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2016年的最後兩天,想不到由三個在台北偷海鮮到公廁開餐的港女,為香港來個年度總結。

 

香港南華早報的記者,在這段新聞的英文報導中,沒有調查,隨意自由發揮,把三個肇事港女的名字寫成漢語拼音。報導一出,讀者便憑此推測三人並非土生土長香港人,而是中國新殖民。台灣蘋果日報反擊,標題《港人切割「偷鮑港女是大陸人」台警署:阿就是香港人啊》,說台灣警方清楚指出三人拿香港特區護照入境, 明明就是香港人。記者還在報導刊出後,加上三個犯事人其中兩人的證件拼音名字為粵語發音,以證明三人是香港人。明顯叫香港一眾網民不要再糾纏,好的就說是香港一份子,差的就推給中國大陸。

 

有些人自欺欺人,認為個人的差劣行為不應該和當時人來自哪裡掛勾,某某行為只代表當事人,和其代表的國家、民族無關。我們身處的世界真的到了如此大同的境界了嗎?歐洲的大部份中東難民,都不是強姦犯和恐怖份子。但是每次恐怖襲擊或強姦案發生,會對他們毫無影響嗎?香港人在台灣近兩年犯事累累,難道不會影響台灣人對香港人的觀感?

 

這件事其實給了香港人三個啟示。第一,外人不會理會如何分辨「新香港人」和本土香港人,拿香港護照就是香港人,這是個客觀標準,絕對合情合理。香港政府沒有移民審批權嗎?香港每日有數以百計的中國殖民大軍進佔嗎?殖民大軍只求「香港身份」亦即外國給予免簽證待遇的香港特區護照,完全沒有打算融入香港社會嗎?你們香港自己的事,關人隱事?外人聽着長長的解釋,就算不覺得煩厭,也難免覺得香港人扯皮抵賴。他們一般想法是,樹大有枯枝,群體裡不可能每個人都廉潔守法、潔身自愛,有人在外地出醜有什麼好奇怪?難道你本土香港人就沒有一個會在外地犯事嗎?這般火速割蓆只顯得香港人輸打贏要。所以,任何人拿着香港護照在外地出醜,香港人想劃清界線,都實在難以自圓其說。

 

第二,香港傳媒生態烏煙瘴氣,又一經典實例。南華早報「新香港人」記者Sarah Zheng可以對香港情況一無所知,憑空用漢音拼音把事主名字寫在報導中,惹來誤會。更難得的是報館編輯完全放任懶理,任由記者自由發揮。記者事後在twitter解釋,三人的社交網站都關了,所以便用了漢語拼音;這個解釋只證明了這個記者的差不多先生精神。當記者看到有人說香港人會用名字拼音推測當事人背景,記者便把名字改回香港式拼音。不要說記者毫無專業求真精神,上進的小學生發覺自己第一次錯了,改正錯誤時也會核對清楚以免一錯再錯吧?但是她一個小時內把報導事主的名字改回港式拼音,一個小時可以做什麼查證核實,可以肯定她們的英文拼音名字一定是港式拼音?只有她自己知道。

 

第三,為什麼新聞一出,不少香港人覺得驚訝?難道香港人沒有小偷嗎?不會到外國高買?當然不是。令香港人驚訝的是,報導說三個港女偷了海鮮,竟然溜進公廁進食。港女幾時折墮到連公廁和廚房飯廳都分別不清,對着屎坑進食都無所謂?想像如果下次有香港人因為隨街大小二便在外地被抓,香港人的反應會是什麼?只有蝗蟲才會隨街大小二便,對嗎?不過,如果證實今次三個公廁偷食港女的確是土生土長香港人的話,證明中港融合又已跨前了一大步。下次真的有香港人隨街糞便被捉,請大家也不要太驚訝。

 

來自五湖四海的世界公民,什麼一國兩制和他們無關,他們只會憑常識把群族區分。世界各國一視同仁,不再把香港人和中國人區分,香港人統統就是中國人,實在指日可期。香港人當真正感受到「當上十三億中國人的榮耀」,和中國人一同遭人白眼、被人冷待,香港人求仁得仁,到時候千萬不要怪責外國人「不明事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