決捍衛領土主權,海牙仲裁庭仍舊否認「九段線」。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又與特朗普一見如故,說:「我們的言談相近,我喜歡特朗普的語氣,跟我很相似」,美菲交好,意味著中共於東南亞處境不利。

 

特朗普起用和俄羅斯總統普京關係密切的蒂勒森 (Rex Tillerson) 為國務卿,改善對俄外交,目的只有一個:牽制正在甦醒的東方睡獅。白邦瑞撰《2049 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鼓吹放棄親善態度,強硬待華。竊謂此乃美國對華政策新方針。所以,蔡英文致電道賀,特朗普先在Twitter 回覆 “President of Taiwan” 而不是採用慣常 “Leader of Taiwan”,再質疑七十年代以來「一個中國」政策。

 

一旦美、日、俄、菲、台聯手制衡中共,中共必不能坐以待斃。觀乎軍改如火如荼、習近平要求解放軍「召之即來,來之能戰」,2017 年東亞局勢或轉趨緊張,亦未可知。

 

台灣必須步步為營

 

2016 年台灣經歷了第三次政黨輪替。綠營蔡英文接任中華民國總統,初時民望甚高,對中共採取強硬外交辭令及不承認九二共識,更深受本土主義者歡迎,對岸惶惶不可終日,《環球時報》譴責蔡「搞台獨」。

 

台灣詐騙集團在肯雅遭遣返,返不是返中華民國,而是中共,「中華民國自 1912 年肇建,為一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中華民國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語) 的事實被漠視。孫中山乃中華民國國父,習近平卻訛稱中共是其最正統的繼承者,竊奪「中國」正朔。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剛與台灣斷交,轉頭跟中共勾肩搭背,原因是:中共答應給予經濟援助。當中共不斷利用銀彈孤立台灣,且手握代表「中國」的話語權,台灣可謂一天比一天危險,隨時難逃消融厄運。

 

惜乎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目光如豆,率團訪問,結果給習近平機會做文化統戰:「以前很多歐美人言必稱希臘,現在都言必稱中華,最近接見的好幾位外國元首都主動提到老子、孔子,所以自己對自己的文化要有高度信心,這也是兩岸所共同擁有的珍貴資產。」女星陳艾琳往大陸拍戲,因過去發表「沒有內地市場,沒有賺人民幣都無所謂」、「台灣是我的國家」等言論,遭導演陳菱思解除合約羞辱。

 

時代力量邀請香港「民主自決」派議員羅冠聰、姚松炎、朱凱廸等同台出席論壇,國台辦批評有關安排使「港獨台獨勾結」。中土越來越坐大,邊陲地方定然受盡壓迫,此為中國歷史千百年來之規律、常態。2017 年將至,台灣如何自保,亦值得認真思考。

 

2017 年香港的期許

 

2017 年是特首選舉年。直到目前為止,僅胡國興和葉劉淑儀明確表態出選。「財爺」曾俊華早向北京請辭,遲遲不獲批准,可能性有二:(1) 中共打算在未來貫徹強硬路線,曾作風溫和,不適合做特首。(2) 中共有意改弦更張,卻因曾與 689 有隙,而 689 剛下台,為了避嫌,遂多隔一段時間才批准 (劉兆佳持此想法)。值得注意是林鄭頻密上京。丈夫兒子皆在北國,又建「西九故宮博物館」,司馬昭之心,太顯而易見吧!

 

如果中共批准「財爺」出選乃至勝選,社會撕裂得到緩和,經濟民生有所改善,對香港未嘗不能帶來短暫的好處。

 

然而,長遠看來,「財爺」畢竟中產出身,其能否急基層所急,頗成疑問。復次,普教中、新初中中史洗腦課程繼續施行,移民審批權不操於港府之手,時候一到,人口結構改變,香港仍難逃赤禍。溫水煮蛙,雖是溫水,但青蛙始終死路一條。

 

葉劉收到中聯辦主任「勸籲」,能做特首機會不大。胡國興負責「陪跑」。中共若然以林鄭為特首,堅持「鬥爭為綱」路線,只要港人立志自救,身土不二,看準時機和合適議題,勇武抗爭,曙光很快會來臨。當然,大家都選擇在沉默中滅亡 / 棄家園於不顧,我城便藥石無靈,壽終正寢。

 

僅引胡適一番話跟各位共勉:「我們生活在這個年頭,看見的、聽見的,往往都是可以叫我們悲觀、失望的——有時候竟可以叫我們傷心,叫我們發瘋。這個時代,正是我們要培養我們的信心的時候,沒有信心,我們真要發狂自殺了。我們的信心只有一句話:『努力不會白費』,沒有一點努力是沒有結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