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意識興起帶動「香港保衛戰」被重新正視。歷史團體 Watershed Hong Kong 一連三個周末舉辦活動,喚醒港人這段久違了的記憶。30 名來自五湖四海的有心人 (包括:歷史老師、學生、社工、退伍軍人),身穿當年「香港義勇防衛軍」軍服,在鬧市遊走。途人感到好奇,導賞員會上前講解相關歷史,「軍人」則遞上卡片。負責統籌是次活動的葉坤杰 (Taurus) 說:「香港並唔係一直以嚟都係和平、繁榮、穩定,都經歷過戰爭時期。香港人要諗下點樣珍惜我哋得來不易嘅自由,同埋繁榮嘅香港。」一位年青港大學生由衷地以香港為家,可視為一代人覺醒之鐵證!

宣誓風波誠然令「青年新政」賠上政治生命,本土派招牌亦搖搖欲墜。不過,大氣候已經形成,小小挫折不足以折損它半分。所謂大氣候,即 90 後、千禧後年青人逐漸擺脫大中華情感羈絆,認清中共專制極權獨裁性質,透過主張區隔 (甚至分離) 以爭取香港實現民主,並保存此地固有制度、價值、歷史文化、風俗習慣與原來族群於不墮。「退聯」成風、中學本土關注組如雨後春筍、重提「保衛戰」歷史等,無一不是大氣候之彰顯表露。中共並非癡呆,無計可施下,唯有依靠覬覦特首大位的林鄭,弄個西九故宮博物館,加緊落藥去「獨」。

撇開北京故宮文物能否及得上台灣、林鄭應否繞過立法會不論,徒添這樣一個博物館究竟可令多少年青人心繫偉大祖國,委實啟人疑竇。天天播國歌,收不到成效。范婦人出錢鼓勵學生考中史,也沒有結果。難道單憑幾件文物古董就使得年青人愛國?不要一廂情願吧!

一代人全面覺醒了,他們不會再走回頭路,乞求暴君恩賜民主,甘心自認中國人。我為這一代保守家園、拒做奴隸而感到鼓舞。